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六十七章 夜宴(一)(求推荐票!)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万家灯火,今夜灿烂。

    无数烟花攒射上虚空,在深沉夜幕里炸裂成炫丽光华,流光溢彩一片,令大年夜里的海晏城辉煌如昼。

    这座繁华城市,今夜喜庆余年。

    作为湘北第一望族,汪惜芝的太守府里却异常冷清。那两扇铜门早早便紧闭,昏暗光线下,门口那两座雄狮愈发狰狞阴森。

    府内的亭台楼榭间,也是冷清诡异,不见平时那些奴仆的忙碌身影。一干家眷也提前得了吩咐,早就闭户歇息,哪有热闹年味。

    汪府深处的那间宴客厅里,灯火通明,一张楠木长桌前,满满当当地坐了几十号人,无不神态雍容,衣冠精致。

    湘北道所有豪富世家的家主,今夜齐聚汪府,苦闷地坐在这里,脸上看不出喜庆,反而有些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如今形势紧张,京城庙堂想打湘北的主意,他们这个年不太好过。

    原本这场每年例行的晚宴,他们只是来一起跟书绝大人拜年的,今晚倒像是在开战前紧急会议,气氛极为凝重。

    当然,此刻的他们并不知晓,被他们视为肉中刺的刺史大人稍后将会驾临,为这些地主们奉上更精彩的贺岁档戏码。

    不知冷场多久,坐在上首主位的汪惜芝沉声开腔。

    “最近发生的事,大家都知道了。汪某中年得子,颇不容易,现在又晚年丧子,白发人送黑发人,老夫实在没心情陪诸位欢度佳节!”

    不用他说,大家也都心里透亮,他们纷纷劝慰几句,对于这次夜宴的目的,彼此都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“大人有烦恼,我等都愿意替您分忧。咱们交往多年,在湘北互相提携照应,都不是外人,只要您一句话,大家绝对响应,马首是瞻!”

    坐在汪惜芝下首的,正是其实已经死去的宫城。现在出现在这里的,当然非绣衣坊的徐老六莫属。

    第二次假扮宫城,他不再那么紧张,一上来就按照任真的吩咐,煽风点火,乱带节奏。

    至于任真本人,此时扮成一名仆人,正在铜柱旁的阴暗角落里站着呢。

    今夜这场贺岁大戏,他作为总导演,怎能不到场观看。

    有假宫城带头表态,其他人立即出言附和,声援太守大人。唇亡齿寒,他们油滑世故,这点道理不会不懂。

    这些家族抱团多年,都在同一条船上。谁敢打汪惜芝的脸,就等于没把湘北权贵放在眼里,为了自身利益考虑,他们绝不答应。

    一名老者起身说道:“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,现在形势很明朗,大家今夜依然前来,坚定地站在这边,就是跟刘川枫划清界限。汪大人请宽心,该如何对付敌人,您尽管吩咐就是!”

    他们本就是想探探太守大人的口风,为明年的形势做准备。

    汪惜芝闻言,欣慰地点头,正打算说些什么,这时假宫城又抢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也不瞒大家了,前不久大人派我率青帮夜袭刺史府,不仅我自己身受重伤,青帮也损伤大半,不少活口落在他们手里。眼前,这是最棘手的麻烦,得靠大家商议解决才行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不忘咳嗽几声,装出一副内伤未愈的样子。

    汪惜芝却是脸色剧变,转头望向宫城时,眼神里充满恐慌。

    官场很多事,做得说不得。刺杀朝廷命官这种事,罪同谋逆,若非万不得已,即便是自己的家属,也不能透露半字。

    这宫城,却当众说了出来!

    场间顿时喧哗,大家都惊诧不已,想不到两位大人竟敢铤而走险,捅出这么大的娄子来。

    “前些天我听说,有人夜闯刺史府,当时还纳闷,是谁如此胆大,原来是两位大人的手笔,难怪,难怪!”

    “留下活口,就等于让刘川枫捏住了把柄。如此一来,还真不好办呐!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宫大人最近深居浅出,说话嗓音也沙哑许多,原来是那夜受了不轻的伤。您要保重身体呐!”

    假宫城点头,再次装模作样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任真站在角落冷眼旁观着,暗笑不已,这徐老六的演技是越来越好了。

    那夜暗杀行动过后,刘川枫并未贸然发难,而是秘而不宣,迅速将此事汇报给上峰,请东林党朝臣定夺。

    因此,除了当事人,外界都不清楚那一夜刺史府骚乱的真相,不知道汪惜芝会暴怒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现在,朝廷决断已定,刘川枫即将前来和谈,更不会再将此事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如此局面,绝非任真想看到的。既然东林党不愿意说出来,那就只好让绣衣坊来说了!

    此事一旦传播开,汪惜芝甭想再稳坐泰山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汪惜芝脸色苍白,显然没料到宫城如此大意,顺水推舟说道:“大家对此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最近几天,他一直在为此事忧虑,备受煎熬。刘川枫引而不发,始终没像他预想中那样竭力攻讦。越是如此,他心里就越不安。

    偌大议事厅,再次陷入寂静。

    这件事确实不好办。毕竟人证物证俱在,面对数十名青帮囚犯的指证,众口铄金,就算汪惜芝想矢口抵赖,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?众人一筹莫展,想不出对策。

    沉默一会儿,突然,宫城用力一拍桌子,眼眸里迸射出狠辣意味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一不做二不休,咱们不妨做得更绝一些,让史火龙的青帮去把漕粮都烧了!”

    烧漕粮?

    全场所有人心脏一颤,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宫城是不是疯了?!

    每年秋收以后,湘北道会大规模征收税粮,将其中一半及时押运到京师,供朝廷开销和军粮耗费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半,则先囤积在手里,等开春湘江冰融后再开运,专为解决青黄不接的春荒。

    这漕粮,说是皇室的口粮也不为过,乃是重中之重,宫城竟然想把它烧掉,彻底激怒皇帝,这不是疯了是什么!

    汪惜芝闻言,深吸一口气,眯起眼眸,紧紧盯着宫城,表情冷峻如霜。

    “宫大人,如此口无遮拦,你是担心咱们头上的罪名还不够多吗?”

    宫城神色微凛,看出汪惜芝的惊惧,狡黠一笑。

    “大人怎么还不明白,正因为这想法更疯狂,所以朝廷没人敢相信,青帮是受您操控,只会认为他们狗急跳墙而已!”

    角落里,任真也无声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坑,看你跳不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