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九十五章 天要下雨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人似秋鸿来有信,事如春梦了无痕。

    这场春秋大梦醒来时,任真脸颊上泪痕未干,此刻,他已经跨过第三境,那无人之境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这场梦,收获颇丰,既有春秋真解,又有三千剑经。

    儒剑合璧,当两者合二为一时,便是新的一剑。

    关于这第十一剑的名字,现在他还无暇去想。

    当他睁开眼眸,神识重回真实世界时,蓦然发现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,正蹲在地上看着他,大眼睛炯炯有神。

    他从地上爬起来,一边揉着生疼的脑袋,一边环顾四周碑林,确认刚才的玄妙机缘是场梦后,视线最终落在仰着脑袋的小不起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想问小家伙怎么会在这里,话到嘴边,猛然反应过来,自己现在的身份是蔡酒诗,根本不认识他,这句话要是说出口,那就露馅了!

    他话题陡转,强行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飘移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小不起眨着眼睛,笑容得意,“叔叔,你可真不会装傻!怎么样,你猜不到我会来这里吧?”

    任真顿觉尴尬,心里五味杂陈,“我的易容手段以假乱真,啥时候变得这么差劲,连一个小屁孩都能看穿了!”

    他低头打量小不起胖嘟嘟的小脸,假惺惺地道:“啊?你说什么?我怎么听不懂?”

    小不起不屑地白了一眼,蛮横地道:“叔叔,你再敢装傻,我就跑出去告诉老爷,说你欺负我!哼,看他揍不揍你!”

    任真嘴角抽搐着,哭笑不得,小屁孩儿又玩这一套,搬出老瞎子吓唬人!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叹了口气,无奈说道:“叔叔现在很忙,没空陪你玩。乖,小家伙听话,这里很危险,你赶紧跟着老爷离开!”

    他没有吓唬小不起,如今儒圣现身,西陵书院里凶险万分。他本以为,杨玄机是独自前来,在被李慕白援救以后,应该会知难而退,收手离开。

    没想到,杨玄机不仅没离开,反而带着小不起闯进后山,简直是胆大包天!

    小不起撅了撅嘴,很明显不吃这套哄孩子的小把戏,一把揪住他的衣衫,开始往外面拉,“老爷说了,要让你带我去买糖葫芦,你别想赖账!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表情骤凛,渐渐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他听懂了,原来杨老头识破他的行藏,这次上山,不止是为了救廖如神,还想带他下山,离开这龙潭虎穴。

    “那个瞎子,到底是何方神圣,难道真能识破天眼神通?我跟他素无瓜葛,他为何会好心助我脱困?现在看来,他恐怕早就看出顾剑棠是假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疑问涌上心头,让他思绪凌乱,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阴阳家,杨玄机,他的作为实在太古怪,毫无章法可循,偏偏又在一些很微妙的场合出现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任真当然不能直接去问,但越来越好奇。他隐隐有些担心,这瞎子会扰乱他的宏图大计。

    不顾他在发愣,小不起只想拽着他往外走,可是力气太小,拉扯半天,还是没能拖动半步。

    任真回过神来,揉了揉他的小脑袋,笑容温和,“下次遇见时,叔叔再给你买糖葫芦,好不好?你去告诉老爷,就说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,不能陪他下山了。”

    按照他原先的计划,只要领悟春秋真意,放廖如神出山,就可以功成身退。

    但是没想到,儒圣意外现身,崭露出恐怖实力,让他深切意识到,这盘棋比他预想中还复杂。如今的董仲舒,远比以前更棘手。

    因此,他临时改变主意,决定冒险留在书院,通过近距离观察对方,摸清一些底细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受伤,应该会闭门休养,我的危险不算太大。就怕他中止云游,选择回终南山疗伤,那样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他推演着接下来的变数,脸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小不起闻言,轻轻说了一声哦,脸上有些失落,明显还是想让任真陪他下山一起玩。

    他咬着嘴唇,忽然想起老爷的嘱托,于是说道:“老爷说,如果你不愿意跟我走,就转告你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停顿,一本正经地道:“你不是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小家伙耷拉着脑袋,朝碑林外走去。

    任真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从他来到这世上,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说这句话。

    这句话的意思,当然不是说,你不是人,是鬼,而是说,你并不孤独,还有跟你志同道合的人,在为同样的目标而努力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知道我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任真怔怔望着那幼小身影,这一刻突然觉得,自己或许应该赌一把。小赌怡情,万一真的是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呢……

    于是,他大声说道:“转告你家老爷,四月十五,天要下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山石道上。

    两位老者并肩而立,眺望着远方茫茫云海,面容沧桑。

    时隔二十年,纵横家廖如神终于离开这片山林,重现江湖。不过,他的脸上没有多少喜悦,跟杨老头一样凝重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次离开,意味着什么,又将要面对什么。

    董仲舒的话,他听到了。

    任真的话,他也听到了。类似的话,刚才杨老头又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巧合的是,面对杨老头的联手邀请,他给出了跟李慕白同样的回答,“真正能执棋的人,还没出山。”

    没走出后山,或者说,还没在世人面前露出真面目。

    再次被拒绝,杨老头只是微笑,没再说什么,心里已然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在儒家的地盘上,纵横家、阴阳家、墨家,还有那个神秘莫测的少年,就此达成默契。

    此时,廖如神目光闪烁,突然问道:“你怎么不亲自过去见他?”

    杨老头沉默不语,心里则默念着,“让这俩小家伙多打打交道,以后才不会太生分……”

    小不起从里面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杨老头微微侧首,虽然双眼看不到,也知道任真不愿意跟他离开。

    小不起走过来,笑嘻嘻地冲廖如神喊了声“干爷爷”,然后乖乖扑进杨老头怀里。

    “老爷,英俊叔叔说,他还有事情要做,不能离开,”他有些气喘,又认真地道:“另外,他还让我转告你,四月十五,天要下雨!”

    两位老人闻言,身躯同时一颤,僵滞在原地。

    四月十五,这么早就定下来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