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八十四章 痴与狂,共天下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西方边陲,十万大山。

    这片区域极其辽阔,弥漫着原始蛮荒的气息。树木高大繁茂,荆棘丛生,所有生物都在疯狂竞争生长。

    山林深处的地势陡峻,毒沼密布,潜藏着无尽凶险。更有甚者,众多不知名的凶兽栖居在此,狰狞可怖,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称霸整座山林的,却是一群人类。跟那些凶禽猛兽相比,他们身躯太过渺小,似乎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但是,每当遇到严峻挑战时,他们都眼放精光,不仅毫不畏惧,反而爆发出一股狂热的野性气息,迫不及待想要战斗一场。

    他们身材魁梧,清一色穿着黑袍,额头系着一根玄色发带,收拢住披肩长发。他们的武器,都是一柄沉重铁剑。

    不止在这片区域,即便放眼整座大陆,他们也被看作整体战力最强的剑修群体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他们所在的宗门,叫做秋暝剑渊。

    他们最强大之处,不在于体魄和修为,而是从骨子里透出的那股狂放不羁的战意。

    千百年来,他们跟禽兽搏斗,跟残酷环境抗争,跟这方天地里的一切战斗。甚至在他们内部,也保持着可怕的流血厮杀。

    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,他们推崇战斗,不懂得所谓的畏惧和臣服。哪怕是高高在上的诸家圣人来此,也只有崭露强大斗意后,才能获得尊重认可。

    他们之中最强的那人,在风云榜上名列第十一,因其性情狂傲,连剑圣都不放在眼里,被世人称为“剑狂”。

    剑狂裴寂,剑痴顾剑棠,若只论剑法造诣,不拼境界修为,这两人势均力敌,难分伯仲。

    故而,在两朝剑修中间,盛传着这样一句话——痴与狂,共天下。

    莽莽群山中央,有座山峰直插云霄,气势凌人,便是著名的秋暝山。尊为剑渊最强,裴寂并不住在山巅,而是隐居在山后深渊里。

    出于那个天下皆知的缘故,已经有整整十年,他未曾踏出剑渊半步。

    但是今日,他出关了。

    跟门下剑修相同,他乌发垂肩,披着一件普通黑袍,离开剑渊后,平步走向秋暝山前。

    由于在幽暗深渊里潜藏太久,他的皮肤不曾被光线晒过,在那身黑袍衬托下,白皙得极其妖异,宛如阴鬼行走世间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眼眸微眯,一边适应着外界强光,一边扫视群山深林,黑白眼瞳间神采流转。

    若有人看见这一幕,必然会眼眸刺痛,泪水直流,生出跟烈日对视的错觉来。

    情绪随意流露,剑气便油然而生,裴寂对剑道的领悟,跟顾剑棠一样,人如其剑,浑然合一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是一柄藏了十年的剑。他这一身剑气,已然臻至此生巅峰。

    今非往昔,剑圣坠落尘埃,裴寂似乎能取而代之,成为天下剑首。当然,以朝廷现在的态度,想再获剑圣封号,已经不可能。

    负手来到山前,他站在一座威风凛凛的石碑前,凝望着上面浩如烟海的名字,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跟这石碑相比,他的六尺之躯不算高大。他需要仰起头,甚至微微踮脚,才能看清凌驾于众多人名之上的那寥寥几行。

    当然,他并未真的踮脚去看。那些名字,他都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真正值得他重视的那个名字,更不需要看,因为早就铭刻在心底。

    之所以站在这里,他只想成全一种故地重游的情结。斯人旧事,依然历历在目,这让他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这座石碑,不是凡物,它是活的。

    石碑上所有名字,随时都可以变换位置,重新排序。至于排序的依据,就在不远处的秋暝山坡上。

    在那里,有一道道巨大石阶,整齐铺就,直通巍峨山顶,一望无际,彷如登天之梯。

    每一道石阶,都恰有一丈之高,由一种玄青色岩石修葺成,在日光照耀下,略显深邃的石阶内部闪烁点点白光,很是好看。

    这些石阶,跟那石碑的材质相同,更不是凡物,甚至被称作神物。

    它有一项神妙之处,能够封闭附近的空气流动,使整片空间永远处于静止之中。当然,静止的肯定不包括时间。

    听起来,青石的妙处似乎没啥用途,像是鸡肋。

    但秋暝山的先祖何其聪慧,灵机一动,利用它们砌成一条山道,又布下玄妙阵法,用以磨炼后辈,奋发攀登。

    这条山道因阵法得名,叫做无极神道。

    登神道的规矩很简单。

    每踏上一道石阶,剑修都要留下一道剑意。由于石阶上的空气绝对静止,从体内刺出的剑意也会跟着静止,完好无缺地保留下来。

    只有你绽放的剑意,超过这层石阶预设的剑意强度,你才能踏上更高的一道石阶,继续攀登。

    越往上,石阶预设的强度就会越大。如果失败,你只能乖乖退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跟神道呼应的石碑会自动排名,不断更新你的攀登阶数。

    无极神道会忽略你的修为,只检验剑意本身的强度,也就是剑道造诣。因此,这条神道很公平,对不同境界的人都一视同仁。

    八百阶神道,只有天赋更强的剑修,才能登高望远,俯瞰下方群雄。

    神道砌成至今,覆盖十国春秋,历经无数强者挑战,最下方那些容易通过的石阶上,少说也得留存了数万道剑意。

    所以后来,剑渊不得不提高要求,只在石碑上显示最前一百阶的名次。这样一来,只有历代最顶尖的剑修,才会榜上有名,名垂后世。

    想要登上神道最巅峰,何其艰难。

    七百多年来,涌现出的妖孽天才不计其数,然而最终实现登顶的,只有寥寥十余人。

    最常见的情况是,往往在连续数十年,甚至上百年内,都无人能登顶神道,一战成神。

    所以,基本可以确定,留在榜首的寥寥名字,都是各自时代里的剑道最强者,风流一世,震铄古今。

    很幸运的是,最近二十年里,曾有一人成功登顶,屹立于剑道之巅。

    但这也就成了剑渊的不幸。

    明明是自家的神道,他们却没有本事登顶,反而让时年二十岁的顾剑棠抢走风头,这叫他们情何以堪?

    这代剑渊门徒里,天才众多,尤为争强好斗,不只把它当成不幸那么简单,更当成是奇耻大辱,在云遥宗面前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更尴尬的是,十年之前,顾剑棠登神道时,还有一名剑渊天才携手同行。最终,剑圣登顶,那人黯然退离,在心底留下一道难以逾越的坎儿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失败那人便藏在深渊里,潜心修剑,再也没有走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。

    他终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要跨过这漫漫神道。

    他要跨过顾剑棠,跨过那道心坎。

    他要跨过这个日渐式微的剑道时代!

    “十年了……”

    裴寂眺望着那茫茫尽头,眼神飘忽,面容上浮现出的情绪,既非胜券在握的自信,也不是前途未卜的忧虑,而是一抹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“你已不在人世,我就算登上神道,又有何意义?我想从你手里,名正言顺地抢走一个时代啊!”

    狂傲如裴寂,十年居寒潭,最终目标只有一个,那就是打败顾剑棠,成为天下第一剑豪,至于登神道,只不过是他实现目标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现在,那个终极对手没了,就算登顶,也只是持平,不能雪洗耻辱,这份挑战还有何意义?

    裴寂叹息一声,剑意绽放,在疾风中吟啸悲鸣,仿佛是在哀悼故人,又像是倾诉寂寥。

    他低声喃语着,“不能胜你,岂非遗憾?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道吟唱声悠悠飘来,在裴寂耳畔回荡。

    “秋暝山上行人稀,

    常有剑客竞高低。

    无极神道今犹在,

    不见当年狂与痴!”

    吟唱声落下,身后那人又长叹一声,“可惜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裴寂闻言,眉头微凝,转过身来,望向路旁那个卖糖水的小贩。而那小贩,也正笑眯眯地看着他,只是双眸红肿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敢正视剑狂的锋芒,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,很有可能会重创视觉。但这人却不肯收回视线,面带笑意,像是一种无形的挑衅。

    裴寂负手走来,瞥了一眼挑糖水的担子,淡淡地道:“从你第一天来剑渊,我便感知到了。其后你每天都在人前诵唱这首诗,就是为了让我听见?”

    他的嗓音沙哑,说话如鬼哭一样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小贩笑而不语,擦了一把眼泪,舀起一瓢糖水,递给裴寂。

    裴寂没有去接,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小贩不假思索,坦白道:“别人都叫我徐老六,但其实我真名叫徐凤年!”

    他憨憨一笑,眼圈红肿,快要滴出血来。

    裴寂面无表情,身上剑意陡然再盛,如日中天,锐不可当。

    他要的答案不是这个。他当然不在乎一个弱者的名字为何,他想知道的是徐老六的身份。

    森白光芒里,徐老六固执地挺身,坚持不肯低头闭眼,更没打算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“我本想寻个机会,拼上这条性命,冲进剑渊见你。没想到,时隔十年,你居然破关了!嘿嘿,我就算是死,也不辱使命了!”

    徐老六话里带着笑声,那是一种由衷的喜悦。

    裴寂沉默一会儿,收回绽放的剑意,淡淡说道:“宁愿瞎眼都不低头,看来你不会老实招供。临死之前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    徐老六咳嗽一声,擦拭着划破面颊的血迹,平静地道:“我只是替别人来看一眼,你的剑有没有锈掉,顺便再捎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裴寂嘴角一挑,罕见地笑了起来,却没有发出声音,这副画面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剑痴好皱眉杀人,而剑狂的哑然一笑,同样也是很出名的杀人信号。

    徐老六恍如未见,自顾说道:“那人的原话是,‘这座剑道,顾剑棠扛了十年,你扛不扛得起?’”

    裴寂闻言,先是一怔,紧接着,又仰天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滚回去,让他给我看仔细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时,他的身形消失,不知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徐老六长舒一口恶气,刚才命悬一线,险些就要被裴寂杀死,还好幸不辱命。

    任真让他转达这句话,是想玩激将法,拿顾剑棠来刺激裴寂破关,以便执行后续计划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裴寂居然主动出来了。

    徐老六转身,打算撤离这大凶之地,这时恍然发现,前方那座石碑上,一道名字正飞速从下方蹿升,朝着榜首位置冲去!

    他不由瞳孔骤缩,倒吸一口冷气,隐隐预感到接下来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坊主不出,这天下,怕是无人能与之争锋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