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八十五章 明月赵大江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东方有座小镇。

    镇名为“无名”,出自道家庄子《逍遥游》中的一句真言,“至人无己,神人无功,圣人无名。”

    春秋八百载,无名镇从未出过一位圣人,但它却当得起这名头。因为小镇曾涌现出无数巧夺天工的巨匠大师。

    连工匠祖师爷公输子,也就是家喻户晓的鲁班大师,都出自这无名镇。

    千百年来,无名镇的历代匠师都不慕名利、沉默专注,只顾埋头雕琢手里的作品,情愿将毕生心血,奉献给他们热爱的事业。

    倾尽全力,只为铸造完美杰作,这种信念被后世称为“工匠精神”。

    小镇东头,有家铁匠铺子,生意常年惨淡。店铺主人是个小老头,整天抡着柄大铁锤,潜心铸剑,从不接其他生意。

    在这巨匠云集的镇子里,老头手艺不算太好,但是论匠心,绝不比任何人逊色。

    有时候开炉一次,他昼夜铸剑,能连续十来天不停歇,精神抖擞,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。

    老头叫赵大江,对镇上孤陋寡闻的匠师们来说,是个很平庸的名字,但在小镇之外,在芸芸众生眼里,却是如雷灌耳,威震天下许多年。

    曾经的剑道三雄,除了剑痴和剑狂,还有一位,被称作剑隐。

    剑隐心性坚忍偏执,如明月清风,孤僻独往来,从不受外界纷乱干扰。关于此人,江湖上还流传着一句老话。

    他强任他强,清风拂山岗。他横由他横,明月赵大江!

    高悬剑道的那轮明月,正是铁匠铺里这位赵大江。

    当年老头巅峰时,曾辅佐世代铸剑的公输家,锻出名剑八千,一手将没落的斜谷剑冢壮大,坐稳巨擘宗派的宝座,领袖群伦。

    他淡泊名利,只沉迷于剑道本身,功成之后,便急流勇退,隐遁到跟剑冢相隔不远的无名镇,潜心铸剑,默默无闻。

    风云榜上,赵大江名列第十五。

    他不在江湖,江湖还流传着他的传说。

    如果说,剑渊的扛鼎之道在于,门人弟子都像裴寂一样不甘人后,战意狂放,那么剑冢的灵魂,就源自这沉默的赵大江,始终坚韧自强,泰然不动。

    杨老头说得没错,强者恒强,你看这些真正的强者,何曾自乱阵脚,有过片刻停歇?

    赵大江藏身之处,只有执掌剑冢的公输家知道。不到最危急时刻,没人敢去打扰老头的清静。

    今天,打铁铺子外,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这是个中年男子,头发微乱,身形佝偻,手里拄着一根铜拐,分明是个瘸子。

    他站在空地上,默默注视着抡锤打铁的赵老头,纹丝不动,彷如一座雕像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赵老头低着头,没有理会瘸子的到来,眼里只有炭火、大锤,以及那根烧得通红的铁条。

    那瘸子极有耐心,似乎感觉不到疲倦,就站在那里看着。直到天色已晚,赵大江手头忙完,直身伸了伸腰,他才咽了口唾沫,吐出一道喑哑话音。

    “佩服。”

    连看热闹的人都觉得累,更别提卖力一天的那位。此等心性,绝非常人所能为。

    赵老头侧过头,直至此刻才察觉到客人,老脸上挂着歉意的笑容,然后抬手,将身旁的一个马扎儿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听说坟里最近收了个瘸子供奉,就是你吧?”

    “冢”是比较文雅的说法,其实就是坟墓的意思。剑冢,就是剑的坟墓。

    瘸子躬身一礼,费力地坐下来。站立一天,他的残疾下身早已麻木,失去知觉。

    “江湖盛传,前辈天赋平庸,之所以能称雄,纯粹是靠坚韧意念,以前我不以为然。直至亲眼所见,我才自知浅薄。您这一辈的豪杰,渊渟岳峙,真叫人望尘莫及……”

    他由衷感叹着,眉眼间油然生出一股敬意。

    “恭维就免了,”赵老头微笑摆手,没有半点架子,跟普通乡里老人别无二致,“我比较忙,有话请直说。”

    真名为陆小凤的中年瘸子起身,说道:“晚辈受人所托,想请前辈出手,帮忙铸一柄剑。”

    赵大江点头,并不意外。他开店打铁,做的就是铸剑生意。主动找上门的人,自然是为铸剑而来。

    “剑长几尺?宽几寸?是你自备胚料,还是铺里提供?”

    “几时交货?有无其他要求?”

    他惜时如金,讨厌繁文缛节,一口气将所有问题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陆小凤沉默片刻,不知是在回忆这些信息,还是在想别的什么,两条眉毛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“剑长六尺,宽三寸,胚料自备。”

    赵大江闻言,目光一颤。寻常铁剑,长一般三尺,宽两寸,瘸子让他铸的这剑,极长极粗,实在太怪异。

    须知剑身越长,施展剑招时,越难收放自如。再加上这剑太粗,剑身必定很沉重,不仅丧失剑的轻灵优势,而且对剑修的神意也是很大考验。

    作为铸剑行家,听到如此外行的要求,他有些后悔接这单生意,终究还是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陆小凤微微一顿,表情莫名凝重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急,还请前辈闭门谢客,养足精神。两个月之后,自会有人前来,跟你联手铸剑!”

    赵大江脸色剧变,“联手铸剑?”

    他铸了一辈子的剑,还是第一次听说,需要跟别人联手,才能铸成一把重剑。

    他冷哼一声,漠然道:“若是信不过我,何必登门来求?谁有这么大气魄,配跟我赵大江联手!”

    强者自有强者的傲气。尊为剑道三雄之一,赵大江虽然心如止水,也绝不屑于自降身份,甘愿配合别人铸剑。

    这个条件,他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陆小凤下意识握住拐杖,后退一步。对于赵大江的态度转变,任真事先提醒过他,对此他有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他手心全是汗,心脏砰砰直跳。他知道,一旦说出接下来这句话,赵大江的反应将会变得难以预料,他甚至会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“你付出的会很多,我的筹码也很大。凭你一人之力,如何铸成那开天辟地、扭转乾坤的一剑!”

    “开天辟地?”

    “扭转乾坤?”

    赵大江满面寒霜,拖着那根名为“天地洪炉”的铁锤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来耍我的。先接我一剑,再去想那么多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