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五十六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汪府?店伙计脸色骤变,眼神古怪地看着莫雨晴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汪太守只有一个儿子汪源,当成掌上明珠宠溺,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,胆敢绑架海晏小霸王?

    见伙计不肯相信,莫雨晴急得跺脚,从袖子里掏出一把折扇,“你把它交给二管家,他肯定能一眼认出来!人命关天,我哪敢开玩笑!”

    伙计将信将疑地接过来,见这古扇华贵精美,不像是俗物,踌躇片刻才说道:“那好吧,你再这里守着,我马上就去。”

    他握着扇子,匆匆跑出了客栈。

    性命攸关,他没胆量拒绝,不由得不跑这一趟。万一被绑架的真是汪公子,他见死不救,到时候传到汪府耳朵里,他能否落个全尸都两说。

    盯着他远去的背影,莫雨晴脸上的惊慌倏然消散。返回房间时,她嘴角噙着一抹骄傲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本姑娘的演技很不错吧?”

    透过门缝,任真刚才偷看了她的表演,笑了笑说道:“不错不错。此地不宜久留,按照计划,你赶紧去城西的另一家客栈躲着。”

    莫雨晴点头,凝重地道:“你千万要小心,最好别跟他们交手!”

    任真随意摆手,示意她放心撤离,自己则蹲下身子,把藏在床底的汪源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位可怜的汪公子上次被打晕,昏迷了整整三天,此刻被揪出来,嘴里含着抹布,仍然哀嚎不停,不清楚接下来要面临何种厄运。

    任真笑眯眯望着他,一副温和无害的表情,“不错,还是要新鲜的才好!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古怪话语,汪源顿时毛骨悚然,还以为任真是要吃他,像案板上的鱼一样拼命扭动起来。

    任真一把按住他,说道:“别激动,你那忠心的二管家,马上就会来接你了。”

    汪源面露惊喜,吱吱呜呜几声,这时任真又补充道:“可惜啊,你是没命见他喽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抬起手,一掌重重拍在汪源额头上。

    汪源翻了个白眼,双脚猛地一蹬,就这样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任真从地上站起来,左手一扬,不急不慢地拂向自己面庞。

    这次他要伪装的对象,却不再是汪源,而是那天见过一面的刺史府少主,刘泽天!

    “若想完美复制,天衣无缝,只有亲手扫描对方面部才行。虽然这次凭印象易容,仿真度差了一些,好在只是打个照面,应该问题不大!”

    他换上刘泽天的容貌,猫着腰站在门后,通过门缝监视着外面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楼下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,听起来至少有四五个人。任真心头一动,“他们来了!”

    事不宜迟,他迅速推门而出,踏上了下楼的楼梯。

    这时,一群人迎面而上,正好在楼梯中间相遇。

    为首那人剽悍威猛,眉宇间透着令人心悸的煞意,正是汪府的二管家汪财。他一抬头,望向任真时,神色骤凛。

    “刘公子……你也在这儿?”

    几天前,刘泽天带人上门抓汪源时,他们见过一面,因此,汪财一眼就认出了刘泽天的面容。

    他暗自惊讶,刘泽天为何也在这家客栈,在自家少主被绑架的现场,似乎太巧了吧?

    虽然有此疑虑,他当然不敢拦住堂堂刺史府的公子,恭敬地侧开身,将下楼的路让了出来。

    任真面无表情,冷哼一声,“怎么,这店是汪家开的?我不能来?”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着,他傲慢地瞥了这群人一眼,负手走下楼梯。

    汪财居高临下,凝望着他的背影,眼眸里的杀意一闪而过,“敢在海晏地界上嚣张,你迟早死在我手上!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,不再理会这茬,朝二楼尽头那间客房走去。

    房门是开着的,房里的客人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汪财率人离开汪府时,在大门前跟宫城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此人年过四旬,生得瘦削精悍,留着两撇八字胡,惯常羽扇纶巾,一副军师谋士打扮。

    身为湘北转运使,宫城不仅是太守府的心腹下属,更是幕后第一智囊,在湘北的地位举足轻重。每逢大事决断,汪惜芝必先请教宫城,这已经是多年的惯例。

    此刻他前来汪府,便是应汪惜芝之召,有要事相商。

    一进书房,宫城也不客套,简单行礼后,便坐到椅子上捧盏品茗,静候汪惜芝开口。

    汪惜芝也没抬头,依然手捻狼毫,笔走龙蛇,心无旁骛地临摹一副字帖。

    搭档多年,已有默契,两人都很有耐心,书房里一时沉寂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汪惜芝终于放下毛笔,轻吐一口浊气,拿起毛巾擦着手,这才看向宫城。

    “刘川枫上任一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宫城啜了一口香茶,不急不慢地道:“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。大人对此气定神闲,自然是因为区区一介书生,根本不足为虑。”

    汪惜芝嗯了一声,俯身欣赏着自己的杰作,随口说道:“排挤之?弹劾之?暗杀之?毕竟是东林党人,处理起来恐怕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宫城眨了眨眼,答道:“其实都无所谓,只要不妨碍咱们的漕粮生意,姑且听之任之。东林党又如何?这里是咱们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汪惜芝沉默片刻,说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,朝廷明知东西两党针锋相对,水火不容,为何还是执意派他来,在咱们地盘里砸下一根钉子?”

    “挑衅,抑或卧底?”宫城有些漫不经心,“大人请宽心,如果东林党心怀叵测,京城那帮巨奸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,绝不会舍弃这里的油水,会事先跟咱们通风报信。”

    汪惜芝眼眸微眯,寒光湛湛,“信已经来了,就在桌上,你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信?”

    宫城微感诧异,显然没预料到,这件事比他想象得还复杂。他拿起桌上那封密信,默默读下去,脸色变得越来越精彩。

    读完后,他沉吟半晌,兀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“两党停战议和?”

    “先从湘北这里起手?”

    “是谁想出如此天真的主意?”

    汪惜芝伸手,摩挲着纸上龙飞凤舞的字迹,幽幽地道:“自然是皇帝陛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