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八十七章 成也春秋,败也春秋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风起于青萍之末,浪成于微澜之间。

    古今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,都是从不起眼的小边角处起手。而那些让人拍案叫绝的妙计,当把它们拆解开看时,更是由众多涓涓细流汇聚而成。

    阴谋家的智慧,不在于凭空捏造出奇兵神将,而在于洞察全局,充分整合能调动的力量,让手中棋子发挥出最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就如眼前,在任真闭关悟春秋的半个月里,北唐大势渐趋明朗,剑道式微,儒家独尊,似乎已成定局,不会再生变数。

    但谁又留意过棋盘上,那些原本死气沉沉的边角里,悄然涌起一股新的生机?

    那个醉生梦死的老朽醒来。

    那个深陷心结的幽鬼出关。

    那个隐遁多年的铁匠重燃战意。

    那个明明死去的女子破而后立。

    这四位剑修的实力,都不足以匹敌十大强者,更无法力挽狂澜,扭转乾坤。但若是把他们聚到一起,又会发生怎样的情形?

    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人,最多不过棋逢对手的那两位而已。

    主动布这个局的任真心里清楚,打铁还需自身硬,他必须尽快提升实力。更何况,引爆全局的那根导火索,从一开始就绑在他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所以,在春秋碑林里,他枯坐半月,苦苦冥思,始终没有离开一步。随着时间流逝,他神情渐渐疲倦,气息衰颓,似乎毫无进展。

    《春秋》微言大义,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每块经碑上最多不过百字,却包罗十年天下事,要想解得其中真意,不仅需要渊博学识,更离不开阅历和眼界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而那位神秘老者,每天清晨都会前来,一丝不苟地清扫碑林,其后便坐在不远处的空地上,面对着一副棋盘,一坐就是一整天。

    两人彼此相安,专注于各自的事情,半个月里,硬是没有交谈半句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十天,情形终于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任真走出碑林,来到老者面前坐下,看向棋盘上黑白交错的形势。

    老者凝眉,没有抬头,说道:“静坐二十天,无论结果如何,你的心性比我想象中还强一些。但是,我应该提醒过你,别来打扰老子清净!”

    任真叹了口气,愁眉苦脸地道:“我哪敢忘记前辈的忠告。没办法,春秋八百载,碑上还缺最后八十年,都装在您心里啊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抬头,眼神充斥着浓浓的嘲讽,“连《春秋》都还没领悟,哼,你就敢惦记最后八十年?赶紧滚!”

    自《春秋》问世,距今也有八十年,有本事独立解经的人极少,无不是天下名儒。即便是他们,能得一知半解,就已心满意足,难以窥其全貌。

    眼前这少年,却摆出一副大功告成的姿态,开始惦记最后八十年,这口气何其狂傲!

    任真对老者的反应并不意外。没人会相信,一个年轻后生,能凭一己之力,解开那部千古奇经的真意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管前辈相信与否,我是真的只差您脑海里的记忆了。我想,在这世上,没有人比您更清楚,那段历史的来龙去脉。”

    老者漠然道:“大言不惭,你以为能瞒过老夫眼睛?如果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轻咳一声,打断了他的话,“您是想说,如果我破解《春秋》真意,您现在早就挣脱压制,恢复自由了,对吧?”

    老者脸色剧变,难以掩饰心头的震撼,“你怎么知道?你到底是谁,为何会了解这个秘密!”

    从一开始,他就看出这个蔡酒诗是假的。不过他不以为意,只当是哪家宗门掌握一点关于他的信息,虚张声势而已。

    哪想到,任真竟然连七十二经碑最大的秘密都清楚。他说得没错,这附近设有春秋大阵,将老者囚禁在此,而阵眼就是那些经碑。

    只有领悟《春秋》,使其真意从石碑上剥离,整座大阵才会消散,将老者释放出去。

    这个秘密,历来只有西陵书院的院长知道,再无他人。但眼前这少年,竟然一语道破玄机,难道……他真能看透《春秋》真解?

    任真眯眼看向棋盘,漫不经心地道:“前辈终于相信我的话了。我静观半月,之所以没立即破解,就是想跟您谈谈条件,谈拢之后再动手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老者正襟危坐,此刻再无半点傲慢之意,迟疑道:“你是想从我这里得到最后八十年的历史,作为解碑放我离开的条件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我认为,这八十年的历史,并不比前七百多年更容易解读。正因为在这世上,还有不少像您一样经历过那段岁月的老人,所以套听途说,以讹传讹的误读才更多,让人难以甄别真伪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微微一顿,认真地看向老者,目光锋锐。

    “但是,您却不同。作为纵横家的首领,您纵横春秋十国,见识渊博,是各国兴衰变迁的最大见证者,由您亲口讲述,最为可信。更何况,春秋最后那场大乱战,还是您一手挑起的!”

    这时,老者身躯猛然一颤,失手之下,竟将那棋盘打翻,黑白棋子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他大惊失色,死死盯着任真,话音莫名颤抖起来,“原来,你连我的身份都知道!”

    任真答道:“纵横家,廖如神,您智谋超群,不仅是曾经的天下第一谋士,而且棋艺精湛,被奉为棋绝。如此煊赫威名,我怎会不知。”

    二十年前,元本溪还只是初出茅庐的新人,声名不显。在那个时代里,廖如神之才,天下无出其右,称得上是国士无双。

    纵横之术,合纵连横,当年北方之所以爆发乱战,正是由于他游说其他五国,合纵结盟,共同讨伐强大的北唐所致。

    凭借一副伶牙俐齿,他舌战群雄,成功煽动起五国瓜分北唐的野心。所以,说是他一手挑起的春秋大乱战,一点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这样一位乱世魔头,原来一直被儒家动用强大《春秋》,秘密镇压在西陵后山,并没有为春秋陪葬。

    真可谓,成也春秋,败也春秋。

    而任真此行的目标,也不只是一部《春秋》那么简单。他要放出这位魔头,跟他联手来下这盘大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