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七十五章 即将暴走的时代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把锦囊攥在手里,老王感觉心底沉甸甸的,跟任真同街相处十余年,他还是第一次见这小家伙如此凝重。

    虽然不清楚锦囊里写的究竟是什么,但他隐隐意识到,如果进展顺利,这次怕是要将北境搅个天翻地覆!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他抬头望着任真,眼神里充满忧虑,“我们都走了,谁来保护你?”

    老王的担心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现在的任真还停留在三境下品,最近这些日子,他的修为没有任何提升。这点道行只能算年轻翘楚,但要想闯荡江湖,还差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任真这次赴北图谋太大,接下来又要火中取栗,若无强者护卫,他才是绣衣坊里处境最凶险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任真淡淡一笑,漫不经心地道:“本坊主手眼通天,还需要你们操这些闲心?放心,有墨家巨子亲自随行,这天下能威胁到我的人,还没有几个!”

    “墨家?”凤字辈三人闻言,不约而同地看向莫雨晴,露出异样的神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老王,深知莫雨晴的真实身份,因此更加诧异,任真为何会突然挑明,甚至说出托付墨家的话来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知道,那夜在湘江畔,任真终于见到李慕白,跟对方达成了协定。

    他凝眉沉吟片刻,闷声说道:“墨家的人,绝对可靠吗?如果出了闪失,我们都来不及救你……”

    莫雨晴从这三人的眼神里猜出了真相,寒声反驳道:“谁说墨家的人不可靠?我父亲尊为风云强者,若是连他都保护不了任真,就凭你们,更是痴人说梦!”

    张寡妇和徐老六脸色剧变,看出彼此眼中的震撼情绪。怪不得这少女透着一副天生的大小姐脾气,原来竟是墨家巨子的千金!

    任真面带苦笑,无奈地道:“放心吧,我跟墨家的渊源很深,李慕白不会伤害我。要不然,你以为我敢随便把身份透露给这丫头?”

    莫雨晴迅速转身,瞪目而视,这时候有点回过味来,自己原来一直在他算计之内。

    看她这副神情,任真赶紧岔开话题,“我以后应该叫你李雨晴,还是墨雨晴?”

    莫雨晴娇嗔道:“我随母亲姓,墨家的墨!”

    在她心里,只有墨家和母亲,始终不肯承认那位断送墨家、连累母亲的巨子父亲。

    张寡妇把她的刁蛮气焰看在眼里,蛾眉一皱,颇为不悦。此行干系重大,跟这墨家大小姐搭档,她真有点担心会横生枝节,误了大事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道幽冷话音从后方飘出,令他们骤惊,浑然没察觉有人无声潜近。

    “庸人多虑,还是多担心自己的处境吧!”

    老王三人回头看时,一名黑衣男子负手走来,满头银发极为刺眼。

    感知着李慕白深不可测的气息,三人震骇失色,下意识地后退,将任真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李慕白扫视三人一眼,冷笑道:“莫非你们以为,那三处城镇是风景胜地?你们坊主这盘棋听着就很大,只可惜缺兵少将,不得不在一群废物身上豪赌一把。”

    任真叹了口气,不愿多费口舌,摆手说道:“赶紧动身吧!两个月后见!”

    老王闻言,深深看了李慕白一眼,腾空离开。

    张寡妇见状,也不再迟疑,拉着墨雨晴向东而去。徐老六亦是。

    山间道上,只剩任李两人站在这里,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沉默一会儿,李慕白冷冷说道:“别以为我看不出,你让那女人跟晴儿同行,就是想拿她的性命要挟我。如果我不听从你的差遣,晴儿是不是就会受到伤害?”

    任真抬头,眺望着他们远去的方向,眼神迷茫,“你为何不开口阻拦?是不是因为你清楚,晴儿并不会听你的话,心甘情愿替我跑这一趟?”

    李慕白脸色愈发冷峻,咬牙切齿地道:“你果然是在算计晴儿!”

    任真没有看他,虽然对他的凛冽杀意感知得真切,不过表情没有变化,收回眺望视线后,转身朝前方行去。

    “或许,这就是我和你的区别?”

    “你我心里都有誓死捍卫的信仰。但是,我不会像你们墨家一样天真,天真到期望所有人都自觉坚守道义,去按照自己的心意去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尊重并且感激别人对我的忠诚,但是,我也不从畏惧和失望于别人的背叛。别人对我好,这很好。别人变卦对我不好,那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取下肩头背着的地戮剑匣,抛给后方的李慕白。

    李慕白接住剑匣,看着青袍少年踏空而起的身影,表情复杂,还是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凌虚破空,并肩而行,一路山川风景皆成过眼云烟,在他们下方呼啸倒退。

    “不敢相信任何人,看轻情义,这就是你从你爹那里汲取的教训?任真,你要明白,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误了卿卿性命。就算你的谋略再精明,也算不过天道人心!”

    任真淡淡一笑,眼眸里闪烁着睿智光芒。

    “手段和本心,是并行不悖的两样东西。你们墨家,为何斗不过儒家?春秋百家,为何最后只有四家兴盛?并非因为大家的理念有强弱之分,而是你们手段不够,太过天真!”

    李慕白默然不语,雪白长发在疾风里凌乱飘舞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确实算计过你们,利用了晴儿对我的感情,利用了你跟我爹的友谊,接下来我还会利用更多人。但是,我利用你们,只是为了我内心想实现的愿景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愿景?”李慕白冷哼一声,目光轻蔑,“你的愿景就是不择手段,疯狂替你爹复仇?”

    “不,”任真摇头说道:“你还是没看清,未来天下将会发生什么。我说过,这是诸子百家最后的机会,否则,谁也无法再遏制他们急剧膨胀的野心……”

    李慕白瞳孔微缩,忍不住问道:“任真,你到底预见到什么?”

    任真叹息道:“罢黜百家,儒教独崇。暴君**,民不聊生。无论如何,这个时代都即将暴走……”

    李慕白一脸茫然,不明白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是何典故,也不明白**是什么意思,更不明白何为暴走。

    任真没打算解释,他知道,如果自己的老爹任天行在世,必然也会像他一样,选择逆流而上,力挽狂澜。

    是时势造英雄,还是英雄造时势?

    他乘风漫步云海,吟啸长歌,大道独行。

    生命短暂犹若露珠消散,

    世人在奔波中探寻答案。

    运数仿佛大海起伏不定,

    掌间迷离脉纹回路漫漫。

    长剑在黑夜里吟唱悲鸣,

    岁月如斑驳铜镜般经年。

    天际流火叩响大地之门,

    岁月星辰刻画沧桑年轮。

    纵横交错兮千载之乱局,

    谁能参悟兮世事如迷棋。【注】

    【注】引用自动漫《秦时明月之君临天下》第一集。(强烈推荐大家观看最后两分钟,场面极其恢弘震撼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