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六十九章 夜宴(三)(求推荐票!)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任真之所以表情古怪,是因为他没想过,从幕后走出来的会是琅琊阁。

    跟绣衣坊一样,琅琊阁是北唐女帝亲设的秘密机构,肩负着网罗情报、监察百官的职能。

    天下公认最权威的风云强者榜,便是由琅琊阁主亲自编排,足见其对南北群雄的刺探力度。

    女帝的初衷在于针锋相对,以琅琊阁对抗南朝的绣衣坊,所以琅琊阁的组织分工都是在依样画葫芦,竭力模仿对手。

    但在任真这位大行家眼里,琅琊阁只是唯命是从的走狗,既没有自行决断应变的权力,还得顺从皇帝心意,四处打探些无趣的花边消息,不配跟绣衣坊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因而,任真并不认为琅琊阁有能力勘破他的行踪,那么,蔺晨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皇帝若要居中调停,化解两党矛盾,派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臣前来,岂非比这轻狂青年更能镇住场面?

    “这不合情理……难道,对手已经察觉到我的存在?”

    任真站在铜柱旁,冷眼盯着蔺晨,心里疑窦丛生。

    场间,汪惜芝和宫城起身,朝侧身而坐的蔺晨行礼。

    为官者,最忌讳得罪领导亲信,这些官场老手深谙此理。

    别看琅琊阁密探的品秩低微,在封疆大吏面前不值一提,他们若瞧谁不顺眼,日后在替皇帝办差时,随口插上那么几句闲话,足以令对方乌纱帽不保。

    不怪蔺晨太傲慢,他就是这种得罪不起的天子走狗。

    “劳驾蔺公子亲临,汪某实在过意不去。名师出高徒,观您的举止气度,颇有梅阁主年轻时的风采!”

    汪惜芝神态恭谨,跟先前的态度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宫城笑容可掬,“来人,奉茶!”

    随着这声吩咐,任真同另一名小厮退出去后,很快将热茶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蔺晨轻哼一声,没理会桌上茶盏,稍稍认真地打量汪惜芝,“琅琊阁办案,客套话就免了。我有必要提醒你们,最好收起那些小心思,乖乖配合我!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”汪惜芝嘴上应承着,心里却开始嘀咕起来,“有青帮囚犯在手里,这件案子铁证如山,何须琅琊阁来办?他到底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以往派系林立,朝廷投鼠忌器,不愿引发骚乱,所以姑息任之。但这次不同,陛下心意坚决,奉劝你们别螳臂当车,自不量力!”

    蔺晨这几句话,明显是说给汪惜芝听的,毫不掩饰打压之意。

    天下粮仓,辐辏之地,乱不得。若非下定狠心,女帝也不愿拿前秦旧族开刀。

    但任真暗中折腾出不少动静,阻挠她的一统大略,不由得她不下这个狠心。

    汪惜芝闻言,心底骤然警醒,“这蔺晨,果然是站在刘川枫一边,要来清理我们!”

    蔺晨继续说道:“汪大人得明白,孰不可为。实话告诉你,我这次代表的是二先生!哼,什么东西两党,就算你们再狡猾,能斗得过无双国士?”

    这下连刘川枫的脸都白了。他只知道,蔺晨此行旨在震慑前秦望族,没想到这份意志竟出自大名鼎鼎的元本溪!

    汪惜芝更是僵在座位上,浑身惊出冷汗。

    从春秋末年,到南北争雄,这些年他栉风沐雨,见证了所有波澜壮阔的大动荡,因此,对于元本溪是何等人物,他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蔺晨看破他的惊恐情绪,神情淡漠,目光炯炯有神。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别再不识趣了!玩阴谋诡计,汪大人真上不了台面。元先生之谋算,连当年文武盖世的任天行都败下阵来,就凭你,能行么?”

    这连番敲打,如明枪利剑,一句比一句犀利,直刺汪惜芝内心,就是要击溃他的心理防线,让他再无力固守派系党争之念。

    攻心为上,征服人心,这样才尽可能避免动乱,不至于粮仓起火,捅出大篓子来。

    角落里,任真注视着蔺晨咄咄逼人的气势,心里暗叹,“为了震慑汪惜芝,连我爹的旧事都翻了出来,元本溪真有传说中那么可怕?”

    这时,蔺晨陡然收起锋芒锐气,端起茶盏,从容不迫地饮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先前朝廷派刘刺史来,是想试探你们的态度,结果大失所望。但陛下宽宏大量,还是愿意再给最后一次机会。毕竟人为财死,你们舍不得让出那点利益,也在情理之中,这我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恩威并用,软硬兼施,这才是驾驭人心的王道权术。

    “另外,你们恐怕想象不到,就在这海晏城里,其实还潜藏着某个神秘人物,一直在挑拨离间你们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汪惜芝和刘川枫二人闻言,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,难以置信地望着蔺晨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是谁如此大胆?”

    任真和假宫城则更加感到震撼,他们在海晏城的筹谋居然暴露了!

    蔺晨解释道:“二先生的嗅觉太过敏锐,他感知到事态发展的微妙,于是派我来仔细查探一番,果然,我发现了一丝蛛丝马迹!”

    任真默默偷听着,脑海里在飞速回忆这些日子的所有情景,试图想出破绽所在,这时蔺晨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作为你们二人冲突的导火索,汪公子过府施暴杀人,这太狂妄异常。而刘公子接下来被指控杀死刘公子,又缺乏证据。正值敏感时期,两件事发生得出人意料,我必须勘察取证,才能下定结论。”

    “经过我的仔细查验,发现几个疑点。一,死者刘小姐衣衫完整,并且表情平静,看不出被施暴时的挣扎迹象,这不合常理。”

    “二,刘公子想杀死汪公子,为何会选择在人多眼杂的客栈里下手?并且,据店伙计交代,那间房被人连续住了好几天,住店的是三个人,一对青年男女,再就是汪公子,并没有疑犯刘公子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任真幡然醒悟,原来所有的破绽,都出在那个店伙计身上。

    “三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那名店伙计说,当时摆脱他前来汪府求救的,是一名自称汪公子侍女的少女。但是,太守大人应该最清楚,令公子虽然风流,出门却从不带任何侍女!”

    说完,蔺晨再饮一口,冷笑道:“若非我琅琊阁出手,就凭你们的侦探能力,如何能察觉其中端倪?我也是现在才明白,二先生恐怕早就猜出一二,所以才让我出面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