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八十一章 儒家的小心胸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任真没打算去听公羊先生讲解《春秋》,对此他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由于《春秋》太玄奥,彷如天书一般,所以现在流传世间的,都不再是至圣孔子编写的原著,而是经过当今儒圣董仲舒修订过的《春秋繁露》版本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现行版本依然艰深难懂,无法被广大儒生参悟,于是又有了《公羊春秋》、《左氏春秋》和《谷梁春秋》三个进一步注解的版本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于,一本经典教材,还需要带着辅导书的辅导书才能看懂,经过大家无数次翻译,多半早已流失它的本意。

    对矢志攀登最巅峰的任真来说,不去听也罢。除了误人子弟以外,这种辅导书的辅导书还能有何意义?

    读书就要读正版,这是他前世看保留下来的好习惯。

    虽然下定决心要翘课,但是,跟随众多门徒来到桃山顶的书院后,任真才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不认识路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原版《春秋》保留在书院后山,被铭刻在七十余块石碑上,坐落成一片经文碑林,却不知道这些四通八达的道路,哪一条才通往碑林。

    这令他哭笑不得。他天生路痴,即便给他一副路线图,面对这复杂的建筑布局,他也难以找到那里。

    他只能碰碰运气,四处瞎转。总不能随便拦住一个人,就直接打听书院最大的禁地在哪里吧?

    于是,在书院里一通乱逛后,他异常尴尬地逛到正在上课的众师生面前。

    春秋时,孔圣座下有门徒三千,人数众多。为了便于讲学,他在空旷之地建筑杏坛,登坛授课。渐渐地,这成为儒家讲学的固定传统。

    此刻,公羊先生正站在露天杏坛上,为上百名学生授课,一转身就瞥见,任真骑着老牛晃晃悠悠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老先生顿时怒气上涌,一拍手中戒尺,吹胡子瞪眼地道:“蔡酒诗,老夫在为内门弟子授课,谁让你一个外门弟子闯过来的!”

    任真本来还很不安,这下如释重负,搞了半天,原来这课我不用上啊,那敢情好。

    他一拍牛屁股,掉头就要溜之大吉,这时,老先生的喝声从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

    任真无奈,悻悻地跳下牛背,耷拉着脑袋,恭候公羊弘垂训。

    公羊弘走到高坛边缘,居高临下看着任真,突然和蔼可亲。

    “小蔡,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晋入三境了啊……老夫破例让你旁听一次,拎两坛好酒过来!”

    任真听话地从牛车上取下两坛酒,搬到杏坛上,静静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看着那两坛酒,公羊弘满意地点头,转身见任真还在那里,不由一怔,“愣在这里干什么?还不赶紧下去听课!”

    任真摇头,没有听话回到学生席,而是伸手说道:“老师,你还没给酒钱。”

    公羊弘神情骤僵,胡须一颤。老夫让你听课,就是抬举你,你还敢跟我要酒钱?

    任真面带微笑,手一直停在老先生眼前,坚持要账收钱。

    公羊弘见状,脸色异常难看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临时起意,让任真留下旁听,哪是因为什么三境不三境,纯粹是想免费喝两坛酒罢了。

    谁想到,这小子太不识趣,竟然揣着明白装糊涂,成心想刁难他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下,作为师长,他肯定不能不付钱。喝酒给钱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一旦给钱,他就等于认怂,被任真阴了一道,偏偏又不能恼羞成怒,再把任真赶走,否则无异于当众承认,自己是想占小便宜才留下人家。

    公羊弘骑虎难下,狠狠瞪着任真,脸色铁青。他不是没钱,只是小心思没得逞,他不甘心。

    任真看在眼里,心里冷笑,“老小子,敢跟我打小算盘,你是算计到祖师爷头上了!”

    这时,台下人群里,一道刺耳话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蔡酒诗,与其说你是耿直,倒不如说是愚蠢!”

    任真循声望去,只见一名年轻后生站起身,正倨傲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先生乃当代大儒,学富五车,山下富商们奉送五花马、千金裘,都请不动他前去授业,你却身在福中不知福,连区区两坛酒,都不肯孝敬老师!”

    很明显,这人站出来解围,就是想踩任真一脚,趁机讨好公羊弘。

    任真不动声色,暗骂道:“如此说来,一群女人争着献身,老家伙不稀罕,只想爆你菊花,你就会感激涕零?”

    公羊弘脸色有所缓和,说道:“宫复同学,请你坐下。这小子买椟还珠,不识抬举,老师心胸宽广,岂会跟他一般见识!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脸色微变,心里震惊不已,“我勒个去,原来这就是宫城的宝贝儿子啊!”

    他挠了挠头,问道:“我不听课,是不是就能把酒拎回去?”

    宫城哑然无语。这小子居然为了几文钱,情愿放弃听公羊先生的课,他是不是傻了?

    这时,公羊弘掏出一串铜钱,隔空扔给任真,寒声说道:“朽木不可雕也!滚下去听课!”

    他心生恚怒,已经决定,稍后答疑解难时,一定要好好羞辱任真,出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任真心明如镜,察觉到老头眼里那抹寒光,把铜钱揣进怀里,“学生才疏位卑,不配跟诸位才俊为伍,还是告退了!”

    他压根就没想过,要在这里听课。是公羊弘为了赚几文钱的小便宜,随便破坏书院规矩,要他留下。

    一群坐井观天的腐儒,只知玩弄这些小心思,哪能窥得《春秋》真意,哪有资格为人师表。

    这样的课,更没必要听下去。

    公羊弘感到诧异,表情很快恢复冷漠,“想不到,你还有点自知之明。像你这样的愚钝之徒,不配读《春秋》。赶紧滚吧!”

    任真面带笑容,颔首告退。

    “我算愚钝之徒?那你们算什么?等我解出真正的《春秋》,希望到时候你们的脸别太肿!”

    短短一刻钟,公孙弘师徒没有令任真失望。果然如他印象中那样,越是满口仁义道德的人,越虚伪丑恶。

    在他走后,杏坛下方的人群里,赵香炉凝望着他的背影,表情复杂。只有她,最清楚任真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算愚钝,那我们算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