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五十七章 推波助澜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“除了她,谁有这么大的气魄,敢干预东西两党的争斗?”

    宫城脸色微变,两撮小胡子一颤,有些后悔刚才那句“天真”的失言。

    “既然出自圣聪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从朝中透出的口风看,这次咱们恐怕要割肉喂鹰,把湘北的不少利益拱手让出去。”

    汪惜芝不置可否,眯着眼说道:“比起这个,我更想弄清楚,她到底打的什么算盘?两派立场本就针对,强按牛吃草,就算硬装出一派和气,又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天下皆知,东西两党渊源太深,争的并非蝇头小利。

    前秦位于湘江流域,水土丰沃,数百年来一直以农耕为主。只要粮产充足,就可保朝廷财税收入无忧,国泰民安。

    因此,前秦旧朝历来主张重农抑商,扶持湘江两岸的众多地主豪绅,禁止商贾贸易。在此形势下,重农思想根深蒂固,文人无不以此为议政治国的准则。

    大唐一统北方后,振兴吏治,广开言路,招揽其他五国的贤才。西陵书院顺于形势,派儒生进京入仕,开枝散叶,渐渐壮大成西陵朋党。

    他们进言献策,皆为庇荫前秦遗民,实质上沦为湘北地主集团的代言人。

    西陵党,前秦地主,重农抑商,这三者密不可分,构成了极其庞大的利益关联体。

    另一方的情况则恰恰相反。

    作为东林党支柱的东林书院,原先曾长期把持东吴的朝政。他们的政见多以振兴商贸为主,鼓励货物流通,以此来冲击落后的农耕经济,打破那些大地主集团的垄断。

    大唐一统后,东林儒学同样在长安站稳脚跟。愿意站在他们背后的,都是些富商巨贾,其中最典型的代表,是生意通四海的清河崔家。

    这两大朋党存在根本性的利益分歧,针锋相对,不像两名泼妇一言不合当众骂街,可以事后握手言和,付之一笑。

    即便是皇帝出面,想让他们停下这场党争,也绝非易事。

    所以汪惜芝很费解,皇帝安排这一手,硬逼双方在同一屋檐下相处,抬头不见低头见,到底意欲何为?

    这里面的意蕴太深,两人都陷入沉思,房里再次寂静。

    深思熟虑之后,宫城再次开口,刚才紧蹙的眉峰已然舒展,双眸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或许陛下想要的,是真正的大一统!”

    “大一统?”汪惜芝抬头,微笑着望向他,面露期待。

    “这也只是我的猜测。前些日子,京都官场发生大动荡后,兵家嫡系一落千丈,连兵权都被咱们儒家夺走大半。重文轻武,原先的文武制衡局面不复,这就是大一统!”

    “咱们嘲笑兵家派系林立,内斗纷争不停,其实,儒家何尝不是如此?东西两党出于利益,在朝野间对峙割据。而那南北两党之争,争的更是……”

    汪惜芝闻言,豁然抬手打断。他已经听懂了话中的深意。

    宫城捋须一笑,明白书绝大人为何打断他,便跳过那个禁忌话题,继续说道:“四大书院,一盘散沙,说穿了并不齐心。皇帝想统御四海,就得把儒家先统一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做做样子,哪怕让咱们牺牲一点权力,也都能接受。大人,其实我最担心的是,陛下这次想动真格的!”

    汪惜芝目光一颤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宫城深吸一口气,表情阴沉下来,莫名凝重。

    “若想平息党争,最彻底的办法是消灭所有朋党。北方大统已有十余年,各朝遗民们还是紧紧抱成团,固守着原有的利益。从陛下的视角来看,她其实只是赢得了战争和土地,并未统一人心!”

    汪惜芝惊愕地道:“你的意思是,她名为调解党争,实际则趁机渗透进来,想要温水煮青蛙,徐徐瓦解咱们前秦旧党?”

    宫城用力点头,答道:“重文抑武只是个苗头,咱们这位女皇陛下,怕是想扫清一切异己,真正君临天下!”

    汪惜芝坐到椅子上,思忖片刻,一拍桌子,“也就是说,刘川枫这枚孤子,看似不值一提,却很可能是皇帝借刀杀人的暗招?!”

    宫城拿起桌上的羽扇,随手把玩着,目光矍铄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所料不错,东吴那边也是一样,有皇帝派去的西党钉子。可笑双方都后院起火,却尚不自知,还以为这只是在演戏!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汪惜芝若有所思,忧虑地道:“几日前,刘川枫亲自登门,口口声声说源儿闯进刺史府,杀死了她闺女,现在回想,原来是暗藏杀机……”

    宫城微凛,提醒道:“大人众望所归,是湘北士族的灵魂。他若心存叵测,多半会把您当成突破口。您一定要小心,千万别着了他的道!”

    此刻的他们并不知道,在任真的搅局下,他们这些臆测将会看起来越发合理。

    刘川枫确实是皇帝派来的,至于他到底是来调和的,还是来伺机发难的,海晏城里只有他自己最清楚。

    汪惜芝思忖片刻,认为宫城的看法深有见地,说道:“既然如此,在必要的情形下,可以考虑暗中除掉他。”

    宫城会心一笑,类似的勾当,他们早就轻车熟路。无人能在湘北刺史任上长久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“咱们儒家修浩然气,四书五经皆可惊天地,若想悄无声息除掉他,还真是不太容易啊……”

    汪惜芝面带笑意,正准备调侃几句,这时,房门被猛然推开。

    二管家汪财闯进来,脸色苍白,上气不接下气,“少爷他……被人杀死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汪惜芝拍案而起,脸上肌肉剧烈抽搐起来,暴喝道:“你再说一遍?!”

    一旁的宫城也豁然起身,盯着浑身颤抖的汪财。

    没人敢相信,在海晏地界上,竟然有会敢杀死汪惜芝的独子,激怒这真正的一方之主。

    汪财吓得跪倒在地,颤声说道:“少爷被刘泽天给杀了!”

    听到刘泽天这个名字,宫城急忙转过身,只见汪惜芝拳头紧攥,眼里快要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“刘川枫,我跟你势不两立!”

    两人刚才还在商议,应该如此处置新任刺史。现在,任真用自己的行动推波助澜,把他们逼上了唯一的那条路。

    想平党争?门儿都没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