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六十三章 江湖不止尔虞我诈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没能保护好坊主,张寡妇本就倍感耻辱,无颜面对各位同僚。

    莫雨晴这句怒斥又太过尖刻,一时情急,连带着凤梧堂一起羞辱在内,彻底戳中了张寡妇的痛处。

    她的荣誉感很强,绝不容忍别人嘲讽凤梧堂,更何况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!

    清脆的耳光声响起,令所有人身躯一震,没想到她恼羞成怒,居然会出手打人。

    “老娘是坊里元老,连莫鹰首都不会这么跟我说话,你算什么东西,敢在我面前放肆!”

    她秀眸眯起,紧盯着莫雨晴,眼里寒光绽放,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周围其他人也冷冷盯着莫雨晴,气氛紧张。他们都出自凤梧堂,见外堂的人说风凉话,羞辱本堂首领,怎会不心生敌意。

    莫雨晴捂住火辣辣的脸颊,在张寡妇泼辣强势的逼迫下,倒退数步,心里既惊慌又委屈。

    刚才她怒气上涌,心急口快,没考虑发泄的后果,现在被人打脸,头脑清醒过来,也意识到是自己冲动了。

    一下子被敌对,这让她更感到委屈,下意识地望向任真,以为他会站出来袒护自己。

    任真眉头一皱,叹了口气,情绪有些烦躁,“还嫌不够乱吗?”

    错在莫雨晴,她又处于弱势,他如果徇私袒护,凤梧堂众人嘴上不敢说什么,但心里肯定不服,这样不仅有损坊主威信,还会在两堂之间产生更深的怨隙。

    如此幼稚的错误,他不能跟着犯下去,寒了下属们的心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,看不见表情,幽幽地道:“我伤势不大,今晚的事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?”莫雨晴闻言,捂着脸颊,眼泪唰地一下流出来,“我被人打脸,你却说就这样算了?”

    她望着任真的背影,眼神怨恨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,任真尊为坊主,哪怕只是训斥张寡妇几句,也会替她出头,挽回颜面。哪想到,等来的却是一句算了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这让她倍加羞惭,无地自容,气得转身跑进了树林里。

    “坊主,我……”

    张寡妇这时候也开始懊悔,对方毕竟是任真的侍女,就算看在他的面子上,她也不该动手打人。

    任真没有理她,转身望向她丈夫老王,问道:“趁她不在这里,你正好汇报一下她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老王明白他的意思,俯身说道:“按照您的吩咐,我认真核查了所有线索。莫鹰首没有骗您,她确实出自那个组织!”

    徐老六和张寡妇闻言,神情骤僵,显然没料到,那个看似普通的小丫头,竟然还有深藏不露的身份!

    任真的视线落在冰冻江面上,面无表情,“继续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莫鹰首早就洞察内情,所以这几年一直留意着她的举动。现在可以确定,她混进绣衣坊,是想寻找某些东西的踪迹,目前还看不出其他意图。”

    张徐二人听得心惊肉跳,同为密探,原来他们一直被对手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“按您的命令,自从您进入云遥宗后,我便率人守在七峰外部,没有发现她跟别人联络,并且发现了一点端倪!”

    “什么端倪?”任真摩挲着微白的指节,目光幽深如渊。

    “从进云遥宗,到她孤身返回鹰视堂,始终有名男子蛰伏在她身旁,暗中保护。而且看样子,连她自己也不知情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王欠了欠身子,表情凝重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怀疑,那人是故意在我眼前暴露踪迹的。因为他的修为实在太高深,我估计咱们坊里没人能打赢他!”

    “你没猜错,”任真淡淡一笑,似乎并不意外,“要是能打赢他,那你就跻身十大强者之列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三人脸色剧变,惊呼出声来,“这么强?!”

    任真不理会他们的震惊,他早就猜到了那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!如果他们真有恶意,我一开始就不会带这姑娘出门,更不会将我的秘密泄露给她。”

    他眨了眨眼,若有所思,喃语道:“我倒真希望,她能泄露给那人……”

    老王斟酌片刻,谨慎地道:“坊主,您这么做是不是太冒险了?”

    徐老六也附和道:“您不值得拿自己的安危当赌注!”

    他们并不清楚任真的算盘,但能隐隐猜到,任真是想搏些很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任真目光闪烁,沉默了一会儿,忽然问道:“你们说,什么是江湖?”

    “江湖?”三人同时怔住,不知为何会有此问。

    他们闯荡江湖多年,看遍太多刀光剑影,腥风血雨。真叫他们说出来时,却欲辨已忘言。

    什么是江湖?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答案。

    那么,这位手眼通天、诡变无常的绣衣坊主,心里又装着怎样一座江湖?

    任真拍了拍张寡妇的肩膀,朝莫雨晴消失的那片密林走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,有人在那里等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们是怎样认为的。只是我认为,江湖远远不止尔虞我诈。”

    “有我在的江湖,会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慢慢看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莫雨晴没有走远,就坐在不远处的一株大树下,等着某人来追她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特别生气,只是没有台阶下,不得不离开。

    他明知道自己是为了她好,为什么还要说“算了”那种话?

    作为男人,难道他不应该站出来护着自己?

    一想到这点,她就烦躁恼怒,小拳头砸在树干上,没有刻意留力,险些连整棵树砸断。

    她先是一怔,破涕为笑,倒是把自己吓到了。

    她坐到另一旁,背靠着无辜遭殃的树干,摆弄着衣角,脸上蓦地晕起一抹绯红。

    “他会不会太傻,不懂得来追?”

    “或者说,相处的这些日子里,他压根就不明白我的心意?”

    一想起那夜收她为徒的事情,她顿时心慌意乱,那个聪明一世、自以为是的混蛋,真的可能什么都不懂!

    她再也坐不住了,“不行,我还是自己回去吧!”

    她转过身,匆匆擦拭掉脸颊上的泪水,就要走回江岸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道高大身影从阴暗里走出,飘忽如鬼,似乎早就藏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何苦留在这里受委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