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六十六章 小卒对国士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在任真离间之下,汪刘两家结下杀子灭女的大仇,不共戴天,若说他们的矛盾还能调和,让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因此,当这份情报传回来时,坊里几位元老都感到匪夷所思,怀疑它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“大年夜里登门拜访,刘川枫这是唱的哪出戏?他还想拿热脸贴冷屁股不成?”

    徐老六挠了挠头,百思不得其解,只得疑惑地询问任真。

    屋里数人都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老王凝眉说道:“汪府是龙潭虎穴,刘川枫要想寻衅,断然不会亲自赴险。我想,情报应该无误,还是妥协求和的可能性更大。”

    坐在他身旁的张寡妇闻言,追问道:“可他为什么要求和?不仅他的亲闺女死在汪家手里,前些天青帮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她说完,莫雨晴冷冷开口,“这些我们都清楚,不用你来提醒!”

    她明显还在为那一耳光之辱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寡妇气急,本打算反击,被老王狠狠瞪了一眼,只好把话咽回去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任真见状,干咳一声,把话题扯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汪刘两家的仇恨再深,也是私人恩怨,进而影响湘北官场。刘刺史肯忍辱负重,跟汪惜芝捐弃前嫌,应该是迫于上峰压力,不得不低头……”

    他目光闪烁,很快猜出这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无论汪刘二人,还是东西两党,在这盘棋里都是被算计操控的棋子。

    任真是下棋的一方,除他之外能左右棋势的,当然还有坐在棋枰对面的那位对手。

    对手绝非庸手,岂会坐以待毙,放由任真扰乱大局。

    那个人也出手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老王豁然开朗,“你是说,刘川枫不敢因私废公,只能执行朝廷的命令,前去求和?”

    任真没急于回答,沉默了会儿,才说道:“现在看来,咱们烹煮的火候还不够。或许现在主持大局的,已不再是刘川枫本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莫雨晴忧心忡忡,闷声道:“闹了半天,咱们先前所有的努力,都是白忙活一场?”

    任真摇头,“运棋百步,杀棋一招,所有的优势累积到一起,才会形成最终的胜势。演化成现在的局面,确实让人意外,不过咱们并未丧失优势。”

    老王微微一笑,凝望着任真思索的神态,说道:“看样子,坊主似乎已经有了计较?”

    任真不置可否,“说起来你可能不信,此刻我突然觉得,前些天真假宫城那场闹剧,反倒是神来之笔。若没有那次意外,我还真无法应对眼前这次意外!”

    跟屋里其他人不同,老王性情内敛,心思缜密,从这段话里听出了一些玄机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要从死去的宫城身上入手?”

    任真端起茶盏,从容不迫地啜了口,神秘一笑,“无心插柳,这是天意助我啊!”

    徐老六听得云山雾罩,“你俩到底在说什么?我怎么听着像是说,坊主那夜受伤倒是好事?”

    老王哈哈一笑,“再多听凤首大人说书十年,说不定你这颗榆木脑袋就开窍了!”

    徐老六顿时恼火,伸拳就要去捶他。

    任真无暇理会他们,脑海里推敲着无数细节,脸色变得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“儒家的事,那女人肯定会听取他的意见。应变灵动,只手翻天,很像他的作风……”

    “国士无双?爹,这次我一定替你赢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元方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花园的小菜圃里,一名中年妇人从藤蔓繁茂的架子下走出来,手里拎着一根翠绿的黄瓜。

    她掀起衣角,撸着黄瓜上的嫩刺,微笑望向凉亭外的那名书生。

    午后阳光洒在她那并不精致的面容上,仿佛更加柔和几分。

    非礼勿视,书生表情微窘,赶紧颔首移开视线,嘴角却带着笑意,俨然早已习惯她的率性自然。

    “陛下想问的,是边角之地的厮杀,还是整盘棋的走势?”

    那位戡乱登基、君临大唐、雄视天下、绝唱千古的女帝陛下,竟是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妇人!

    妇人平步走上凉亭,将那根黄瓜咔嚓掰成两段,递给书生一段,便坐在石凳上,一边啃嚼着嫩脆的黄瓜,一边凝视着石桌上的棋局。

    自古君王皆霸道,趁乱而起者更是雄才大略的枭雄。但这位女帝陛下,显然是个例外。

    “种菜种瓜,就得像养儿育女一样,呕心沥血。我命相太硬,既然无福生养,只有收拾收拾这块田圃,才好多温养些慈爱之心,不致冷酷偏执才是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咬口黄瓜,朝对面的书生温和一笑,明明平淡的眉峰里透出一股自然而亲切的魅力,让人说不出的舒服。

    大道无形,帝王之道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书生报之一笑,或许是深居内宫太久,他白皙面容间的抑郁黑气总是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女帝捻起一枚黑子,随口说道:“人家都说,女人心胸狭隘,最爱斤斤计较。即便是我,也不能免,还是太在意这片瓦之地的得失了。”

    落子以后,她那平实坦荡的胸脯微微一挺,旁若无人一般。

    胸不平,何以平天下?这句话用在不喜以朕自称的中年女帝身上,确实很合适。

    书生佯装未见,尴尬地低下头,原先胸中沟壑韬略瞬间消散大半,只好信马由缰,老实道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不知为何,我的心里有一丝隐隐的不安。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。”

    女帝大奇,豁然抬头,“二先生治国如烹鲜,乃是真国士,眼前似乎还不至于令你忐忑吧?”

    书生摇头,说道:“这盘棋的所有回合,陛下与我推演过无数次,合二人之力,按理说不会有毫厘之差。但开局才两个回合,我就看出些不太妙的苗头来!”

    女帝语气温柔,安慰道:“你也不必太过苛求完美,人力岂能匹敌天算,只要目的达到,其他的细枝末节都可忽略。”

    对于元方的智谋,不只是她,天下俊杰无不心悦诚服,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曾经的元武朝三大案,奠定了如今的大唐国本,哪一个不是出自这位大阴谋家的手笔?

    元方还是摇头,“别的事情,我可以不去计较。但事关儒家,我不得不亲自插手,我元本溪绝不容许自己的师门,阻碍陛下的宏图大计!”

    元方,字本溪,此人号称国士无双,正是儒圣座下的二先生。

    女帝对他的执拗脾气无可奈何,只好说道:“湘北呈上来的折子,我都看过了,党争由来已久,又是春秋亡国遗祸,本就很棘手。先生不必自责!”

    元方眉头一皱,凝视着棋盘,目光精湛,“过府杀人?我不信那孽障如此狂悖。夜袭官邸?到了这种份上,我也不能再偏袒老四了!”

    女帝跟他深交多年,自然看得出,他今天一反常态,情绪明显有些浮躁,于是说道:“怒气伤身,先生很多年没发过火了……”

    元方闻言,自知失态,深吸一口气,平静下来,手里紧攥的那把棋子却丝毫不见放松。

    “陛下不知,我是嗅到了很久以前的味道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