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六十一章 凤梧堂在此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按照任真的判断,汪惜芝和宫城这俩老狐狸胆小谨慎,应该不会选择这种最激进的昏招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旦突袭刺史府不成,史火龙落在刘川枫手里,将他二人招供出来,那就是铁证如山,到时候不仅偷鸡不成,还会黏上一手的鸡屎。

    若是史火龙再将漕运的勾当交代出来,那西陵党的后院真就点起大火,到时候会烧死一大片。

    火中取栗,这么做实在太冒险,非官场老手的做派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任真决定伪装成宫城,骗史火龙去踩这个地雷,彻底引爆东西两党的战火。

    谁曾想,他远远低估了老狐狸们的胆量。汪惜芝丧子心痛,暴怒之下,居然真敢选择这么干!

    假宫城听到真宫城的感叹,心里简直抓狂,忍不住吐槽道:“那你们还犹豫什么!早早动手啊,害我们白忙活半天,还落在你们手上!”

    真宫城闻言,眼眸骤眯,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别样意味。

    “你俩跑来煽动青帮,也很想让我们夜袭刺史府,这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假宫城顿时语塞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史火龙回过味来,恍然醒悟,“就是说,这俩人很可能是刺史府的奸细,故意设局引诱咱们进入埋伏?!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湘北道内只有东西两方势力,任真既非西党,那就应该是刘川枫麾下的羽翼。

    真宫城点头说道:“不错,看来他们早就设下圈套,生怕咱们不敢进犯,所以派人来引诱!还好我及时赶来,拆穿了这场阴谋!”

    任真哑然无语,您二位的脑洞可真大,居然能推测出如此因果来,我服!

    史火龙长舒一口气,颇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说道:“好险!幸好您亲自来了,既然这样,咱们不妨将计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宫城伸手打断,“事已至此,断不可再冒险,容我回去跟太守大人从长计议后,再做决断吧!”

    他低头沉吟片刻,冷笑着望向假宫城,眼里精光四射。

    “刘川枫如此煞费苦心,想逼我们出手露破绽,果然不是为了议和而来!那么,所谓的汪公子奸杀他女儿,肯定也是诬陷嫁祸,对吧?”

    任真一愣,露出一副绝望的表情,叹息道:“既然都被你猜出来了,我还能说什么?我们招认,真相就是这样!”

    他心里却哭笑不得,你他妈真是个人才!

    这时,宫城站起身来,朝门外走去,“史火龙,将他们擒下,随我前去汪府审讯!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神情骤凛,“若是让宫城返回汪府,那青帮攻打刺史府的计划就泡汤了!不行,无论如何也要阻止他!”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着,他将贴身藏好的地戮剑取出,大喝一声,“撤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的身影凌空直上,破开茅屋顶而出。

    假宫城紧跟其后,青帮强者又岂会看热闹,迅速冲上去,在屋外的空地上再次将二人围起来。

    “想跑?”史火龙从屋里走出来,脸色冰凉,“反正计划已经取消,老子有的是时间陪你们玩!”

    他一马当先,朝假宫城扑杀而去。

    史火龙带来的随行数人,则一起攻击向任真。

    真宫城站在外围,悠闲地观望着战局,喊道:“他们俩是人证,你们一定要留下活口!”

    任真挥舞着长剑,冷哼一声,心道:“你以为胜券在握?自从来到这世上,本坊主就不懂失败俩字怎么写!”

    他左手往怀里一掏,取出一枚绣衣坊联络专用的炮仗,猛然甩向夜空,在高处炸裂成一束青色烟火,分外耀眼。

    “徐老六,再坚持片刻!”

    原来易容成宫城这人,竟然是凤梧堂的徐凤年!

    当初任真北上渡江,凤梧堂全体出动,潜入北朝待命,听候任真的指挥。

    如今徐老六出现在海晏城,那么显而易见,凤梧堂的众多高手也在这附近。没了颜渊的护卫,谋算周密如任真,当然不会孤身犯险。

    按照他原来的计划,史火龙若是听从诱骗,就让青帮去攻打刺史府。

    若是此计不成,那便命潜伏在河对面的凤梧堂高手赶来,除掉史火龙,夺走青帮大权。

    进可攻退可守,这才是他的行事风格。

    望着高空那道烟火,宫城目光猛然一颤,吼道:“快擒住他们撤退!他们应该有援兵!”

    猜到这一点,他身形暴起,冲进任真所在的包围圈,加入了战斗。

    他选择对任真发难,是最明智的选择。任真最弱,对付起来最轻松,只要将他擒下,人证在手,徐老六逃不逃已经无所谓。

    宫城看似瘦弱,但力量强横,速度又极快。他手掌猛然一挥,一道巨大古字轰出,充斥着极其可怕的真力,从任真头顶砸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君子有九思,视思明,听思聪,色思温,貌思恭,言思忠,事思敬,疑思问,忿思难,见得思义!”

    儒家修行,奉圣人真言为大道,以本命字为根基,四书五经字字珠玑,皆蕴藏浩然正气。

    每当儒生诵出儒家诸圣的道德名言,尤其是含有自身命字的那句,浩气自生,便会牵引一分儒家气运加持,爆发出强大的战力。

    此刻宫城引用的这句,出自《论语》,是至圣先师的法言,凝成的那道“难”字,更是他的本命字,笔画间透出铮铮金石之音,威力极其可怕!

    忿思难,宫城因被冒充而怒,一上来就动真格的了!

    围攻的另外几人见状,都下意识后退数步,害怕稍后古字炸裂,激荡出的浩瀚伟力会波及到他们。

    站在古字下方,任真感知得最为强烈,心脏狂跳不止,“大道之行,五境知命,这便是儒家本命字的实力吗?”

    他手里那柄地戮,急剧嗡鸣着,似乎比它的主人还亢奋,凛冽剑意狂涌而出。

    明知对方是五境强者,这一人一剑,竟都想逆势而战,正面交锋碰撞!

    “不用管我!你去杀他!”

    要看古字就要落下,他突然怒吼这么一声,整个身躯便湮没在古字的清光里。

    宫城看在眼里,嘴角一挑,泛起冰冷笑意,“蠢货,还敢正面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他心里忽然一凉,生出一股很恐怖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一柄寒剑出现在他身后,悄无声息地捅进他的腹中。

    与之相随的,还有一道清冷话音。

    “凤梧堂在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