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五十九章 真假宫城,玩砸了吧?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【先别看,还剩最后一点没完,时间关系,我先发出来不断更。】

    刺杀朝廷命官,视同谋反,更别提还是一方刺史,这是天大的罪名。

    汪惜芝和宫城都老奸巨猾,自然不愿承担干系。对付之前的历任刺史,他们的手段层出不穷,坑蒙拐骗偷,无所不用其极。当然具体出面执行的,都是史火龙的青帮亲信。

    但是集体出动,突袭刺史府,这主意实在太疯狂。饶是以史火龙这样的江洋大恶,脑子里也从未冒过这种念头。

    此时,这话却从转运使大人嘴里说出,宛如晴空霹雳,令他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咱们以前那些老办法,只适合对付势单力薄的穷酸文人。这次的对手不同,刘川枫稳重老辣,自身修为又极强,是块很难啃的骨头。”

    假宫城缓缓说着,盯着桌上的煤油灯,似乎对史火龙的反应漠不关心。这些说辞,都是任真事先教他的。

    “刘川枫自恃有庙堂靠山,不把咱们湘北道放在眼里,公然挑衅太守大人,猖狂至极!有此人在,咱们明年的漕运生意必然受阻,若不尽快除掉他,到时大家都得喝西北风!”

    史火龙默默听着,脸色变幻不定,显然在经历剧烈的心理挣扎。

    假宫城陈说的利害关系,他岂会不懂。漕运生意,是青帮赖以生存的命根子。

    在汪惜芝授意下,朝廷每年的漕粮征收和运输,都会交给青帮去做,这看似只是跑腿的买卖,里面的油水却太深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规矩,应该是根据田亩比例,分配粮食征缴量才对。但湘北大部分良田沃壤,都落在以汪家为首的前秦望族手上,青帮再蠢,也不会蠢到去收太守粮的份上。

    横征暴敛,压榨良民,这才是他的差事所在。在他的欺压下,广大农户不仅赋税苛重,还要遭受层层盘剥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更让人发指的是,他们胆敢监守自盗,每年都暗地里凿穿几艘运粮船,对朝廷上报触礁事故,随后再将落水的漕粮打捞起来,吞入私囊。

    漕运规模浩大,每次多达数十条官船,翻几条船不太引人注目,再加上他们的贿赂打点,那些上级官员收了好处,都充耳不闻,这些勾当就被掩盖过去。

    凡此种种,里面的利润数额之大,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他们勾结多年,早就达成默契。事后,汪惜芝独占五成份额,宫城再拿走三成,最后的两成落入青帮手里。

    如今又凭空插进来一个刘川枫,背景太深,他若肯入伙分利倒也好,但最近他跟太守府的矛盾愈演愈烈,大有仇深似海的架势,绝非拿钱息事能够摆平。

    汪家和宫家根基深厚,盘踞湘北多年,可以不在乎这些额外的红利,但他史火龙不行。

    漕粮生意一断,他的饭碗就被人砸了。形势逼人,不由得他不听从宫城的安排,铤而走险搏一把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任真为何笃定要来找他的缘故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史火龙还是迟疑不决,此事干系太大,率众侵袭刺史府,跟造反无异,稍有差池,就会陷入万劫不复,他必须要慎重。

    “大人,真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吗?”

    他紧紧盯着假宫城,眼神锋锐,试图从后者的细微表情里捕捉到一丝端倪。

    任真站在后方,手心里捏了把汗。这是对假宫城的演技考验。

    假宫城捻着胡须,沉吟片刻,漠然道:“事已至此,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,谁能逃脱干系?考虑清楚,今日你若想下船,以后就别指望再在湘北立足!”

    史火龙神色骤僵,听出话中的狠辣意味。这就是最后通牒,他如果不服从差遣,青帮就彻底失去官府的许可,再难横行一方。

    他甚至已然猜到,今夜若是撕破脸皮,以汪宫二人的毒辣手段,绝对会除掉他,消除后患。

    “好!既然大人如此坦诚,史某岂敢不识抬举!我这就命人召集帮中高手!”

    他眼眸微眯,终于下定狠心,朝门外招呼一声,两名强者进屋,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任真见状,总算松了口气。对他来说,只要青帮高手聚齐,今夜他就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那两人离开后,史火龙还是不放心,忍不住问道:“大人,刺史府在海晏城内,守备森严。仅以我手下这点人马,恐怕是以卵击石吧?您是否还有其他筹划?”

    假宫城毫不犹豫,幽幽地道:“太守大人算无遗策,这点你可以放心。等你们潜入刺史府后,自会有兵马以捉拿钦犯为由,闯进刺史府接应你们!”

    显而易见,这所谓的接应都是任真编的。

    史火龙闻言,心神稍松,笑着道:“大人勿怪,在下身系上万条帮众性命,难免会顾虑太多。”

    假宫城冷哼一声,没有搭腔。

    直至此刻,他的表现天衣无缝,完美执行了任真交给他的任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