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四十九章 你以为你看懂了?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见杨老头无意刁难,颜渊不愿再作停留,丢下任真不管,转瞬间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任真站在原地,皱着眉头,还在琢磨刚才那首诗。

    短短四句,不讲究对仗和韵律,内容上更无意境可言,正如杨老头的风格一样,字里行间透着怪异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二十八字,不仅将十大风云强者全部包涵在内,并且暗藏玄机,附有杨老头对他们各自的命运预言,深邃玄奥。

    但是他参悟不透,这些预言究竟指代的是什么。天机难测,既然参不透,再去挖空心思琢磨,恐怕也是徒劳。

    杨老头干咳一声,侧首对向任真,说道:“换个地方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待任真回应,他右手拉着那孩童,左手举起那面布幡,朝任真猛然一挥。

    只见一股黑气遽然飘出,阴森无比,急剧旋转着,将三人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任真只觉眼前昏黑,头重脚轻,数息过后,视线便恢复明朗,再环顾四周时,竟凭空出现在一处房间里!

    颠阴倒阳,移形换影,这神通也太强大了!

    任真瞳孔骤缩,打量着房间里的清雅布置,脸上涌出难以掩饰的震撼,“这就是……奇门遁甲?”

    那小童倒习以为常,泰然自若地坐在桌前,就像回到家一样,倒杯茶水喝起来。

    “店小二!”小童拍着桌面,尖声喊叫,浑然一副老江湖的作派。

    他眉眼清稚,嗓音甚是清脆悦耳。

    任真顿觉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这时,咚咚的脚踏楼梯声从门外传来,地板随之微颤,一名店伙计面带笑容跑进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啥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这伙计望向杨瞎子时,霎时惊愕,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也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几个时辰前,他亲眼目送这对老少出门,自己一直在楼下跑堂,压根就没看到他们回来的身影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房里!

    小童学着杨瞎子的腔调,干咳一声,手敲桌面,“来两碗酸菜鱼面!”

    伙计一愣,缓过神来,笑呵呵地道:“好嘞!小爷您稍等!”

    小童忽有所思,补充道:“对了,找他要钱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出小手,指向任真,神气地翘起头,露出一副“你不付钱我就让老瞎子揍你”的凶恶表情。

    任真哑然无语,你就点了两碗,没我的份儿,还让我付钱?

    这熊孩子年纪不大,倒是挺会蹭吃蹭喝!

    他从袖里掏出一块银锭抛给伙计,无奈地叹口气,“劳烦再去大街上,帮忙买两串糖葫芦。”

    听到糖葫芦,小童眼里精光四射,从椅子上雀跃起来,再次望向任真时,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感。

    他越来越喜欢这位英俊叔叔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面条和糖葫芦同时送了上来。

    小童略一挣扎,决定先将糖葫芦放到一边,捧着面碗呲溜呲溜吃起来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杨瞎子也坐在身旁,埋头开始吃面。

    整个屋子里,弥漫着浓郁的酸菜气味,以及鱼肉的清香。

    面对这副情景,任真异常尴尬,只好走到窗前透透气,悻悻地望着吃面的这对老少。

    从刚遇见,他就察觉到,这杨老头虽然眼瞎,但是举手投足如正常人一样流利,看不出丝毫障碍。

    此刻看他吃面,任真更是震撼无语。

    这老瞎子筷筷精准,不仅夹面条的速度如飞,而且不时把汤里的花椒剔出,粒粒夹到碗外,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这特么是个瞎子?!

    “遇上这样变态的对手,今天算是倒了血霉,”任真哭笑不得,感叹道:“谁那么牛逼,能把他的眼睛给戳瞎,我服气!”

    小童风卷残云,只消片刻,一大碗鱼面就被他吞尽腹里。

    他打了个饱嗝,意犹未尽,目不转睛地盯着老瞎子吃面的动作,眼神清澈。

    老瞎子吃了几口,忽地停下筷子,脸部依然对着面碗,淡淡说道:“别瞅了,鱼肉你夹走吧!”

    小童喜出望外,咂了咂嘴,飞快地探出筷子,把瞎子碗里的那片雪白鱼肉夹走,津津有味吃起来。

    老瞎子微微侧首,“看”向幸福吃鱼的小童,脸上带着温和笑意。

    这片鱼肉从没被动过。

    明明是很温馨的一幅画面,任真却看得万念俱灰,情绪崩溃,“要杀要剐你给句痛快话,能不能别在我面前秀慈爱,亮瞎老子的狗眼!”

    这时,杨老头站起身来,走向任真,脸上的慈爱顷刻消散,冷漠如初。

    任真心头骤紧,开始盘算跳窗逃跑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杨老头走到他身旁,负手而立,面对着窗外的缤纷世界,眼睑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想见你。我为寻觅三样东西而来,没想到,全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全身紧绷,心脏剧烈抽搐起来。阴阳家的杨玄机,原来是要进云遥宗找那些东西!

    他隐隐猜出那三样东西指的是什么,危机感陡然攀升到极点。狭路相逢,势必要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杨老头抬手,按在他那险些就要暴起的肩膀上,微微一拍,示意他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任真心神一颤,衣衫瞬间被汗水湿透。

    只是随意拍肩的这一动作,便飘忽鬼魅,猝然到令他反应不过来的程度,杨老头若是想杀他,他现在恐怕已经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两人的实力,根本不在同一层级,拿什么拼个死活?

    “今天发生的事情,我都看到了,”杨老头抹去嘴角的油渍,幽幽地道:“站得高,才能看得远。顾剑棠,你还是看得太低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松了口气,思绪凌乱,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听他的口气,应该跟顾剑棠是旧相识,没有什么杀心。既然如此,接下来我虚与委蛇一番,只要别露出破绽,想必能保性命无虞。”

    “来北唐之前,我就担心遇到风云强者,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生两次。他当时也在朝天峰,竟无一人察觉,实力恐怖如斯,难怪颜渊连挑战的勇气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从潜入北唐至今,这是他经历过最凶险的一次,远比遇见颜渊那次更为凶险。

    “眼光太短浅,就容易做蠢事,被人玩弄利用尚不自知,还在那里洋洋得意,你说可不可笑?”

    杨老头嘴角一挑,满脸皱纹褶起,笑容里流露出无尽的讽意。

    “直到现在,你真以为你看懂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