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五十五章 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美人在怀,幽香盈鼻,任真有些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“自从穿越到这世上,老子至今还是处男,今天应该有机会**吧?”

    他心猿意马,意志不太坚定,毕竟自己前世白活了三十多岁,大龄**丝一枚,同样也没品尝过鲍鱼的美味。

    这时,刘金莲的玉臂搭上来,勾住他的脖子,秀眸微阖,微微探出香舌。

    任真见状,痛苦地一皱眉,“不行,这公交车我不能上!赶紧下车!”

    他双手猛然发力,按在刘金莲的太阳穴上,她兀自欲火升腾,只觉脑袋一嗡,还没意识到什么,娇躯就瘫软下来,糊涂地死在这场春梦里。

    一口浊气吐出,他额头上渗出汗珠,颇有些劫后余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别看这少女年纪不大,魅惑功夫十足,一看就是平时常引诱汉子的老司机。

    “别觉着死得冤。你这么一死,两方恶霸更无法联手勾结,横征暴敛,也算是积阴德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喃语一声,撩起锦被掩住尸体,起身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如果就这样走出去,闲庭信步,稍后刘家发现尸体,肯定会以为我是蓄意谋杀。而那对狗男女素无冤隙,谋杀显然不合理,这样就会产生破绽。”

    大步走在花园里,他暗暗推敲着自己眼前的戏份。

    “这出戏的剧本是,汪源来探望小姐,见色起意,想要霸王硬上不成,害怕惊动刘府,一时失手杀人。那么这时候,他的正常反应就该是神色匆忙,慌不择路才对!”

    拿捏好表演的关键点,他迅速入戏,解开半边衣襟,然后装出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,惶惶朝府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速度似快实慢,刻意蹭碎了好几盆花草。

    “汪公子!”刘泽天的喊声从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任真匆忙收住脚步,干笑着迎向刘泽天,心里却嘀咕一声,“对喽,这出戏这样就完美无缺了!”

    刘泽天走上前,诧异地打量他一眼,忍不住道:“这么快就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湘北道,谁不知道汪源荒淫好色,今天他迫不及待地想见小姐,刘家人心照不宣,都以为他是急于幽会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任真眼神飘忽,表情有些尴尬,“今日状态不好,就先告辞了。日后再叙!”

    说罢,他也不顾刘泽天的反应,灰溜溜远去。

    望着他的背影,刘泽天神情鄙夷,嗤笑道:“淫威在外,还以为你床上功夫有多了得。原来是银样镴枪头,中看不中用!”

    他转念一想,“该不会是莲儿性情刚烈,执拗不从,让那混蛋碰了一鼻子灰吧?”

    再联想起刚才任真的匆匆神色,他以为自己猜出了真相,赶紧朝东厢房走去。

    “若果真如此,那就要好好劝劝妹妹,今非往昔,既然在汪家屋檐下,该教她曲意逢迎才是!”

    就这一小会儿功夫,任真已快步走出刺史府。回味着刚才的表演,他哈哈一笑,收起了伪装的面容。

    “有句话说得好,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。接下来,该轮到晴儿表演了……”

    谨慎如他,在大功告成后,仍不忘在街市上兜几个圈子,确保无人尾随后,最终才回到落脚的那间客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事发后的前几天,海燕城风平浪静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对此,躲在暗中观察的任真并不意外。他知道,刺史大人此刻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备受煎熬。

    无论朝廷的真实意图如何,刘川枫被派到政敌的大本营当刺史,这本身就非常尴尬,让他陷入孤立无援的漩涡中。

    偏偏这时候,自己的亲闺女被人杀害,这无异于雪上加霜。一头是刺史,另一头是汪家,偌大湘北官场,谁敢审理此案,去接这烫手的山芋?

    没人愿意当这个傻子,最终刘刺史只能不避嫌,亲自站出来。他甚至不得不亲自跑到汪府,带人去抓疑犯汪源到案。

    然而,书绝大人只是淡淡回了一句“他不在家”,就关门送客。汪家想藏个人,何其容易,没人敢真的搜府,万一搜不到,那就是捅了马蜂窝。

    汪源当然不在家,他此刻正在任真的床底下躺着呢。

    不仅没有证据,连疑犯都抓不到,刘刺史即便想撕破脸,也无从发力,无奈之下,只得暗中派人监视汪府,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至于上报朝廷的弹劾奏章,则如泥牛入海,了无音讯。

    如果不出意外,这件事最终会不了了之,除了当事双方的冤隙又加深几分外,再无其他实质影响。

    任真自然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五天后的晌午,客栈的店伙计忙着招呼生意时,被一个少女鬼鬼祟祟地拉进角落里。

    “小哥,我要大难临头了,你一定要救救我!”

    少女眨着眼,可怜兮兮地望向那名伙计,神情惊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店伙计一愣,这姑娘不是已经在店里安安稳稳地住了好几天么,怎么会突然大难临头?

    少女莫雨晴紧张地环顾四周,确认没被人发现后,凑上前说道:“你还记得我们刚来那天,扶着一名醉得不省人事的公子吗?”

    店伙计点头,一脸狐疑,“记得啊,你们一共三人,还有名少年扶着那公子。”

    莫雨晴咬着嘴唇,沉吟片刻,低声说道:“实不相瞒,我家公子并非喝醉,而是被那少年打晕的!”

    店伙计脸色剧变,惊愕地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!”

    莫雨晴赶紧比划手势,示意他别声张,苦苦哀求道:“我是公子的侍女,也被一同掳掠到这里。趁那歹人正在午睡,我冒险来向你求救!”

    她拽着伙计的衣襟,神态焦急而可怜,让人心生怜惜。

    伙计眉头一皱,攥紧拳头,凛然道:“姑娘放心,我这就去报官,让官差来抓那歹人!”

    “不!”莫雨晴赶紧摇头,颤声道:“那少年是名武修,实力强悍,寻常衙门捕头奈何不了他。你可以到我家公子的府邸去求救!”

    店伙计毫不犹豫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家就在城东汪府,你可以去找二管家汪财,让他赶紧带人过来。事成之后,我家公子必有重金酬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