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五十四章 东西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“那小子还赖在大堂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非嚷着要见莲儿,说是看看未过门的媳妇长啥样。有汪惜芝那老狐狸撑腰,咱们又不能把他赶走!”

    “算了,那就让他去见你妹妹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爹你虽然才来上任没几天,又不是不清楚那混蛋的名声!整天欺男霸***荡好色,咱们莲儿要是嫁给他,那就是往火坑里跳!”

    “泽天,你这是在指责为父,牺牲闺女幸福,去主动攀附他汪家?!”

    “儿子不敢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啪地一声,一本珍藏版《春秋繁露》被狠狠摔在书桌上。

    书房里,一名敦实微胖的中年人负着手,来回踱步,盛怒之下,他那略带黝黑的面庞显得愈发阴森。

    “老子为官几十年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何时轮到你这当儿子的教训我!”

    这位新履任的刺史大人,此刻火气特别大,尤其是一想到外面那个骄恃可憎的汪源,他就越难咽下这口气,只好在儿子面前发泄一通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我舍得把金莲嫁到汪家?你以为,我尊为一道刺史,甘愿在小小太守面前俯首?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!这里是海晏城,是前秦故地!不是咱们东林书院的地盘!”

    面对这雷霆震怒,少主刘泽天不甘地低下头,拳头紧攥,眼眸里迸发出恨意,“爹,我就是不明白,海晏城又怎么了?谁敢忤逆堂堂刺史府的号令!”

    刘刺史冷笑一声,打量着言行稚嫩的儿子,眼神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天儿,要想保住乌纱帽,最重要的一点是,不能让这天下粮仓生出任何混乱。说白了,朝廷不能没有我刘川枫,但不能没有他汪惜芝。”

    刘刺史坐到书桌后,心头的狂躁渐渐平息,轻叩桌面示意刘泽天,也别再干站着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汪家不仅是前秦的士族领袖,在那些望族群体里威望最高,自身也坐拥良田数千顷,树大根深,就是海晏的地头蛇,咱们拿什么跟他斗?”

    刘泽天面色微僵,正准备辩驳,却被他抬手打断。

    “他汪惜芝可以不要太守的乌纱帽,朝廷敢不要海晏的漕粮吗?当地豪绅一旦联手发难,吃亏的只会是咱们!”

    刘泽天终究还是忍不住,猛然一拍椅子把手,愤懑道:“一群亡国之奴,哪来如此大的架子!就算他们抱成团,爹,咱们在朝中有东林党撑腰,又不是独木难支,怕他们作甚!”

    儒家有七十二书院,其中以东西南北四家为核心,他们培养出的嫡系精英极其庞大,渗透在三院六部各处,渐渐形成各自的权力党派,分别代表不同的利益群体。

    这刘川枫,是当年从东林书院走出的秀才,步入仕途伊始,就被贴上东林党的标签,立场分明。也正是由于这标签,他才能平步青云,走到今天这一步。

    此刻听到“东林党”三字,他了口气,无奈地道:“你以为,东林党就能只手遮天?没有谁一家独大,有东就有西,你也不想想,西陵书院坐落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刘泽天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他这才意识到,作为东林党的政敌,西陵派不仅位于前秦境内的天水道,跟湘北道毗邻,还曾经是前秦的中流砥柱,深得遗民之心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湘北这些看似粗鄙的地主豪绅,身后居然站着可怕的西陵党,在朝中的根基绝不弱于下风!

    “东林对西陵,势均力敌。爹,原来咱们这次来湘北,其实是跳进西陵派的地盘,当里外受气的小媳妇啊……”

    想通这点,刘泽天总算明白,他的靠山在这里派不上用场,彻底没了底气。

    刘川枫苦涩一笑,“真要委屈你妹妹了,不得不嫁给那个小混蛋。去让他俩见面吧!”

    刘泽天站起身,有气无力地点头。

    刘川枫跟着起身,轻拍他的肩膀,目光深邃难测。

    “东西相逢,未必会是死斗。打起精神来,这正是朝廷这步棋的深意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刺史府花园后的东厢,是刘家大小姐的闺房。

    青年“汪源”在一名小厮引领下,穿过曲折的花园长廊,走向幽静深处。

    “我比那混蛋矮一些,也模仿不出他那娘娘腔,细看之下,会有不少破绽。好在刘家都是从外地新来,对汪源并不熟悉,我才不至于被识破。”

    这青年,自然是任真易容而成。他号称“千人千面”,变换面容如探囊取物,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这刘川枫匆匆赶来上任,不仅没带多少家眷,连府邸都没顾得上布置,如此冷僻,还真是天助我也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小会儿,来到一处房门前,引路那小厮躬身行礼,然后指向门里,朝神秘一笑,便自顾走开,露出一副“都懂得、都懂得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任真呵呵一笑,嘀咕道:“汪源的形象真是深入人心!我本来没打算糟蹋姑娘,让刘家这么一折腾,还真不好意思扫兴而归。”

    心里这般想着,他也不敲门,悄然一把推开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薰烟袅袅,幽香沁人。

    房间里锦罗裘帐,娴静雅致。

    任真信手拨开粉红帷幔,潜行到床榻前。

    衾被里,一条裸露的玉臂探出来,娇嫩白皙,慵懒地搭在床边。

    少女侧身而卧,透过披散青丝,能依稀看见其精致面容,如睡莲娇嫩。她那细长睫毛低垂,微微颤动着,似睡非醒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刘金莲?”

    任真俯身,扫视一眼锦被间透出的曼妙身姿,暗叹道:“姑娘,你这真叫我下不去手啊……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少女眼睑猛地一颤,再也装不下去,睁开明眸,痴痴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汪源?”

    任真一愣,手僵在半空,尴尬不已,心里暗暗念叨着,“我是来办正事的,不是来办这事的!”

    少女脸颊晕红,媚眼如丝地瞟向他,嘴里吐气如兰,“现在就来,你也太猴急了……”

    呢喃这一句,她伸出玉手,将任真拢到床上。

    任真身躯前倾,顿时压在少女胸前,他双手同时伸出,抱起她那颗小脑袋,开始喘起粗气。

    “我当你是冰清玉洁,却原来是妩媚风骚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