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九十九章 五音成杀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这片雪当然并非真实存在,而是韩湘子以真意凝出的幻象,杀意凛然。

    交战之前,庄墨寒吟了一句“大雪压青松”,韩湘子便以飞雪迎敌,倒要看看这青松坚挺不坚挺,还直不直。

    庄墨寒想利用冷雪的坚韧意念,将首战拖成焦灼,韩湘子便正面强攻,粉碎这位副院长的算计。

    天才就是可以这么任性。

    他被称作东林最强之矛,攻击意志第一,是有他的道理的。

    那些雪片飘向对手,没有洋洋洒洒的美感,就像锋利刀片一样,密密麻麻,无孔不入,侵刺向冷雪身体的每一处,让人无从招架。

    但冷雪也不是省油的灯。雄浑的青松真意笼罩全身,镀上一层玄青色光芒,宛如坚硬铠甲,试图挡住那些角度刁钻的雪片。

    杏坛下,所有人凝视着这一幕,心脏紧悬。他们知道,双方的一攻一守,手法并不算精妙,碰撞之间却藏着无尽凶险。

    今天所有博弈,拼的都将是意志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作为东林书院的主心骨,叶三秋此时坐在椅子上,微笑注视着战况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明白,师弟真正可怕之处在于那支箫,如果执着于幻象,西陵永远都无法战胜他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内心的想法,自然不会道破。

    果然,当雪片切割在青光之上的刹那,冷雪脸色苍白,没有任何预兆地,他猛然喋血,苦苦凝集的真意不攻自破,凭空消散。

    这一刻,只有冷雪心里清楚,他的防守是从内部被攻破的。

    难怪从一开始,他心底就有股挥之不去的寒意,原来,那支箫曲洞穿他的心神,才是韩湘子感悟的真意所在。

    他现在终于明白,那些雪花之所以出现,是因为韩湘子利用箫声窥破他的想法,才故意凝结出来,迷惑他和场间所有观众。

    你想要雪?那我就给你雪!

    象由心生,韩湘子能勾出对方心境,顺之衍生幻象,其箫意太过恐怖!

    只可惜,现在醒悟已经太晚了。

    随着护身的青松真意瓦解,那些雪片再无阻碍,全都割刺到冷雪的身躯上,仿如凌迟一般,溅起无数血花,场面血腥。

    剧痛袭身,他带着真正的答案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在不明真相的外人看来,是韩湘子凝成的雪片击败了冷雪,大家根本无从察觉,那一抹幽寒之意的存在。

    第一战,韩湘子一击制敌,东林书院获胜。

    庄墨寒勃然起身,盯着台上的韩湘子,脸色极其难看。从头到尾,这场对决完全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不仅他想象中的酣斗场面没有出现,更令他瞠目结舌的是,冷雪居然会被最不畏惧的区区飞雪挫败。

    大雪压青松,青松挺且直。现在,格青松的人倒下,格大雪的人反而赢了。

    刚才这两句诗,现在沦为一个笑话,无异于被**裸地打脸。

    至于先前冷雪嘲讽的那句运气不好,也变成了对自己的反谶。

    庄墨寒僵在那里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了解韩湘子的底细,即便是庄墨寒这样的人物,也很难猜出其手段之精妙。

    当然,韩湘子并非无敌。只是说,如果纯粹拼书生意,不以更强修为抵挡,难有人胜过这位吹箫书生。

    轻松赢下这一战后,韩湘子波澜不惊,朝庄墨寒淡淡一笑,“接下来是哪位师兄赐教?”

    无形装逼,最为致命。他那云淡风轻的姿态,显然没把自己刚才的表现放在心上,这叫战败一方情何以堪?

    庄墨寒闻言,脸色一阵青红不定。

    他本来对冷雪很有信心,没想到会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惨败。失掉先机,西陵务必要把韩湘子打下去,才能扳回一城。

    踌躇片刻,他下定决心,说道:“付俊杰,你来出战!”

    人群里,任真微怔,付俊杰?这不是那天格梅花的老兄么!

    目送那位谦谦君子上台,他嘀咕道:“刚才那一战,结束得太快,我都还没出门道来,就凭这书呆子,不见得能赢韩湘子。”

    他对付俊杰的印象挺不错,当然希望这人能赢。只是,擂台决斗,从来拼的都是实力,而不是风度。

    不经一番寒彻骨,怎得梅花扑鼻香。青松抵挡不了的寒雪,梅花抵挡得了吗?

    台上,付俊杰作揖行礼,肃然道:“韩兄,恕我直言,既然你动用玉箫法器,我也不能赤手空拳,这样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他很坦荡,直抒胸臆,也不拐弯抹角。说完时,他从袖子里取出一支毛笔。

    笔墨纸砚,皆可为读书人的法器。他手里这支笔,名为狼烟笔。书写江山,激扬文字,一笔万里起狼烟。

    韩湘子点头,“付兄请。”

    有前车之鉴,付俊杰不敢托大,手中狼烟笔抖动,只是一瞬,便挥洒出点点寒梅,飘舞在空中,飞向韩湘子。

    梅瓣轻盈,看似柔弱无力,却暗藏坚韧之意,配合精妙笔法,威力绝不逊于冷雪的青松真意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梅有幽香,沁人心脾,这种细微之处的攻势往往被人忽略,因而更容易得手。

    面对付俊杰的写意笔法,韩湘子从容不迫,再次吹动玉箫。箫音起时,雪花再次飘起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却不同,箫曲委婉柔和,不似刚才那般清越高亢。雪花也变得纤如棉絮,跟洁白梅花混在一起,这幅画面极为动人。

    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。

    白,未必有用。香,也未必透得出来。

    同样是凝雪,韩湘子这次的幻象手法颇细腻,竟是以雪团将梅花包裹起来,全部封藏其中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只能算防守,或者说是做做样子。真正的胜负手,依然是藏在箫曲里潜入的那抹寒意。

    付俊杰到底是忠厚君子,执着于见招拆招,所有注意力都在空中的梅雪斗艳上。

    毫不意外地,他被韩湘子偷袭成功,晕厥倒地。西陵的第二战,再败。

    庄墨寒真的急了。他总算察觉出情形不对。

    韩湘子的雪花明明没有触及付俊杰身体,但付俊杰依然倒地,这就说明,对方的门道并不在雪花上,那只是障眼法而已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接下来就不能再从雪花应对,又该派谁来出战?

    此时,任真会心一笑,隐隐猜出了真相。

    “《礼记》云,凡音之起,由人心生也。人心之动,物使之然也。感于物而动,故形于声。声相应,故生变,变成方,谓之音。比而乐之,及干戚羽旄。谓之乐。”

    “宫商角徵羽,五音成杀。他的箫声能透彻人心,有点意思。如果对手是我,他又能引出什么幻象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