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00章 格物与修心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好久没打架,任真有点手痒。当然,也只是跃跃欲试而已,他并没有出手的打算。

    东西两院切磋,无论谁胜谁负,都是儒家内部的事情,不会对他造成影响。诚然,他跟西陵赵四有杀父之仇,但他对东林封五同样心生憎恶,绝没有帮谁的必要。

    作为局外人,看热闹就是他唯一的立场,恨不得他们拼个两败俱伤,隔层断代才好。

    “狗咬狗,一嘴毛,我还是别掺和了。如果我上台,把他们吊打一顿,风头是出了,又能占到什么便宜?”

    他抱定主意,双手揣在袖子里,站在人群里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不愧是东林书院的先锋,韩湘子连虐两名天才,上来就给西陵书院当头一棒,不仅重创对方士气,也抛出了一个难题。

    面对他那谜一样的书生意,该派何种类型的天才上场,才能匹敌?

    庄墨寒陷入了犹豫。但叶三秋显然不会给他拖延的时间,笑道:“庄师叔,莫非西陵无人能对阵韩师弟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话!”庄墨寒间色铁青,寒声道:“蓝玉,你来出战!”

    在西陵,蓝玉算得上是号人物,但悟性绝不比前两人还强,若说他能赢韩湘子,连庄墨寒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只是,叶三秋出言讽刺,无奈之下,他只得随口派人应付一阵,指望这场看透韩湘子的根基。

    蓝玉上台,表情有些懵。他格冰而悟,凝的是千里冰封之意。

    他想不明白,既然韩湘子先前崭露的是雪寒真意,跟自身属性相近,庄师叔为何还执意如此安排?

    此刻,叔侄两人都还意识不到,这一战,不仅无法令他们窥探虚实,反而会颠覆所有人对韩湘子的认知。

    在蓝玉绽放真意,试图冰封杏坛时,韩湘子箫动声起,异变陡生。无数明火凭空生出,无根自燃,整座杏坛瞬间沦为火海!

    以火克冰,前两场还在飞雪的他,转眼使出蓝玉心里最恐惧的烈火真意。

    这一场,令全场观众咋舌,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韩湘子竟然领悟了两重儒意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这当然不可能。幻象再如何千变万化,都是假的,韩湘子并非真能领悟多重真意,只是它潜伏到对方心里,无法被人察觉而已。

    只要箫声一起,他就能窥测对方心意,随之幻化情景,让对方陷入恐慌,从而在心里露出破绽,成为他的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庄墨寒有些绝望。他付出一个朝试名额的代价,不仅没能让形势明朗,反而变得更混乱了。

    三战皆败,那个吹箫书生仿佛无敌,西陵该怎么办?

    场间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大家仰望着韩湘子,眼神复杂,既敬畏又无奈。

    人群某处,赵香炉表情焦急,左顾右盼着,似乎是在寻找某人。

    她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领悟的真意被韩湘子压制,毫无胜算。作为院长独女,她更不能上台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但是,她相信,那个人天赋绝伦,应该能跟韩湘子一战。

    那日那一剑,此时若是施展,足以让东林群雄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“那个饭桶呢?难道他还在山下卖酒,没来这里?危急时刻,西陵需要他挺身而出啊!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,她眼中的救世主,此时就在她身后不远处,正幸灾乐祸地看好戏。

    危不危急,关他鸟事!

    任真嘴角微咧,心里迟疑,“洞箫何时有这特性了?他以箫入意透人心,这真意,不像是通过格箫而得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格物致知,意思是根据事物本身特性,悟出跟它相近的真意。

    而箫声,本身无法窥探人心,也就是说,韩湘子的真意,并非格箫而得,其中另有玄机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僵,忽然猜到某种惊人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虚空中,一道话音飘然响起,还是院长赵千秋。

    “不错,孺子可教。让卓尔出战吧!”

    前面一句话,是在称赞韩湘子。作为圣人门徒,四先生有大气度,犯不着贬低一个小辈。

    至于后一句,则是他沉不住气,亲自出口点将了。大朝试至关重要,就算他是四先生,也不敢托大。

    这一战,西陵不能输。

    听到“卓尔”这个名字,西陵师生瞳孔骤缩,忍不住惊叹出声。

    院长竟让此人出战!

    大家之所以感到震撼,并非卓尔的身份或者天赋有多高绝,而是因为,卓尔是个离经叛道的疯子。

    他桀骜狂放,目无尊长,从进入书院后,他做过太多疯狂的事,触犯了儒家的诸多戒律,为院众所不容。

    为了惩罚他,四先生亲自下令,将他幽禁在十里竹海内。屈指算来,至今已关了五年。

    今天,为了战胜东林的韩湘子,院长竟然愿意把他放出来!

    让一个疯子应战,这样真的行吗?

    不只是众人,庄墨寒心里也有同样的疑惑。但这毕竟是院长之命,他不敢违逆,立即朝几位长老使个颜色,示意他们前去放人。

    叶三秋看到众人的表情,眉头微微一皱,暗忖,看来卓尔绝非寻常之辈,不然平日里,他怎会从未听闻这位的天才?

    赵千秋隔空传声,淡漠话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老五暗藏杀棋,故意隐没这小辈的名气,就是为了今天吧?只可惜,他失算一着。师尊亲临桃山,此情此景,您怎么看?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,意蕴极深,大家都听得云山雾罩。

    只有任真一人,大概明白了其中深意。

    格物致知,理从外求,这是当世儒家秉承的修行正道。然而,这个韩湘子的攻心之意,以及那个正在赶来的疯癫卓尔,却是坐照观心,并非正途。

    东林书院敢启用韩湘子,安排他出战,这招出其不意,奇则奇矣,但被儒圣本人看到,又会是何情形?

    他们应该不知,儒圣最近还在桃山潜居,并未离开。在他眼皮底下,安排这么一出,那就不再是奇兵,而是臭棋。

    隔空传音,浩浩荡荡,儒圣必然也能听到。赵千秋一语挑明,那句“师尊,您怎么看”,明显是在向老师告状,把这韩湘子的风头抹杀殆尽。

    连胜三场又如何?

    是你们先重用堕落心道的韩湘子,那就别怪我放出狂徒卓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