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六十五章 对手没那么弱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任真还是不死心,“李叔可能对我有些误解。我确实是想替家父报仇,但那些人的真实面目如何,你难道不比我看得更透彻吗?”

    李慕白沉默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人,都得死!你说得没错,诸子百家,无论哪一家最后登顶,都只会沦为皇帝笼络人心的棋子。正因如此,我们才更应该去教训教训这两朝的君王,让他们真正懂得敬畏!”

    人非草木,岂甘被他人当成棋子,玩弄于股掌之间。任真虽是过河之卒,却更不愿被人操控。

    既然对手以天地为棋,以万物为刍狗,那他便跳出棋盘,掀翻这片天地!

    李慕白摇了摇头,“那只是你的野心,与我墨家何干?棋盘翻了,棋子滚落一地,这不是我想看到的局面!”

    任真打算解释,他伸手阻止,决然说道:“墨家本就式微,不会再趟这浑水。接下来,我会暗中观察,只要你的所为违背道义,我随时都会离去!”

    他指向自己拎来的那具尸体,说道:“初次相见,这史火龙,就算是我送你的见面礼。你放心,他那几名随从,我也已经一并杀掉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喜出望外,连忙上前检查史火龙的尸首。他刚才还在担心,有漏网之鱼逃回,局面会不可收拾,没想到竟有这份惊喜。

    不愧是十大风云强者之一,只是弹指功夫,墨家巨子就将数名强者抹杀。有此人暗中护卫,任真接下来就能放开手脚,宽心许多。

    李慕白心意一动,微微皱眉,“青帮的大队人马很快就会赶来,已经离此地不远了。你这个坊主赶快回去主持大局吧!”

    他见任真的手一直按在史火龙脸部,明白以后者的诡谲心思,稍后肯定还有文章要做。

    任真站起身,微笑道:“多谢李叔,以后就有劳你了。寻找墨眉之事,包在绣衣坊身上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有意无意地瞥了莫雨晴一眼,转身朝树林外的江畔跑去。

    莫雨晴见状,紧随其后,跟着冲进阴翳里。

    李慕白站在后方,皱着眉头,欲言又止,终究还是没有开口阻拦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他始终暗中尾随,怎会看不出自家闺女的心意。即便没有旧事隔阂,难道她就会乖乖听话回来?

    他长叹一口气,皎洁月光下,那头长发银白如雪,饱蕴风霜。

    “但愿你不是在利用晴儿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年男女并肩奔跑在风中。

    莫雨晴偷偷瞟向任真,怯怯地道:“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?”

    她担心他会生气。

    任真踏空奔驰,随口说道:“我不怪你。并且,我对你毫无隐瞒,从未说过半句假话。”

    莫雨晴低着头,面颊如桃花粉红,晕满醉人的喜悦,“算你还有良心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望向前方,继续说道:“我没有亲人,心里特别想有个妹妹。等顾剑棠回来,咱们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当师兄妹!”

    前世,他有个很可爱的妹妹。每每想到她,他就更加感到孤独。

    莫雨晴僵在那里。

    原来他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我很喜欢你的单纯,很多时候,我也想跟你一样活着,只可惜,我的命运注定艰难。任天真,呵呵,我真的能任性天真吗?”

    他在心底叹息一声,佯装并不知晓少女的那片痴情。既然生如夏花,绚烂短暂,何苦再去耽误别人一生?

    “江湖太深,处处伤人心。咱们这些年轻人,更应该守护好难得的纯真。无论何年何月,愿携手同游,不忘初心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不顾梨花带雨的晴儿的反应,拉起她的手往前跑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湖不止尔虞我诈,多的是儿女痴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史火龙死了,宫城也死了,对任真来说,这是最好的局面。

    按照他原先的计划,要么诱骗史火龙,要么除掉史火龙,总之都要让青帮帮众去夜袭刺史府。

    现在青帮帮众赶来,有惊无险,一切都可以顺理成章地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,他迅速把王凤武易容成史火龙,把徐凤年易容成宫城,让这二人按计划行事,自己则带领其他人火速撤离,回到客栈等候消息。

    这一夜的海晏城,注定会波澜狂涌。

    三个时辰后,天色微亮,徐王二人终于赶回来,浑身鲜血淋漓,显然经历了一场恶斗。

    毕竟是治理一方的封疆大吏,哪能轻易暗杀掉。没有汪惜芝的协助,青帮在刺史府面前,不过一群乌合之众而已。

    这场名为暗杀实为嫁祸的夜袭,跟任真预料的如出一辙。经历短暂混乱过后,刺史府卫戍迅速恢复秩序,将青帮高手围困,生擒无数。

    可以想见,那些人落在刘川枫手里,必会遭受严刑拷问。他们不知实情,最终招供的结果只能是,宫城大人就是幕后主使。

    整个湘北官场无人不知,宫城是太守汪惜芝最信任的心腹,他的举动基本就代表着汪家的意志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原本还不太起眼的湘北政局彻底被引爆。

    以汪家为首的前秦望族暗杀刺史,竭力铲除异己,令党争之势愈演愈烈,这样的结果公之于众,绝对会震惊朝野。

    而那些青帮俘虏,就是证据。

    只要刺史刘川枫据表上奏,向皇帝弹劾汪惜芝,到时候东林党人自会群起弹劾,得机得势,朝西陵党的后台集团发起猛攻。

    皇帝应该也会顺水推舟,除掉忤逆她意志的汪惜芝。堂堂书绝大人,会因为这场荒唐的暗杀,稀里糊涂,蒙冤入狱。

    这些,正是任真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十六年前,在某人授意下,一**恶之徒勾结在一起,诬陷执掌朝权的任天行谋反,西陵党便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尤其是汪惜芝,凭借他模仿别人笔迹的绝技,捏造出一大批嫁祸任天行的私通信件,使得此案成为了“证据确凿”的铁案。

    无中生有,汪惜芝是罪魁祸首之一。

    任真这次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就是要同样以嫁祸手段,借皇帝之手,除掉汪惜芝。这样才算是真正的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一切都是推演,并没有真正发生。

    对手没有想象中那么弱。

    在任真苦苦等待的第四天,也就是在大年夜前夕,绣衣坊安插在刺史府的卧底传回一个惊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刺史刘川枫将亲赴汪府,参加前秦望族齐聚的年宴。

    这场和谈,依旧会上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