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七十九章 日不得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虽然化解对方的突袭,任真还是吓了一大跳,醉意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谁能料到,严寒时节里,居然有人一直潜在潭底,偷听他吟诗。

    这少女身材高挑,容颜绝美,只是她那负手而立的姿态,却与曼妙身姿全然不符,透着几分男子才有的桀骜气度。

    她居高临下看着任真,眼神冷峻,仿佛比身后的瀑布还要幽冷。

    被这么盯着,任真心里有点发毛,回答道:“没说什么,我只是有感而发,即兴赋了一首诗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偷偷瞟了一眼,意外地发现,少女身上那件青衣干净平整,看不出在水里泡过的痕迹,显然是修炼功法所致。

    “看她刚才那一击,气势如虹,颇为不俗。难道她刚才潜在水底,格的是这寒潭飞瀑?”

    他正这样想着,那少女冷哼一声,话音冰凉,听不出半点烟火气息。

    “赋诗?你敢不敢再念一遍?”

    任真一怔,狐疑道:“这有何不敢?姑娘既然想听,那我再念一遍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顿,重复道:“日照香炉……”

    半句诗还没出口,少女浑身气息暴涨,下方的幽绿寒潭再掀狂澜,又有两道巨大水柱冲天而起,同时砸向任真。

    任真这次没有失神,指剑挥动,凌厉剑气绽放,砍瓜切菜一般,迅速将那两道水柱割裂。

    “喂喂,你这就过分了啊!”他气得火冒三丈,指着那少女骂道:“明明是你让我重复的,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戛然而止,他突然反应过来,像吃了苍蝇屎一样,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怪不得对方怒气冲冲,她应该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赵香炉!

    这可日不得,日不得!

    任真脸色都变绿了,暗暗叫苦,“怨不得我啊!如果能重来,我绝不学李白!”

    赵香炉脸色阴冷,白嫩如水的肌肤此刻像是结成冰晶一样,快要冒出寒气来。

    “蔡酒诗,你就是个窝囊废,平日里连女人都不敢多看,好不容易男人一回,你竟然敢调戏到我的头上!”

    整个西陵书院,谁不知道,这寒潭飞瀑是赵大小姐霸占的禁地,所有人一概不准进出。

    以前蔡酒诗每次送酒,也只是远远放在外面,哪敢闯进来。

    只有初来乍到的任真,才不清楚这一点。

    她面带冷笑,“你倒是藏得挺深,大家都没看出来,你原来是剑道的卧底!”

    面对她的强大攻击,任真不敢托大,只得以剑法迎战,这让赵香炉迅速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任真不慌不忙,在进书院以前,他早就为这点小事编好了说辞。

    “我凭本事悟的剑,赵师姐不要污我清白。你凭什么证明,用剑的人就是剑道的人?”

    赵香炉一愣,脸颊上的细微雀斑也跟着颤了一下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任真轻拍牛屁股,示意它先乖乖到外面等着,解释道:“咱们儒家格物致知,格的是森罗万象。既然如此,哪位圣人规定,我不能格剑了?”

    格剑?赵香炉哑然无语,呆滞在那里。

    任真见状,冷笑一声,暗骂道,“胸大无脑的蠢货,跟我比口才拼智商,老子分分钟碾爆你!”

    赵香炉回过神来,漠然道:“夸夸其谈!我不跟你争辩,既然你说是格剑,那我就领教你格出来的书生剑意!”

    她只擅长打架,说不过任真,那就靠打架来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任真面无表情,说道:“好啊!请赵师姐赐教。”

    只要允许任真用剑决斗,同境界里,他还真没怕过谁。

    这场架注定迟早要打,他正好趁机感受一下,儒家的书生意究竟有多强大。

    “当年他爹迷恋我娘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被我爹打断双腿,成了残废。他爹怀恨在心,才参与了后来的冤案,陷害我爹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不打断她的腿,就算很客气了。生紫烟?就凭这副烂皮囊,也配玷污我的处子之身?”

    他心里这么想着,双手则横在胸前,“请!”

    手中无剑,心中有剑,对付小小赵香炉,若还需要持剑在手,那他也不必再想着报仇了。

    这时,赵香炉双掌隔空一抓,下方潭水陡然暴起,形成一道巨大水幕,伫立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,我格的是寒潭飞瀑,凝的是幽寒水意,哪怕能挡住我四句儒意诗,就算你赢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玉手一挥,只见一道巨大的“香”字倏然从那水幕里凸显,弥漫着肃杀寒意,凝滞虚空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,水幕上异象再现,又有一大串古字接连凝结而成,整齐排列着,占满了两人面前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香炉瀑布遥相望,回崖沓嶂凌苍苍。

    翠影红霞映朝日,鸟飞不到吴天长。”

    这二十八字,不仅蕴藏着精湛的浩然真气,而且透出可怕寒意,正是赵香炉所悟的水寒之意,更加助长了诗中意境。

    它们一旦同时砸向某个人,难以想象,会爆发出何等恐怖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蔡酒诗,怎么还在那里发愣?你的剑呢?你的书生意呢?”

    赵香炉俯瞰着赤手空拳的任真,蔑然道:“现在才露出寒酸架势,太迟了!对付你,只要这二十八字就够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神意暴动,那四句诗在她驾驭下,同时碾压向前,铺天盖地,瞬间将任真的身形湮没其中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?你们儒家,才是真正的寒酸呐……”

    寒意扑面而来,任真脸上笑意不散,低喃道:“三境的凝意诗篇,在我眼里就是个笑话。你若立心开脉,提前窥探第四境,倒是能跟我匹敌。可惜,还差得远呢!”

    只见他闭上眼眸,无视那漫天文字,双掌合一。

    “岱宗夫如何,齐鲁青未了。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。荡胸生曾云,决眦入归鸟。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”

    这诗,很明显又剽窃了古人智慧。他之所以吟诗,当然并非要像赵香炉那样,呆板地凝字结诗,只是怕被看出破绽,充当幌子而已。

    万法同源,殊途同归。剑道跟儒道亦有相似之处,虽不会一板一眼地去疯狂格物,但那些精妙剑招,往往也是因观悟,心有灵犀而创。

    譬如顾剑棠的孤独九剑。

    剑六蛟龙,乃观嘉陵江所悟。

    剑四快雪,乃一夜赏雪所悟。

    剑三海棠,乃游海棠园所悟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这一招,剑二,割昏晓,当然真的能切割天地,一分昏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