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八十三章 东山再起,江湖未老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二月二,龙抬头。

    宜开光,动土,开市,交易。

    忌掘井,祭祀。

    喜神西北,福神西南。

    算是一个不错的黄道吉日。

    天气晴好,北国的寒冬总算就要过去,和煦阳光洒在人身上,暖洋洋的,空气里也透着一抹春意。

    山野间冰消雪融,冻土重新松软,踩在上面特别舒服。远方草甸里,不时能看到几丝嫩绿。

    万物复苏,这是好兆头。

    一对老少,牵手走在山水间。

    老者步伐沉稳,或许是眼盲的缘故,走得慢一些。小家伙的性子比较野,一路蹦蹦跳跳,自由而欢快。

    “老爷,咱们多玩一会儿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瞥见出现在眼前的前方小镇,小不起知道目的地到了,回头征求杨老头的同意,明显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玩!我教你的观云识气,都学会了?”

    瞎子杨老头训斥一句,话音里却听不出严厉,不像对待别人时那般冷漠怪异。他最疼爱的,就是这个只有六岁的小徒弟。

    小不起低下头,怯怯地道:“老爷,回南方好不好?我不想待在北唐了……”

    杨老头脸色缓和,拄着布幡走到他面前,笑道:“怎么,北方的糖葫芦不够甜?”

    小不起摇了摇头,幽幽说道:“老爷你变了。以前你不是这样的,不会带我乱跑,净见些奇奇怪怪的人,一点都不好玩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杨老头抬头,面朝远方那座小镇,眼皮微微颤动着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望见他的深邃神情,小不起一慌,以为是自己说错话,惹老爷生气了,赶紧解释道:“不起还小,帮不到老爷什么。我怕被坏人盯上,连累老爷!”

    别看他年纪太小,心灵却是澄澈无垢,聪慧绝顶,早就能看透,那些人和善亲切的眼神深处,无不藏着险恶狡诈的意味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是杨老头的软肋。

    杨老头微微一笑,揉着他的小脑袋,宠溺地道:“你才这么小,就学会胡思乱想了。我带着你四处走走,现在多见到一些坏人,以后你才能对付更多的坏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小不起懂事地点头,此刻并不懂老头话里的深意,指着前方小镇问道:“老爷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每到一处,杨老头都会耐心给他解释很多知识,今天也不例外,“这小镇叫饮马镇,从此地往北走不到十里,就是兵家祖庭,真武山。”

    小不起眨了眨眼,反应很快,“那咱们是要爬真武山?”

    杨老头摇头,“不是,咱们要去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攥紧小不起的小手,左手上鬼神幡猛然挥动,施展起奇门遁甲术,两人从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们出现在一家酒楼的客房里。

    房间内酒气熏天,还夹杂着一股恶臭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小不起脸色一白,赶紧跑去打开门窗,通通风。

    杨老头坐到桌前,端起茶壶想要倒水,发现是空的,不由眉头一皱,侧首“看”向床上醉生梦死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活着干嘛?你怎么不去死?”

    那老人头发稀疏,看他的苍老面容,明显要比杨老头年纪更大。

    他没有脱掉那件破旧不堪的羊皮裘,就这么仰面朝天地躺着,望着床顶的布幔,眼神空洞麻木,似乎根本没察觉到这对老少。

    杨老头冷冷一笑,神情更加轻蔑,“隋东山,你还是赶紧自杀吧!早点去地下跟你师父作伴,省得活着给剑道丢脸!”

    这醉醺醺的老人,竟是大名鼎鼎的沧流剑,前不久还在替剑圣守阁的隋东山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隋东山目光微颤,一抹杀意稍闪即逝,依然呆滞地盯着床顶,“道都没了,还要脸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云遥宗覆灭,他是上一辈元老里唯一的幸存者,成了心无所依的丧家犬。

    跟傅清河那些掌权者不同,他心无旁骛,是真正以宗门为荣、痴迷剑道的人,是最纯粹的修剑者。

    过去几十年里,他亲眼见证云遥宗的崛起,强盛,打心底里把这座宗门当成他人生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这种荣耀感,只有全身心投入和热爱过的人,才能懂得。

    而现在,世上再没有云遥宗了。

    杨老头闻言,信手拿起一只瓷杯,转弄把玩着,戏谑地道:“云遥宗就是剑道败类,自取灭亡,有什么好可惜的?一群败类,没了就没了。你敢说剑道没了,还真是大言不惭……”

    隋东山瞳孔微缩,终于有了一丝生机,漠然道: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,何必来说风凉话。请吧!”

    天底下瞎子无数,敢在他隋东山面前狂妄的,想都不用想,自然是阴阳家的玄机先生。

    杨老头笑意愈浓,左手缓缓抬起,“既然你说道没了,那就没了吧!反正你的道已经没了,还留着沧流剑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榻边那柄沧流剑应声飞出,不受主人控制,落在杨老头手里。他枯手一振,真力迸发,竟将隋东山的这把本命剑震断,碎片散落一地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隋东山神意遭创,口吐鲜血,直接喷到床顶帷幔上,染红一片。

    他捂着胸口,立即从床上爬起,死死盯着桌边若无其事的杨老头,浑身剑意绽放,原先的酒气瞬间驱散殆尽。

    “毁我本命剑,不共戴天!杨瞎子,你是要恃强凌弱,专程来羞辱我云遥宗不成?”

    除了顾剑棠,云遥宗如今就剩他一个人。羞辱他,跟羞辱云遥宗没有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风云榜上,杨玄机高居第四,而隋东山排在第十四,两人的实力差距不啻天渊。虽然如此,隋东山傲骨铮铮,就算拼死一战,也绝不忍受这奇耻大辱!

    杨玄机身躯微倾,仿佛是在打量怒若雄狮的隋东山,讥笑道:“原来你还知道羞辱?在兵家眼皮子底下,终日醉生梦死,莫非你嫌云遥宗还不够丢人,想让整个剑道都看笑话?”

    隋东山跌坐在地,眉关紧锁。杨瞎子这几句话的杀伤力,比毁他本命剑都大,句句诛心,刺中他最不愿面对的痛处。

    “谁有功夫看我的笑话?你难道没听说,十二剑宗火拼,只剩其六?你难道不清楚,儒家野心勃勃,势必会吞并我们,独霸北唐!”

    他痛心疾首,捂着胸口,悲愤地道:“覆灭的不只是云遥宗啊!整个剑道,都要没了!”

    眼看剑道衰颓,濒临毁灭,作为剑道元老,这叫他如何不心痛。

    至于剑道之外的其他兵家两脉,都是纸上谈兵的庸碌之辈,只知尸位素餐,在沧海横流的乱局面前,自顾尚且无暇,哪还有魄力齐心协力,重振雄风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就算他想力挽狂澜,云遥宗只剩他一个人,独木难支,无力回天,这叫他如何不绝望。

    杨老头收敛笑意,凛然道:“弱肉强食,本就是颠扑不破的武道法则。区区几家落伍宗派,没了就没了,有何足惜!在吞并倾轧中生存下来的,才是真正的剑道强者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猛拍桌面,如当头棒喝,令隋东山心神一震。

    “去芜存菁,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,枉你还是老江湖!云遥宗没了,你就敢称剑道没了?你看那剑渊剑冢,强者恒强,何曾像你这样动摇颓废!”

    隋东山怔住,迟疑道:“难道朝廷不是要……”

    杨老头冷冷打断,嗤笑道:“偌大剑道,何时学会看别人的脸色行事了?庙堂江湖,若有人想一手遮天,你们为何就不能攒成一股劲儿,联手去捅破这个天!”

    隋东山如梦方醒,这才明白杨老头此行的真意。

    他朝杨老头深深一揖,目露锋芒,再无半点颓意,“无论结果如何,我会全力以赴,劝说他们齐心抗敌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忽然一顿,沉声说道:“只可惜,如今的剑道缺少圣人坐镇,接下来的博弈,恐怕会异常惨烈……”

    杨老头一滞,那两颗坏死的眼珠猛地转动,仿佛马上就要睁眼,去看这苍茫天地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辈武修,岂能仰人鼻息?沧海横流,才显豪杰本色!隋东山,知道你比顾剑棠差在哪里吗?没有剑圣,那你为何不去当个剑圣,去撑起这片天下!”

    他一抬手,鬼神幡挥动,一个狭长剑匣滚落出来,刚好在隋东山面前摊开。

    正是真武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