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五十三章 还施彼身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汪源心猿意马,满脑子都是绮念,刚拐进这条僻静巷,阴暗里一道黑影倏然暴起,将猝不及防的他打晕。

    这位汪家少主原本实力不差,好歹也踏入第三境。可笑他此刻精虫上脑,再加上横行湘北已久,肆无忌惮,因此,任真毫不费力就偷袭得手。

    当他迷迷糊糊醒来时,已经出现在一处房间里,被绑在椅子上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为防他高声求救,一块肮脏抹布塞在他嘴里,腥臭气味差点让他又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任真两人坐在桌前,盯着脸憋得通红的汪源,表情漠然。

    “早就听说,你这位海晏小霸王色胆包天,没想到胆大到这种地步,光天化日,就敢打过路行人的主意!”

    任真嘴上说着,手里则在擦拭一柄短刃,寒光闪闪,幽冷无比。

    汪源见状,神情惊恐万分,竭力挣扎着,却被麻绳越勒越紧。

    他想不明白,这对年轻男女到底是什么人,如此胆大包天,竟然敢对他下毒手,难道就不怕汪家的滔天怒火?

    任真抬手,拍着他的腮帮子,淡淡说道:“想清楚咯,我把你嘴里的抹布拿下来后,你说话最好小点声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汪源慌乱点头,脸色惨白如纸。他胆小怕死,再借他个胆子,也不敢声张。

    任真伸手拽掉那块抹布,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我这人耐性不太好,接下来的问题只说一遍,你要是稍有迟疑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说完,汪源捣蒜般点头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问题,你手下最信任的心腹是谁?”

    汪源闻言,不由一愣。他本以为,这两人大概是想刺探重大机密,没想到一出口竟是这种无聊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二管家汪财,他最听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好,第二个问题。你父亲汪惜芝最信任的心腹,又是谁?”

    汪源平静下来,心里暗道,对嘛,这才算是像样的问题嘛……

    “湘北转运使,宫城,宫大人!”

    任真目光落在那柄寒刃上,说道:“每年督运漕粮进京的差事,都是由他负责?”

    汪源点头,表情有些凝重,这人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“第三个问题,青帮那位史帮主,跟你父亲交情匪浅。你们平时都是如何联络?”

    听到“青帮”俩字,汪源那张脸彻底绿了。这对男女究竟是何方神圣,居然想打青帮的主意!

    青帮,又名漕帮,是整个湘北道上势力最大的江湖帮派。在漕运官员的默许下,青帮围绕漕粮的征收和运输,衍生出盘根错节的利益交织。

    事关国计民生,这里面的水太深,青帮既能打点上下,疏通朝野,其底蕴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这俩人去找青帮帮主,到底想干什么!

    他低头沉吟着,目光闪烁不定。若把这事说出去,捅出篓子来,青帮的万千帮众绝饶不了他。

    任真干咳一声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“看来,你是真不想珍惜活命机会啊……”

    汪源脸色剧变,望着明晃晃的刀刃,脖子不由一凉。

    “我说我说!我们每次见面,都是约在风陵渡。只要汪家的人露头,他们就会迅速通知史火龙!”

    他虽然一向对正事漠不关心,但也偶然听属下说过几次,因此记得这些规矩。

    任真背过身,幽幽问道:“最后一个问题,可能不太好回答,但一定想好再说。否则,你就前功尽弃了!”

    汪源吓得肝胆俱裂,面无人色。这俩人都敢打青帮的主意,岂是他一个纨绔子弟能招惹的。

    “十六年前,你大概有**岁,应该已经记事了。那时你父亲只是以书名传世,还没从政,有往来交情的贵客并不多,对吧?”

    汪源目光凝滞,一脸疑惑,暗忖道:“怎么又突然问到十六年前了?那时候你都还没出生吧?”

    任真骤然转身,目光逼人,“在你印象里,那段时间内,有哪些陌生人登门造访,找你父亲求字?”

    他直直地盯着汪源,眼神锋锐,流露出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。仿佛哪怕细微的破绽和谎言,在他眼前都无处遁藏一般。

    被这强大意念锁定着,汪源浑身颤抖,冷汗浃背。从见面到现在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任真这可怕的神态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,这才是今天这场拷问最重要的部分。如果这个问题回答不好,自己就会万劫不复,丧命在这里。

    巨大心里压力下,他咽了口唾沫,绞尽脑汁回忆半天,仍是一无所获,急得直跺脚。

    任真看在眼里,轻拍他的肩膀,鼓励道:“别急,仔细回想。不妨再提示你一点,那几位客人并非求你父亲墨宝,而是想让他模仿别人的字迹……”

    他脸上的威严骤散,顷刻换上一副笑容,亲切温和。

    无人知晓,他此刻的真实心情阴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举世皆知,书绝汪惜芝的书法博览众长,融合上百种字风,自成一派。

    但极少有人听说,他最惊为天人的技艺,是临摹别人笔迹。他的临摹作品,形神具备,能以假乱真,甚至连被模仿者本人都难以辨别真伪,简直神乎其技。

    书绝若想构陷别人,实在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抚慰和提示下,汪源心情平静下来,沉思半晌,终于抬起头,开口说道:“我隐约记得,那年冬天曾有名书生登门,苦苦哀求父亲帮忙临摹,但被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书生?”任真眼前一亮,这个答案跟他预想的很相似,于是热切地道:“你能否描述得更详细些?”

    汪源侧了侧头,被绳子勒得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他的装扮很普通,难以让人印象深刻。我之所以还记得他,是因为他送来的那条鱼殷红如血,通身无鳞,却生着两根龙须,实在太美。”

    任真目光一颤,“血麒麟?”

    汪源如梦初醒,慌忙说道:“对对,就是这名字。我当时还好奇呢,明明是一条鱼,怎么起了个麒麟的名字!”

    任真直起身来,心里的疑惑尘埃落定,“那人应该说过,他是从西陵书院来吧?”

    汪源豁然抬头,难以置信地盯着他,“你怎么知道?!”

    任真冷冷一笑,“我从不冤枉好人,哪怕早就猜出答案,也会耐心取证。所以,你只是做了个证人而已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抬起左手,轻轻按在汪源头上。

    轰地一声,汪源只觉脑海炸裂,瞬间失去意识,脑袋耷拉下来。

    莫雨晴坐在身后,一直默默看着这场审问。直到此刻,她才开口问道:“你想要的答案都找到了?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。

    莫雨晴上次见他如此沉闷,还是在游遍七峰之时,于是幽幽地道:“这次会死很多人吗?”

    任真摇头,“我会做些好事。另外,我并不打算让他死在我手上。”

    莫雨晴一愣。

    “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,才算是名副其实的报复。他擅于模仿,诬陷嫁祸于人,巧了,这也是我的特长!”

    说罢,任真抬起左手,朝自己的面部拂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