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九十三章 这乱世,谁来执棋?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杨玄机之所以来西陵,之所以会爆发这一战,最重要的目的就是,进书院后山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跟董仲舒拼成两败俱伤,后者又躲进书院里,这让他开始为难。如果闯进去,很可能又是一场恶战,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,绝非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若是知难而退,那就前功尽弃,徒劳一场。

    眼前,他没有立即决断,而是从云端回到半山腰。

    感受着李慕白的伤势,他神情肃穆,被这位巨子的决然所触动。为了替他守护小不起,对方竟甘愿承受如此重伤,不曾退缩。

    这份人情实在太沉重。

    沉默一会儿,他坚定地说道:“以后你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大恩不言谢,他性格直爽,不愿那般矫情作态。今天李慕白拼着重伤,不退半步,以后就算让他付出更重的代价,他也毫不犹豫,加倍报答。

    李慕白脸色苍白,咳嗽一声,嘴角鲜血溢出,“我只是受人所托,轮不到你来承情。”

    他胸襟坦荡,没打算隐瞒,也不愿意赚杨老头的人情。

    杨老头一凛,微微侧首,感知着那柄嗡鸣颤动的地戮剑,隐约猜出一些真相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我非得进书院不可了。”

    他眼盲心明,在云遥宗外的那天,就已察觉出顾剑棠是假的。不知出于何种缘故,他并未道破,而是放任真离开,同时识别了后者的气机。

    今天刚来到桃山,他观云识气,就看出任真也在书院。

    既然是任真托人援助,杨老头觉得,唯有把他安全带出书院,才算还上这份人情。

    李慕白转身,盯着他的瘦削身板,没追问他的决定,而是幽幽问道:“你为何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杨老头抬头,仿佛是在眺望那座山巅,“你又为何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场间再次陷入沉寂。

    类似的对话,刚才在这里发生过一次。大家立场不同,各怀鬼胎,谁都不愿道出自己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很罕见地,小不起没有立即跑向杨老头,而是搀扶着李慕白,艰难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杨老头叹了口气,说道:“他的话,你应该也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李慕白点头,明白他指的是什么,寒声道:“儒教,好大的野心!”

    经过这一战,他们都深深感受到,董仲舒的修为今非昔比,离那传说中的第九境只有一线之遥,已非他们一人能够抗衡。

    更令人忧虑的是,随着实力暴涨,董仲舒的野心同样急剧膨胀。他不仅说服北唐女帝,罢黜百家,独崇儒术,甚至还妄图开坛立教,尊享万世供奉!

    儒家和儒教,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概念。

    儒家,仅仅代表一家学派,持一家之言。无论地位有多尊崇,儒家也只是因其学问思想而流传下去。

    但是儒教,则完全等同于一种宗教。一旦立教成功,世人对儒圣的敬畏,将不止于夫子之师礼,而是奉若神灵,顶礼膜拜,不得不迷信盲从。

    再联系到董仲舒刚才说出的礼教统一、王权神授等等,他的野心大得无法想象,俨然正在酝酿一场席卷朝野的风暴!

    千年以来,十国纷争,南北两地从未有如今的统一局面,更未出现过企图桎梏人心的宗教挑战。

    任真说得对,这个时代即将暴走。

    杨老头没有像李慕白一样,听过任真的预言。但他精通阴阳术数,卜算推演出神入化,能预见到一丝朦胧的未来。

    他也能看清,儒家将会是下一场风暴的中心。

    “你隐居十年,如今重出江湖。虽然不知你的意图,但我很相信你的品行。咱们不妨联手,阴阳家和墨家,一同力挽狂澜!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杨老头嘴角噙着笑意,似乎充满信心。

    “儒陨墨遁伞向西”,他相信董仲舒多行不义,必会陨落,只是没想过,隐遁多年的墨家巨子居然出山了。如此一来,百家势力里又多出一名强援。

    若是再请动纵横家相助,游说百家,用不了多久,这盘死棋就能彻底活过来!

    然而,李慕白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不会帮你。但是你可以放心,墨家绝不会跟你们为敌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杨老头闻言,失望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,李慕白为了保护一个孩子,都愿意以命相守,在强大攻势面前毫不畏惧,怎么现在又拒绝他的邀请?

    “墨家秉持侠义,兼爱天下,为何不愿行此大义!董仲舒的野心,难道你没有看到么!”

    他越说越激动,正打算疾声质问下去,这时李慕白抬手,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“不,你误会我的意思了。我没说不愿意对抗儒家,只是不愿当你的帮手而已。这盘大棋,还轮不到你来下。”

    杨老头顿时怔住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李慕白起身,抬手指向茫茫山巅,凛然道:“真正有实力执棋的人,在那里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书院后山。

    按照任真的要求,廖如神正坐在春秋大阵边缘,背对碑林,望着棋盘发呆。

    任真若想解碑,必须动用左手天眼,才能像神游星海一样,窥测出《春秋》真解。

    只有支开廖如神,他才敢睁开天眼,不用担心被发觉。

    法天象地,皆入我眼。大道三千,自现本源。

    这才是天眼最强大的神通。相比之下,那些易容隐形手段,不过是皮毛而已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左手对准经碑,掌心间金彩流溢,那只天眼现出原形,神光湛湛,毫不眨动地盯着碑面。

    碑面上,无数文字的红漆忽有灵性,自动从笔画间流淌而出,正是当年的麒麟精血!

    它们蕴含着《春秋》精髓,闪耀鲜艳光泽,汨汨流向任真掌心的天眼,没入其内。

    而那些文字,在失去麟血神韵后,不断破碎,从碑面上剥落下来。春秋经碑,就此毁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任真脸上双眸紧闭,全神贯注,疯狂冥想着。

    八百年春秋,化作一幕幕波澜壮阔的画面,在他脑海里浮现。画面上那些传奇人物栩栩如生,音容笑貌,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一切皆在眼前。

    拨开精简文字的迷雾,窥见历史背后的智慧,这就是《春秋》之真解、春秋之神韵。

    古人云,以史为鉴,可以知兴替。

    既知前八百年之神韵,何惧后八百年之浮沉!

    时间在飞快流逝,经碑上的七百二十年,只是弹指一挥间。

    任真收起左手,自信一笑,这春秋经碑,他已经真正破解了!

    脚下踏出一步,他正准备走出碑林,告诉廖如神这个喜讯,突然,他脑袋里响起嗡鸣,恍如炸裂一般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便昏迷倒地,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恰是彼时彼刻。

    董仲舒的巨尺砸在地戮剑上,遭受冲击的不只是李慕白,还有这把剑的主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