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八十六章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寒冬将过,江北气温回升,春意渐浓。

    江南的天气却是变幻莫测,正当人们脱下棉衣,准备迎接春暖花开时,一场大雪倏然降临,天地再次银装素裹,重回料峭寒意中。

    诡变气象让人措手不及。原本热闹的金陵城外,此时凄清萧索,路上行人稀少。

    城门口负责盘查的士兵也无精打采,把脑袋缩在大毡帽下,浑身直哆嗦,懒得多看路人一眼。

    雪霁,一道身影从远方群山间走来,来到金陵城外。

    皑皑雪地里,她的曼妙身姿有些单薄,那件水蓝色长衫明显偏小,不太合身,更不合季节,看起来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她头戴斗笠,面遮轻纱,走路沉稳坦荡,没有女子的柔弱气质,反而透着几分江湖游侠的豪迈气度。

    从北城的神策门而入,一路畅行无阻,这让她不禁叹息一声,心生无限感慨,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那日逃出城时,险象环生。他用手段隐藏我的行迹,瞒过巡城将军搜查,当时我就该意识到,能如此可怕的本事,岂是寻常人物?若无底牌,他早就从我手里逃脱了……”

    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。

    她淡淡一笑,脑海里浮现着刻骨铭心的那一幕幕,明眸里不见丝毫仇恨,只是泛出一抹自嘲之意。

    “缘分未至,纵使相逢也不识。手眼通天,我早该想到,他就是他啊……”

    走在当日马车驶过的街道上,她思绪万千,开始复盘所有情形。

    “设身处地去想,如果换成平庸的卧底,在面对我这种大宗师时,应该努力装傻,深藏不露,尽可能顺着我的意志行事,才更符合常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如果真这样做,在精明多疑的对手眼里,反而更容易露馅。同样的套路见过太多,即便是凡夫俗子,都学会了多个心眼,猜一句‘他是不是装傻?’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选择了很少有人会用的套路,去装自作聪明。高估自己,低估对手,是聪明人更容易犯的错误。面对这种级别的对手,真的防不胜防啊……”

    被灵台山的老僧救醒后,每每想到这些事,她的心境都很平和,没有太多复杂执念。

    死了就是输了,技不如人,甘拜下风。那些无谓的傲慢和虚荣,在死过一次的人眼里,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此刻的她,还没有意识到,自己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状态里。破而后立,她跳出圈子审视自我,正在突破曾经的桎梏。

    以前的顾剑棠,屹立于剑道之巅,为了提升实力,捍卫荣耀,磨灭掉太多真实自然的情绪,只剩下一身凛然杀气。

    所谓人剑合一,像冷冰冰的剑一样活着,灭情绝性,死气沉沉,这就是她此生的终极目标么?

    以前或许是这样。但现在,她心里有了新的答案。

    此时,她来到那棵梧桐树下,站在那天那少年说书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缓缓伸手,抚摸着最近精心编织的两条发辫,痴痴一笑。潜藏在心底更深处的那些记忆,如泉水般涌现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年前。

    西楚皇朝,都城临安。

    那一年,北唐大军势不可挡,连克十六城后,终于击垮最后这道防线,将八百载西楚气数一口吞尽。

    那一年,她才十岁,青涩稚嫩,随父母混在逃难人群里,往北迁徙。

    荒野里,某校尉率骑兵追来,烧杀掳掠,惨无人道。惊慌失措下,她摔倒在地,被残暴校尉盯上,眼看就要沦为刀下亡魂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间,一名银袍将军狂奔而来,一剑斩校尉于马下,救下绝望的她,更救下了上万流民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将军,在她眼里恍如天神,成为她此生最钦佩的大英雄。

    不知哪儿来的勇气,她迅速爬起来,哀求将军收她当弟子。她也想像将军一样,仗剑独行,一骑绝尘。

    她永远记得那副画面。

    当时,将军转身一笑,潇洒离去,“小姑娘家,修什么剑法!”

    那句话,深深刺激到她,进而改变了她的一生。谁说女子不能修剑!

    从那一天起,她剪掉长发,扮成男装,独自尾随将军率领的大军,一路东进。

    沿路打听之下,她渐渐知道,那位将军是名大剑修,出自北唐云遥宗,又听说了更多他的传奇轶事,崇拜之情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于是,她拜入云遥宗门下,以将军为楷模,苦心修剑,只为有朝一日,能有资格追随将军麾下,向将军证明,当初那句话是错的。

    谁说我不能修剑!

    他虽是女子,但天赋绝伦,悟性极佳,修为一日千里,很快从众多弟子里脱颖而出,名气渐噪。

    四年后,北方一统,将军荣归师门,上下欢腾。

    这一年,也就是十六年前,她才十四岁。

    作为弟子中的佼佼者,她有幸跟将军讨教,被将军大加赞赏,闭门传授一招绝学,名为孤独一剑。

    那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一天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她奋发悟剑,破境机缘降临,紧接着闭了死关。

    这次闭关破境,异常艰难,一闭就是半年时间。就是在这半年里,沧海桑田,皇朝内部发生了太多大事。

    将军被众人诬陷谋反,有口难辩,走投无路下,被迫归降南晋,这就是震惊天下的元武朝第一大案。

    当她出关以后,兴冲冲想去投奔将军,却发现物是人非,那个救她于危难、被她当成楷模的大英雄,已经不在北唐,不在人间。

    哭了整整一夜后,小小年纪的她心灰意冷,离开云遥宗,独自游历天下,数年之后,终成一代剑圣。

    她始终铭记将军救命引路之恩,将自己领悟的八剑,跟那孤独一剑合在一起,命名为孤独九剑,以此祭奠将军亡灵。

    再后来,她渐渐猜出,云遥宗凭空冒出的那座归云阁,应该是将军遗物,于是返回云遥宗,孤独守阁十年。

    这就是顾剑棠的前半生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相信,一骑绝尘,傲视群雄的剑圣,会是一介女流之辈。

    更没有人知道,她这前半生,心里一直都在追随那位将军。

    当然,后来还是有心思深沉之人,隐隐猜出些端倪,故意泄露将军之子的消息,以此试探引诱她。

    于是,便发生了后来的事情,剑圣南来,任真北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曾经,称雄剑道,比肩那位将军,是她人生最重要的目标。

    现在,她的人生有了新的意义。

    故人虽死,希望犹在,有很多比修行更重要的事情,等着她去做。

    站在树下,望向北方,她灿烂一笑,明媚动人,“大姑娘家,还是叫海棠好听……”

    同一时刻,北方那座碑林里,任真心有灵犀,怦然一动,莫名生出一种微妙难言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日,顾海棠树下顿悟,再入知命境。

    你就是我的本命。

    (这段话必看。

    从我开书第一天,我就忍辱负重。先是有人质疑我是基佬,嘲笑我写那句“任真痴痴看着顾剑棠”。特喵的,老子是直男好伐?当初喷我那位兄弟,麻烦你举个手让我看下,你的脸肿不?

    然后,又有不计其数的人质疑我,把剑圣写得几把烂,一点都不霸气。丫的他不仅是女人,还是女主,你难道让她一上来就爆草男主?

    我摸着自己的A杯平胸说一句良心话,我已经暗示得很明显了。大家看过那么多女扮男装的戏,为啥就是猜不到?你们不读到完本,对得起老子的眼泪么?

    最后,为了所有的委屈,暗形恭请各位客官大老爷,每人打赏500币,拜谢,再拜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