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六十四章 翁婿联手?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这人身穿乌黑篷衣,手里拎着一具尸体,挡住了莫雨晴的前路。

    “别再任性了,跟我回去吧!”

    跟他伟岸的身躯相比,莫雨晴显得格外娇小。听着这熟悉话音,她没有抬头,姣好面容笼满寒霜。

    “滚!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!”

    这人伸手摘下篷帽,露出一副棱角分明的方正面庞,不怒而威。但更显眼的,是那一头雪白长发。

    才到中年,却已白了头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怒斥,中年男子非但没有生气,凝望向她的目光微微颤抖,反而充满怜爱。

    “一把剑而已,何必冒险再找?”

    莫雨晴豁然抬头,眼神锋利如刀,漠然道:“李慕白,说出如此无耻的话,你的良心不会痛吗!”

    李慕白闻言,闭上眼眸,面部肌肉抽搐着,似乎非常痛苦。

    “对我来说,你就是这世上最重要的人。斯人已逝,咱们何必再折磨自己?”

    莫雨晴紧攥拳头,低着头从身旁走过,愤怒地道:“那是你的事情。以后别再来见我!”

    李慕白见她要走,剑眉一挑,“你要继续去给那小子当侍女?”

    莫雨晴没有搭腔,只顾往前走。

    李慕白转身,寒声道:“敢欺负我李慕白的女儿,都得死!”

    原来这人,竟是莫雨晴的父亲!

    莫雨晴骤然止步,头也不回地道:“你敢杀他,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!”

    李慕白凄然一笑,“难道我不杀他,你就会原谅我?”

    莫雨晴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清脆话音猝然从树林里响起。

    “李叔何苦迁怒于我。凭上一辈的交情,我也不敢欺负你女儿。”

    父女二人循声望去,只见一名少年朝这边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莫雨晴神色一滞,意识到什么,慌忙说道:“任真,我不是故意骗你的!”

    她曾经对任真撒谎,说自己是孤儿,现在见任真偷听到他们的对话,她担心他更加生气,不再理她。

    关心则乱,她还没意识到,任真那句话里藏着太多惊人的深意。

    李慕白侧目而视,嘴角轻挑,笑容耐人寻味,“有点意思,凭这一句话,就对得起你手眼通天的名头。”

    任真走到场间,隔着一小段距离,望向李慕白。黯淡月色下,两人眼里都闪烁着精光,如狼眸幽寒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,任真此刻汗流浃背,负在身后的双手在颤抖。

    这个名为李慕白的男人,给他带来的心里压力太大。但是,他不得不现身见面,豪赌一把。

    “李叔应该能猜出我是谁吧?”

    李慕白淡漠地道:“千人千面,手眼通天……既然你以李叔相称,想来是他的儿子?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人生中第一次向别人承认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李叔侠行天下,于情于理,都不会杀我。”

    李慕白嗤然一笑,“就因为跟任天行的交情,我就该放任你祸乱南北,颠覆天下?”

    任真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李慕白说道:“任真,小孩子的把戏,上不了你李叔的台面。看在故人面子上,今晚饶你一命,滚吧!”

    他隐隐猜到任真主动前来的意图,但并不打算给后者开口的机会。

    任真眉头微皱,喑哑地道:“这是诸子百家最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机会?”李慕白不屑一顾,不耐烦地道:“主宰朝纲,倾轧异己的机会?就算不是儒家,换成别家又有何异?这样的机会,我墨家不需要!”

    任真打算说些什么,却被他打断,冷冷地道:“你是聪明人,难道还听不懂我的立场?趁我还没反悔,赶紧滚!”

    任真叹了口气,“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兼爱非攻,那么墨家在你手上变成一盘散沙,还真不是因为丢失巨子剑的缘故……”

    李慕白闻言,勃然大怒,右手一抬,竟无视了空间距离,直接一掌轰向任真!

    任真刚才这句话,同时揭开他的两处逆鳞,怎能不令他暴怒。

    这个激将法,用得似乎过猛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原地,纹丝不动。在风云强者面前,任何挣扎都没有意义。他最大的希望不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果然,千钧一发间,莫雨晴猛然踏出,挡在了任真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懦夫,又要恼羞成怒?”

    莫雨晴愤恨地盯着李慕白,眼里快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李慕白无奈,收回劈天大手,寒声道:“这就是你的心机?激怒我,就算有晴儿护着,你也没有好下场!”

    任真深深一揖,真诚地道:“巨子侠义,天下皆知。我无意冒犯,只想让你明白一点,没有我,这天下也会乱!”

    李慕白冷笑不止,“剑道大乱,难道不是你的手笔?如果我没猜错,你的下一个目标是儒家吧?”

    任真不置可否,说道:“破而后立,剑道不死。谁负谁胜出,只有天才知晓。若想谋儒家,诸子百家都得出力,非我一人之功。”

    李慕白冷哼一声,“我说过,墨家不会掺和!”

    任真立即说道:“那好,咱们就做笔最简单的交易!这趟闯荡江湖,你保我安全,我还你墨眉!”

    听到“墨眉”二字,父女俩同时一惊,追问道:“你知道巨子剑的下落?”

    墨眉不仅是墨家的巨子剑,也是当年墨圣送给李慕白的娘家嫁妆,对这父女俩的意义太重。莫雨晴之所以潜入鹰视堂,就是为了打探这把剑的下落。

    任真开出了一个诱惑力十足的筹码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自己这趟游历,闯的是真正的龙潭虎穴,绝非去云遥宗那般轻松。若无风云十强守护,他岂止九死一生,多半十死无生。

    只有绣衣坊和墨家游侠联手,他才有可能全身而退,真正地笑傲江湖。

    所以,这场豪赌,他不得不下注。

    李慕白动心了。数年前发生在墨家的那场剧变,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心结。如果说这死结还能解,那么,最后的答案就落在墨眉身上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别狐假虎威,做违背侠义之事,我可以答应你!”

    李慕白沉默半天,终于接受了这笔交易。他无意助任真复仇,但为了自己,他必须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任真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而莫雨晴,在自己亲生父亲面前,难得露出一次笑容。自从母亲去世后,她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联手,对她来说,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「从没跟书友推荐过别的作品,对此很慎重。但这次强烈推荐一本,祝家大郎的《诗与刀》!星星点灯,希望你们还能回来找到暗形的怀抱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