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六十八章 夜宴(二)(求推荐票!)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夜袭刺史府,已经足够疯狂,汪惜芝为报杀子大仇,做到这种份上,本就违背他的谨慎性情。

    再让他举火烧粮,选择激怒皇帝的猖狂行径,这是他万万不敢尝试的。

    不疯魔不成活,那是属于年轻人的愚勇,这位太守大人做不到。

    即便假宫城解释此举用意,他还是决然摆手,否定了这个提议。

    “宫大人休要再提,咱们本就在玩火,我不会再冒任何风险了!”

    宫城叹了口气,笑容苦涩,颇有几分不甘,实则心底冷笑不止。

    “坊主大人挖的坑,你以为想不跳就能不跳?哼,这口黑锅你是背定了!”

    此刻,在场众人都听到了宫城的提议,即便汪惜芝否决,至少大家都明白,这两位湘北领袖曾考虑过这个可能性。

    那么,只要漕粮一失火,他们就会想当然地认为,这是汪惜芝派人干的。不只是因为他有这动机,更因为他萌生过这念头!

    至于如何让漕粮失火,嘿嘿,那比夜袭刺史府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任真安排假宫城演这出戏,就是要当众戳破窗户纸,把这两桩大案的底细抖搂出来。

    到时候,龙颜震怒,朝廷真要对湘北大动干戈时,这些地主豪绅承受不住压力,自然会把汪惜芝推出去顶着。

    而今晚这些话,就像汪惜芝嫁祸任天行那样,成为莫须有的“铁证”,被呈送到皇帝面前。

    一如当年。

    在这把火还未烧起来之前,现在他们意识不到这点,依然在为上一桩案子绞尽脑汁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刘川枫明明攥住大人的把柄,却一反东林党羽的秉性,隐忍不发,是不是在等大人登门谢罪,割地求和?”

    一位家主深思熟虑后,提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外界盛传,刘刺史此番上任,是东林党抛出的求和信号,想缓解双方在朝堂上的倾轧争斗。既然如此,他忍辱负重,不敢对大人出手,也是有可能的!”

    经他这么一解释,大家恍然大悟,如今看来,最近甚嚣尘上的平息党争,多半不是空穴来风。

    汪惜芝侧身,望向说话那人,疑虑不决,“若果真如此,我就应该主动交出实权和良田,赎回那些人证?这盘棋,真的能和?”

    人们再次议论纷纷,莫衷一是。

    见情形不妙,宫城再次开口,对汪惜芝说道:“大人千万要慎重!咱们手里的田地,就是命根子。朝廷正是倚重咱们的粮食,才不得不默许现有的利益分割。”

    他咽了口唾沫,身躯前倾,盯着汪惜芝,“一旦交出主动权,向刘川枫低头,汪家以后还是海晏城的汪家吗?大人,这个头不能开啊!”

    汪惜芝蹙眉思索,心里经历着激烈的斗争,脸色也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这些人说的道理,他何尝不明白。

    只是,刘川枫当真只为议和而来?他如果得寸进尺怎么办?

    覆水难收,到时候再后悔就晚了!

    就在他心乱如麻的时候,二管家汪财破门而入,不顾正在议事的显贵们,径直走到汪惜芝身旁耳语几句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下,汪惜芝脸色剧变,豁然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刘川枫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这下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,难以置信地望着汪惜芝,“他怎么敢来?”

    杀子灭女,汪刘两家仇深似海,前不久那场夜袭的纷争还没平息,刘川枫竟然敢亲身赴宴,他是想送上门找死?

    以贪婪胆怯著称的东林党人,何时变得如此大义凛然了?

    刚刚还在合谋对付的仇敌,转眼就登门来访,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把所有人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见他们没回过神来,汪财迅速提醒道:“老爷,他们此刻还在府门前站着呢!”

    汪惜芝面色沉凝,当机立断,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让他们进来!”

    这时,场间的众多豪绅不约而同地起身。

    “大人要见客,我等就不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保重,改日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们都老奸巨猾,见风使舵的本领炉火纯青。哪怕跟汪家站在同一阵营,他们也不会蠢到当着一方刺史的面,挑明立场,不给自己留退路。

    如果太守真想议和,那他们更得迅速撤退才行,不然日后绝没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心照不宣的道别过后,一干世家匆匆从偏门溜走,只留下宫城一人还在议事厅里,陪着汪惜芝迎接降临的风暴。

    很快,在汪财引领下,刺史刘川枫带着三五名随从,负手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虽然是他主动上门,但有那么多愤恨憋在心里,他神色尤为冷漠,随意地朝汪惜芝拱手,算是见面问候。

    男尊女卑,他失去的还只是闺女,汪惜芝却是独子被杀,脸色又岂会好看,冷冷一指客座,便自顾坐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刘川枫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见教不敢,大难不死,只是替贵人来带个路。别以为我想见你!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走向下首的席位,将上首那副尊位让出来。

    而跟他同来的那名青年男子,却是毫不客气地坐了上去,神态自若。

    站在角落里的任真见状,心头一凛,立即意识到,原来这年轻人才是今夜的主角。

    汪刘二人不愿开口,圆场的戏份自然而然落在宫城头上。

    他笑眯眯地望着那年轻人,说道:“阁下丰神俊朗,器宇不凡,一看就是龙凤之才,却不知出自何方名门?”

    年轻人眼皮微翻,掸了掸白袍上的尘土,竟是没看宫城一眼,“琅琊阁,蔺晨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很淡,听不出任何情绪,仿佛自言自语一般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这话显得格外刺耳。寥寥五字,不愿多费一字口舌,他压根就没把旁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面对湘北道三位至高权臣,他的态度狂妄得出奇。

    然而,汪宫二人却无暇理会这些细节,身躯同时僵滞,目光都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南有绣衣坊,北有琅琊阁。

    连那位阁主的亲传弟子,都亲自来救场了!

    角落里,任真眼眸微眯,盯着大堂中央傲然而居的蔺晨,表情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来送人头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