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九十章 内圣外王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董仲舒绽放气势的一刹那,西陵书院所有儒生都感知到了。这种感知,并非从外部传来,而是源自内心。

    十脉气机,将天下文人紧密相连,若有人猝然移走大部分灵力,能立即引发大家的共鸣,更确切地说,那是一种怅然若失的错觉。

    他们心里空落落的,似乎体内某些微妙的东西,突然被人凭空抽走。

    书院各处的人们,此刻停下手中动作,不约而同地望向虚空,表情震撼。

    在那片山腰正对的上方,硕大云团汇聚一处,似穹庐笼盖四野。一股浩荡气息凌驾其上,散发着可怕的青光,笼罩整座桃山,为之披上一层轻纱。

    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这是儒家浩然气引发的异象。

    不远的另一侧,又有一道浑浊威势冲天而起,茕茕孑立,黑白两气翻滚奔腾,同样充斥着强大的神圣意味。

    阴阳相胜之术,昭昭乎进乎象矣。幽冥之力,鬼神之机,实在变幻莫测。

    二圣交锋,各自修为崭露,竟使天穹变色,仿佛要被撕成两半,随他们对峙!

    桃树下,董仲舒猛踏一步,右手一抬,那只拳头隔空朝杨玄机轰去。

    这一拳正大光明,没有什么花哨招式,只是简单直刺,速度不但不快,甚至有些迟缓,明显是要凭纯粹的内力取胜。

    拳尖之上,罡风暴起,浩然真力如潮水涌出,凝成一道明亮拳影,没有丝毫外泄。它碾压向前,不像是在针对某个人,而是它前方的一切。

    拳势正且直,让人生出一种无处遁藏的绝望,仿佛只要你敢站在它面前,无论如何闪躲,它还是会砸落到你身上。

    儒圣这一拳,凝聚着儒家一往无前的精气神,决然之势足可撼天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在这北唐,没人能打赢我!”

    董仲舒的话音响起,平淡无味,彰显出绝对的自信。

    内圣外王,这是他给皇帝提的建议,更是他自身笃定的大道。作为儒圣,他要让儒家挫败百家,称霸天下!

    这一拳,也是王霸之拳!

    面对这前逼一步,杨玄机还是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那完美一拳看似遥远,刹那间便刺透空气,只有咫尺之遥。

    只见杨玄机抬起左手,掌心间真力狂涌,灌注到幡棍内部。

    黑白交映的幡面上,“装神弄鬼”四字已然不见,化成强劲白气,同幡布黑气缠绕一起。

    这两道真气,好似两条游鱼,头尾相衔,旋转追逐着,飘离幡面,悬浮在虚空中。

    这正是太极阴阳鱼。

    万物负阴而抱阳,冲气以为和,这阴阳鱼汇聚了天地万物的生机,深邃不可测,竟是扭曲空间,旋转中形成一道漩涡,要把一切吞噬进去!

    彼既攻之,我且陷之。

    此幡号称“装得下鬼,弄得了神”,此刻迎面而上,就是要强行装下这圣王之拳!

    桃树下,气浪翻滚,空间紊乱。

    而天穹之上,那两道恐怖气息同样逼近,挟着排山倒海之势,冲击向对方,在虚空中碰撞出一道巨大层面,竖垂万里!

    既金陵大战之后,天地间再现圣人对决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书院后山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碑林外,抬头仰视虚空,凝望着那两道滔天威势,脸上表情阴晦难明。

    春秋八十载,付之笑谈中。尘封的故事刚刚讲完,没想到,更精彩的故事就在眼前上演。

    “真是让人意外呐……”

    廖如神负手而立,眯着双眼,感慨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任真则沉默,表情变化不定。

    “清气浩荡,昭如日月,应该是儒家夫子。吞吐阴阳,诡变难知,多半是阴阳家那个瞎子。他们两人怎会出现在这里,而且大战一场?”

    他眉头微蹙,想不明白其中缘由。董仲舒现身,还好理解一些,毕竟这里是书院,但杨老头的到访,太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两家素无瓜葛,杨玄机突然到此,肯定有他的意图。西陵书院里,难道有他想得到的东西不成?”

    一念及此,他开始盘算起来。

    “春秋经?不可能,阴阳家不会看得上儒家法门。那座脉泉?以圣人修为,更不会在意此物。额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到些什么,脸色微变,侧身望向廖如神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,廖如神同样侧身,朝他微微一笑,“你也猜到了?看来野心勃勃、想放我出山的,不止你一个啊!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除此之外,他实在想不出别的可能。总不会是来找自己的吧?

    眼见那两道威势就要碰撞到一起,廖如神表情微凛,说道:“我猜,你肯定希望瞎子赢。不过,你们都想压制他,本身就说明,他已经很难被打败了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低头,脸色一沉,朝碑林里走去。不用别人说,他也能猜出这场大战的结果。

    他对瞎子没有任何好感,但是,在云遥宗外,瞎子愿意放他离开,足够说明此人并无恶意。

    敌人的敌人,就是朋友。尤其是在跟敌人交战之时,他更应该帮瞎子一把。

    他盘膝坐地,面对经碑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廖如神把他的举动看在眼里,好奇地问道:“你难道不关心这场胜负?”

    任真没有睁眼,幽幽地道:“儒圣归来,咱们还是多关心自己吧!你到大阵边缘守着,我若不赶紧解碑,你今天会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廖如神闻言,神情剧变。聪慧如他,一点就透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二人都猜出,杨玄机的目标是幽禁后山的廖如神,董仲舒当然也能意识到。打败对手后,他肯定会立即来这里,斩草除根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以前,因为对春秋大阵充满自信,儒家有胆量让廖如神苟活下去。现在,被一家圣人盯上,夜长梦多,他们必然不会再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所以,任真的判断很正确。杨玄机被打败后,下一个要倒霉的,就是廖如神!

    廖如神毫不犹豫,朝春秋大阵边缘跑去。以前,他还能在这里苟且偷生,但是今天,任真若无法解碑,他就要一命呜呼了!

    “你若得手,老夫余生愿听你差遣!”

    任真没有说话,心意微动,伸出左手,对准了那些经碑。

    “还好有你在。这场大战的胜负手,就由你来当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