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八十二章 故事里总有扫地老者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杏坛这场小意外,让心如止水的任真,罕见地荡出一丝涟漪。

    他越来越想好好教训儒家一顿了。

    阅《春秋》悟春秋,不是磨嘴皮子就能摆平的小事,他虽然对自身实力有信心,但心里更清楚,此事最大的考验在于时间。

    他提前对北唐大势布局,就等于给自己预设了一个期限。这次解经,最迟不能超过两个月,否则,大风未起,苦心孤诣的百般筹谋都会随之破灭。

    离开杏坛,任真不愿再耽搁,索性采用最笨、也是最简单的办法。无论眼前的纵横阡陌有多复杂,书院后山就在那里,大致方向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一路向北,总会到达。

    舍弃牛车后,他手提两坛老酒,顾不上藏拙,直接踏空而行,冲进那片深林。

    日薄西山,后山光线昏沉。

    无数高大松柏耸立,繁盛枝叶深邃,在它们衬托下,地面那一排排经碑,更像是些阴森的墓碑,沉寂在一股凝重肃穆的氛围里。

    七十二块经碑,每一块都尺寸相同,约有三尺来高,笔直伫立在地上,排列整齐。

    每一块经碑正面,都刻有样式古拙的篆字,篇幅大致近似,不会记录太多内容,不多不少,恰好囊括整座大陆在某个十年里的沧桑浮沉。

    七十二块,分别对应着七百二十载春秋,按时间先后排列有序。

    春秋十国青史,一部《春秋》,大多网罗详尽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缺少最后八十年,是因为这部经典的作者,至圣孔子,那时候已经仙逝,自然不知身后事。

    暮色里,任真走过来,将酒坛放在一旁,脚踏着松软的黑壤,来到碑林中间。

    作为书院禁地,所有师生一律不得入内,终年不曾有人进出此地。但奇怪的是,这碑林的地面平整干净,找不到任何枯草和落叶。

    就算有人负责清扫,若非严谨偏执到变态,也极难收拾得细致如斯。

    任真并不在意这点细节,走到一块经碑前,蹲下身子,缓缓伸出左手,抚摸向碑面上的经文。

    这些经碑不知由何时刻成,栉风沐雨,显然经历过无数岁月侵蚀,表面原本雕刻的花纹几近磨平,连古字的笔画都有些模糊,只能勉强辨认其形状。

    “元年春王正月。三月,公及邾仪父盟于蔑……”

    摩挲着龙飞凤舞的经文,任真神色沉凝,目光落在凹陷的笔画内部,不禁流露出异样情绪。

    “相传孔圣仙逝前,麒麟现世,凝血成文,其后《春秋》绝笔。这碑文之漆,鲜艳如血,饱经沧桑,却始终不曾黯淡,难道,它染的是麒麟血?”

    西狩获麟,圣道穷矣,因此《春秋》又被称作《麟经》。任真联想到这一典故,再次瞻仰经文时,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“若真是麒麟血,那这七十二座碑,恐怕不止记录经文那么简单。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凝眉沉思着,这时,茫然白雾忽然从树林里飘出,拂过碑林外围时,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是名银髯老者,高大精瘦,面容清癯,一双凹陷的眼眸精光湛湛,即便穿着的只是件破旧布袍,也难掩盖浑身的锐意。

    他悄然出现后,蹲下身子,将手里扫帚放在一旁,又抄起地上那坛美酒,自顾畅饮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没有引起任真的任何警觉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别踏进碑林半步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酒喝光大半,老者蹲在那里,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任真悚然大惊,转身后才意识到老者的存在,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在这种阴暗幽冷的“坟堆”里,突然从背后传来话音,是件很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老者抬手擦拭着长须上沾满的酒渍,淡漠地道:“我还说过,闯进碑林的后果,就是砍断手脚,在里面自生自灭。”

    任真深吸一口气,平复下情绪,暗暗给自己鼓劲,“怕什么,又不是不知道老东西在这里!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,微微一笑,答道:“前辈在这里待了二十年,若是觉得寂寞,我可以留下来陪你下棋,何必非要践踏我这只蝼蚁呢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恍若未闻,将手里的空酒坛扔掉,又拣起另外一坛酒,喝了好一会儿,才徐徐说道:“知道得还挺多,看样子是有备而来。可惜,老子最讨厌自作聪明的人。”

    任真心头微松,只要这老者没立即出手,给他留下说话的机会,他就能保证性命无虞。

    “前辈面前,不敢班门弄斧。我进碑林,只想认真研读春秋经而已。您又不是儒道中人,没有守经职责,求您饶过晚辈,让我在这里参悟几天。”

    他腆着脸一笑,“您就通融通融,我保证,以后每次奉送的美酒都加倍!”

    老者闻言,这才抬头正视任真一眼,只是,眼神里却充斥着浓浓的讽刺,“读《春秋》?看来你不仅自作聪明,还自负至极!趁我这会儿心情不错,赶紧滚!”

    任真站在原地,纹丝不动,幽幽说道:“自负又如何?前辈不妨让我试试,万一能放你出去呢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微微一滞,终于站起身来,隔着无数经碑,上下打量着任真,“原来你已经不是那个送酒少年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面无波澜,心里却是咯噔一响,自从进入北唐以来,还是第一次有人,能一眼看破他的伪装!

    他攥紧藏在袖里的拳头,竭力克制着浑身的颤抖,心里暗道,“不愧是一代枭雄啊!有此水准,才不枉我冒险跑一趟!”

    他轻咳一声,按照自己先前的盘算,回答道:“对前辈来说,这不重要,也不会有任何损失。让我留下来解碑,我会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老者嘴角轻挑,满是皱纹的老脸上泛起笑意。只是,这笑容在别人看来,宛如鬼哭一般,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“聪明又愚蠢,好多年没遇见你这样的少年。三境下品,连路都走不稳,就开始想着跑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身形一闪,从原地凭空消失,浑浊话音还在这片碑林里回荡。

    “你想浪费时间,老子不拦你,但是,只要你敢打扰老子清净,就别怪我心狠手辣,让你生不如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