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八十八章 冥圣登山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廖如神脸色微白,沉默良久,才回过神来,感慨道:“二十年未踏江湖,想不到竟涌现出你这样的人物。看样子,八百载春秋,你是志在必得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不敢托大,在这位大野心家面前,他的态度温和而真诚。

    “前辈谬赞。事到如今,我也不瞒您,这次混进西陵,不只是为了参悟《春秋》,更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救您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廖如神眨了眨眼,躬身拾着一地棋子,问道:“直说吧,你是哪一家的人,为何要救我这个行将就木的老朽?”

    任真答道:“我算不上是哪家的人,非要算的话,我跟您一样,不会谋求具体利益,是个野心勃勃的阴谋家。至于为何救您,很简单,我想让您出山帮我。”

    只要纵横家肯入局,这天下必会异彩纷呈,生出无数不输春秋的大热闹!

    廖如神坐回木凳上,将棋盘重新摆好,淡淡地道:“想驾驭到我头上,你的野心确实不小。说说看,你的对手是谁?”

    聪明人不会把话说死,不给自己留回旋余地。无论是否愿意帮忙,他都想先探探任真的虚实,再做决定不迟。

    任真说道:“我的对手很多,会扰乱天下大势,所以,才需要您这位乱世奇才出马。至于眼前,我需要对付的是儒家。”

    廖如神看了一眼任真,说道:“小小年轻人,修为不过三境,就妄想颠覆天下。若非你刚才的话有些分量,我现在一定会笑掉大牙。”

    任真想要解释,廖如神又继续说道:“以天下为棋,你凭的是什么?就凭那一腔野心?没有实力的人,连给别人当棋子都不配,更别想站稳脚跟,自立门户。”

    任真开始沉默,他知道,自己还没有打动廖如神,让他相信自己的实力。他更不会蠢到泄露自身秘密,把性命押上去。

    “即便你真能参透《春秋》,那又如何?凭你一个人,就想对抗儒家七十二书院?醒醒吧,八境以下皆蝼蚁,妄图撼动大树,这是痴人说梦!”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廖如神却没有发笑,看着任真说道:“我泼这盆冷水,不是为了取笑你,恰恰是为了你好。你太年轻,还是少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,脚踏实地修行吧!”

    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扯淡。纵横家游说四方,空手套白狼,最能清醒认识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任真凝望着棋盘,沉默半天,脸上没有多少失望情绪。只凭三言两语,就想收服这种桀骜不驯的枭雄,才是真正的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“前辈不必急于拒绝,我会以最快速度,向你证明我的手段。到时候,风起云涌,良机稍纵即逝,希望您能当机立断,助我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关于廖如神,他掌握的情况其实并不多,只是大概知道,此人实力在七境巅峰。事关机密,就算北唐琅琊阁知道,也绝不敢把他排进风云榜,昭告天下。

    更何况,纵横家最可怕之处,从来都不在于修为,而是那张嘴。

    廖如神呵呵一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未来之事,谁说得准呢……我可以把最后八十年的历史说出来,不过你得想清楚,到时无法破解经碑,你的小命就到此为止了!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凛然道:“这其中的厉害关系,我自然明白。请您指教。”

    他非常期待,这位一生策划无数阴谋的老人,将会道出多少不为人知的惊天真相。

    廖如神闻言,眼眸眯起,凝视着黑白棋势,脸上皱纹愈发沧桑。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陵桃山下,来了一对老少。

    自从回到北唐,这几个月来,两人跋山涉水,走过不少路,见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好在老头精通奇门遁甲,遁天入地,移形换影,比普通御空飞行要快很多,才不致疲于奔命。

    纵使如此,小不起还是厌倦,觉得太不好玩,“老爷,咱们今天又要找谁呀?”

    他年纪还小,自然意识不到,今天这趟行程非常凶险,不像平时那样轻松。

    杨老头拉着他的小手,仰起面颊,眼珠微动,像是在看那茫茫山巅,又像是在看天。

    “老爷打算让你认个干爷爷,你说好不好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小不起猛然摇头,像拨浪鼓一样,“不好不好,我只想跟着老爷!”

    他以为,杨老头是想把他送给别人。

    杨老头哈哈一笑,满脸慈祥,“就是让你叫声爷爷,又不吃亏,你还能占很大便宜呢!”

    话音轻松,他心里却不轻松。这一趟,压力很大,他甚至开始后悔,不该带小不起一同前来。

    作为阴阳家的首领,“冥圣”杨玄机,极少出现这种不安情绪。

    小不起眨了眨大眼睛,停下摇头,“占什么便宜?”

    杨老头笑道:“那老家伙姓廖。你要是认他当干爷爷,以后随他姓,名字就叫廖不起,这多了不起!”

    小不起闻言,咧嘴一笑,双眼眯成一线,“了不起了不起,这名字好听!”

    从懂事起,小家伙就跟着杨老头一起漂泊,相依为命。他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,甚至连姓什么都不知道,很多次追问杨老头,迎来的都是一副古板面孔。

    小家伙很开心,仿佛有了一个了不起的收获。

    这时,杨老头想到些什么,再次抬头,仰望向山巅上空。

    有一道极细微的云气,透着淡淡的明黄色,始终萦绕在那里,挥之不去。这是某个人散发出来的气象。

    只有自身气运太过强大,乃至能顺承天时、影响人间时,才会产生自然流露这种云气。

    人世间,能够观云识气,洞察此等气象的人,无不是阴阳家的大宗师。而在当今天下,恐怕只有冥圣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瞎子,却能拨开迷雾,看清很多常人未知的事物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表情复杂,幽幽地道:“我就知道,给你买糖葫芦的那个叔叔,也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是对小不起说的。

    小不起面露惘然,小脑袋瓜很快想起那日情形,笑得更开心了,“老爷,咱们是来找他的吗?”

    杨老头没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他攥着不起的小手,左手持鬼神幡,踏上山道。

    西陵书院,迎来一位圣人降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