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七十六章 茅台镇之子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跟绣衣坊其他人不同,任真要去的地方并不远,就在毗邻湘北的天水道境内,对腾云驾雾的两人而言,不过是半盏茶功夫。

    在绵延群山深处,任真降落着地,走进眼前人烟稠密的城镇。

    镇名为茅台镇,酿出的美酒幽雅细腻,醇厚悠长,名闻大江南北。

    无论是文人墨客,还是刀剑游侠,莫不把这茅台酒当成赋诗舞剑的绝妙之合,以壮胸襟豪气。

    作为天下酒乡,这座偏远小镇之所以络绎不绝,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缘由,儒家四大书院之一的西陵书院,便坐落在距此地不远的桃山上。

    因而平日里过往的,很多都是醉醺醺的书生,眼花耳热,唇齿嗫嚅着的,或满腹牢骚,或称诵圣贤,不知流出过多少锦绣诗篇。

    任真来这里,既非为纵口腹之欲,更没有仰慕求学之心。西陵书院,注定会成为他谱写灿烂篇章的注脚。

    儒家重地,卧虎藏龙,他们不便继续凌空深入。就算没有其他安排,此行也不适合携带太多下属,有一名风云强者相伴,已是最稳妥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你就在镇上住下吧!”

    走在街上,任真扫视着路旁鳞次栉比的酒楼,随口对李慕白说道:“我跟地戮剑心意相通,以后若是出了状况,此剑就会有感应,到时你再闯进书院不迟。”

    李慕白背着剑匣走在身后,感慨道:“独闯龙潭虎穴,你这份气魄,连我也自叹不如。你要考虑清楚,报仇真的这么重要吗……”

    作为任天行的好友,他对当年那桩旧案略有耳闻,隐约猜到西陵书院曾牵涉其中,扮演过不光彩的角色。

    任真没有看他,自顾前行,“身为墨家巨子,眼光不能总是如此狭隘,要放长远一些。谁说我只为复仇而来,难道我就不能执笔从文,修儒悟道?”

    李慕白一僵,哪顾得上任真的嘲讽,恍然醒悟过来,“怪不得……我先前还很疑惑,你的修为最近为何不见精进,原来你早就筹谋好,是在为修儒做准备!”

    任真淡淡一笑,神态从容,“格物,致知,正心,诚意,儒道修行,神意境更偏重于意,温养书生意,挥斥方遒,颇有些意思,我怎舍得匆匆跳过这一层?”

    儒家修行自成一派,同归但殊途,另有玄妙意蕴。

    仅就境界而言,虽然同为神意境,其他诸家以炼神为主,重在淬炼神魂,以念力驾驭法器。

    儒家却不同,读书人修浩然正气,格物而致知,观世间万物,以明悟其中真意,此即为书生意。

    任真之所以在三境下品踟蹰不前,就是为了进入西陵书院,然后去某地格物致知,领悟一种惊世骇俗的儒意。

    李慕白忽然想到些什么,神情微凛,提醒道:“儒家法门看似博大精深,实乃汇聚百川、窃取众生气运之法,你若在这条路上渐行渐远,终究是在替那人作嫁,积重难返!”

    任真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李慕白善意透露的玄机,他不是不知。但正因如此,他才更透彻地看清,跟其他对手不同,要想击败儒家这座庞然大物,没有别的方法可行。

    他转身看着李慕白,目光炯炯有神,充斥着强大的自信,“放心,若论天命气运,我的压胜宿敌还没出生呢!”

    李慕白叹了口气,情知越是神通广大之辈,越难劝他们知难而退,于是问道:“你打算如何混进书院?”

    任真嘴角一挑,笑容诡谲,胸有成竹,“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两人大步西行,不一会儿来到小镇西边,在崎岖山路旁的大树下停歇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前往桃山的必经之地,”任真坐在一块青石上,指着蜿蜒来路,望向视线尽头,“天黑之前,那人肯定会从这里走过!”

    李慕白忍住好奇,没有开口问那人是谁,盘坐下来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通过最近的暗中观察,他不得不承认,眼前这少年的智谋和心性,皆远胜于他,甚至比当年的任天行都稍胜一筹。

    料敌机先,谋定后动,任真表现得如此自信,看来早就谋算已久。

    果然,大约过了两个时辰,当一辆牛车出现在眼帘时,任真豁然起身,眼眸里精光绽放,“他来了!”

    只见一名后生骑在牛背上,嘴里哼着荤俗小调,后方车板上载满了坛坛罐罐,慢悠悠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这后生青衫纶巾,醉眼迷离,白皙脸庞上泛起红晕,瘦削身板颠簸晃荡着,仿佛随时都会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李慕白起身,远远望着此人,轻语道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任真说道:“茅台镇长之子,蔡酒诗,换句话说,这镇上所有佳酿,都是他们家的窖藏。”

    李慕白感到诧异,不明白任真为何会选中这人,“你要易容成他?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这次北行前,他苦心孤诣翻遍密档,最终才确定,让蔡酒诗成为他在北唐的第二副脸面。

    “他的身材谈吐都跟我很像,最近也才迈入第三境,易容成他的话,破绽会很小。另外他的身份比较特殊,可以说是唯一能在书院里随意活动的人!”

    “哦?”李慕白有些感兴趣,“这是为何?就凭他是山下镇长的儿子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蔡家能酿出一种独特药酒,名叫清心正源酒,清冽香甜,喝下去让人神清气爽,精神抖擞,在昼夜读书、潜心悟道的学子眼里,可以说是提神醒脑、消除疲劳的良药。”

    任真望向歪歪扭扭的蔡酒诗,笑道:“文人善饮,诗酒相伴。鉴于师生们对清心酒的需求量太大,书院破例收他为弟子,每隔三日就可以下山取酒,在学院里四处分发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李慕白恍然大悟,“能自由出入,并且不受别人阻拦和怀疑,这确实方便你行动。”

    任真沉默片刻,幽幽地道:“另外,我想去一个地方,见一个人,也只有靠他,才能办得到……”

    李慕白先是一怔,片刻后隐隐猜出这话里的深意,神色剧变。

    “你是真要搅乱这片天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