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九十一章 董仲舒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圣王拳和阴阳鱼在空中相遇。

    传承数百年的两家绝学绽放威力,当它们碰撞到一起时,荡出的恐怖气**悍至极,将四周所有空气挤压出去,这片空间顿时变得虚无。

    身后那棵桃树,面对外泄的强大冲击波,被碾压成无数粉末,无声地散落瓦解,就是一面镜子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在混乱时空的中心,那记拳头砸在阴阳鱼上,大放光明。阴阳两气的旋转明显迟缓,与此同时,它产生的漩涡也在扭曲,艰难吞噬着那霸道拳芒。

    “六圣之中,你们四人皆是八境上品。可我,已臻至圆满,立于八境最巅峰!就凭你蚍蜉之力,也想撼天?”

    董仲舒话音强硬,毫不掩饰轻蔑之意。杨玄机若无法全力以赴,在谁看来,这都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决斗。

    真力碰撞,简单直接。

    儒家浩气轰碎了太极,也轰碎了它所处的那层空间。狂暴余威扑向杨玄机,将他足足震退十几步,已是走回下坡路。

    他横幡于胸前,紧紧护住小不起,一口鲜血猛然喷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不起抓着他的衣襟,眼眸里噙着泪花,只是没有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,别打了,咱们走吧!”

    小家伙知道,是自己拖了后腿。若不是护着他,老爷就算不敌,也能自保无虞,肯定不会受这么重的伤。

    杨老头脸色惨白,没有理会他的劝说,侧过头去,仿佛是在望向山巅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,“如果我走了,他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来这里,本就是为了身陷险境的那两人。

    箭在弦上,进退不由人。这时,董仲舒踏步向前,步步紧逼上来。

    每踏出一步,他浑身气机便暴涨一分,浩然气概冲天而起,在虚空中凝结出一道巨大虚影,巍然耸立在桃山前,神圣威严。

    而杨玄机,被笼罩在他面前的阴影里,相比之下,格外渺小。

    “只要在书院里,我就天下无敌,连南晋那位都不是对手,更何况是你杨玄机!老夫正要翦除百家,既然来了,那就请你赴死!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洪亮,震荡虚空,强大意念笼罩整个西陵。

    这片天地间,他俨然成了无上主宰!

    儒家法相,言出法随,他真正动杀心了!

    下方地面,杨玄机眉头猛皱,老脸上浮出狠绝意味。

    既然退不得,那便不退。

    这一战迟早要打,再让无法无天的董仲舒这么膨胀下去,就不只是九境至圣的问题,而是一个狂悖魔王!

    此时,他将鬼神幡插在地上,让小不起拄幡藏在身后,自己终于腾出双手来。

    董仲舒离九境只有一线之遥,他的必杀一击,必如雷霆万钧,摧枯拉朽。

    杨玄机不敢托大,这一击,他必须全力以赴!

    儒圣法相高达万丈,顶天立地,浑身散发出耀眼的青色光泽,正是由无数浩然气凝成。

    威严面孔上,巨大眼瞳流转,漠然俯瞰下方的杨玄机,眼神里充斥着杀意。

    “诸子百家,纯属多余。实现春秋大一统,必须先使万众归心,礼教统一!你们若真想结束乱世,让天下太平,那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“天人感应,王权神授。这天地间,有我儒家足矣!”

    董仲舒振声吟啸,浩浩如金石之音,响彻乾坤,震慑人心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大手一伸,隔空抓向桃山某处,只见那里气机暴涨,浩荡灵气疯狂井喷,刺射向虚空。

    杨玄机感知得真切,不禁倒吸冷气,“义字脉泉!”

    儒圣法相,消耗太大,本来就是征用脉泉而凝。此刻,董仲舒又要用脉泉之力,发动猛烈攻击。

    他是要不顾众多儒生死活,竭泽而渔!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天下各地,所有修行义脉的读书人,灵魂深处同时开始战栗起来。

    所谓“万众归心”,现在他们的心意全都被董仲舒绑在一起,共生死,同进退!

    董仲舒那只大手微颤,结成儒家手印,下方狂喷的脉泉灵力受到感性,顿时凝出一道巨大无比的方正事物,横亘虚空!

    那是一条戒尺!

    儒家学塾里,每当弟子不遵教诲时,教书先生就会用一根木尺敲打弟子,以示惩戒。

    而现在,儒圣要摆出先生师长的姿态,用此物来打杨玄机!

    “吾为天下师,汝可受一尺!”

    杨玄机闻言,厉声喝道:“天下师,好大的口气!连当年的至圣孔丘,都不敢如此狂妄!”

    董仲舒冷冷一笑,睥睨天地,“青取之于蓝,而青于蓝。自我而始,儒教必会空前强盛,这天下师,老夫做得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挥动那万里长尺,卷弄风云,铺天盖地朝杨玄机砸来。

    杨玄机神情大变,不仅是因为这恐怖巨尺,更因为他从刚才的话里,听到一个更恐怖的字眼。

    儒教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十里外,茅台镇。

    一名白发男子立于檐下,凝望着远方阴晴变幻的虚空,手里则拎着酒坛。

    “八境之巅,确实很难打败他……”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头,喝一口酒,不安地嗫嚅着,“你不是以为,哪家称霸都无所谓么?怎么现在又不甘了?”

    这句话,是对自己说的。

    千百年来,儒墨两家理念针对,水火不容,可谓政坛死敌。自从儒剑称雄以后,墨家遭到残酷的血洗,羽翼折尽,不得不远遁山林,消极避世。

    出现如此局面,身为墨家巨子的他,罪责难却。当年一场变故,爱妻因他去世,巨子剑丢失,他心灰意冷,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他厌倦争斗,自以为看破红尘,以为天下之争此消彼长,谁来主宰都别无二致,于是便放下墨门信念,与世无争,过上隐居生活。

    直到今日,亲眼目睹儒圣叱咤风云,狂啸天地,他才隐隐意识到,自己以前的想法是错的。

    他开始不安。

    他开始不甘。

    他开始明白任真当初说的预言,明白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连妻子都救不了,现在的我,真能救得了世人么?”

    他生性怯懦,消极畏缩,在这最关键的时刻,他又开始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道红光从屋内冲出,倏然飘至眼前。

    血色地戮剑伫立半空,急剧嗡鸣着,彷如某人在眼前催促他。

    “战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