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05章 云山雾罩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任真生性谨慎,极少粗心大意,赵四先生的临阵换人,立即引起他的警惕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无缘无故派我上场,这里面一定有诈。如今我孤身犯陷,万万大意不得!”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着,他脸上肌肉顿时抽搐,装出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,颤声道:“院长大人,我……我打不过他,您就饶小人一命吧!”

    他其实并不怕叶三秋。但蔡酒诗本人生性怯懦,非争强好斗之徒,他如果在场,绝对会百般推诿,不敢登台迎战。

    虚空沉默,赵千秋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急于换任真上场,是想把最强的对手留给任真。在叶三秋的威势压迫下,不愁任真不露马脚。这样一来,他就不用担心任真故意藏拙,不肯崭露春秋真意。

    若是让卓尔先出战,先把叶三秋打败,后面出场的东林才俊,未必能逼出任真的最强手段。这样的局面,正是赵千秋最不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杏坛上,叶三秋将众人的轻蔑神情看在眼里,不由嘲讽一笑,心神微松。他大概猜到,这蔡酒诗应该是名胆小鼠辈,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见赵千秋迟迟没回应,任真吓得浑身直哆嗦,脸色比哭还难看,“我真的打不过他啊!大老爷饶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考验演技的时刻。他几乎就要瘫软在地,死活赖着不肯出战。

    “你有两条路可选。要么上台应战,只要获胜,我可以送你一份奖励。要么废掉修为,赶紧滚下山!”

    赵千秋话音很冷,没有留下回旋余地。被夫子训斥一顿,他现在的心情很差,若非奉师命,他才懒得搭理一名不到四境的弱者。

    任真身躯一颤,打了激灵,失声喊道:“我应战!”

    他意识到,事已至此,别无选择,自己只能上台出手,会会这个叶三秋。

    他撒腿就跑,转眼间来到台上,速度极快,仿佛生怕被废掉修为一般。如此举动,令叶三秋眼里的蔑意又浓了几分。

    叶三秋虽不知西陵的用意,也没打算浪费时间,抬起右手,就要速战速决,这时,任真仓皇出声,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他脸色微白,仰望着虚空,怯怯地问道:“院长大人,要是侥幸赢了,我能自己选择奖励吗?”

    既然非战不可,只有获胜,才可全身而退。既然有奖励,何不像卓尔一样,自己选择?

    听到这话,叶三秋冷哼一声,眉宇间流露杀意,暗道:“这蠢货刚才还怯不敢战,现在却惦记奖励,莫非他以为能赢我?就凭这句话,我一样会废他修为!”

    虚空中,玩味的话音传来,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任真眉关紧锁,假装苦思冥想,沉吟半天才说道:“我要是胜了,您能不能让我进脉泉修炼几天?”

    他留在这里,是想找机会接近董仲舒,探清一些虚实。对方躲在脉泉里,在他看来,只要能正大光明走进脉泉,就能达成目的。

    虚空寂静。

    任真见状,慌忙补充道:“您要是不愿意,权当小人没说,随便赏点啥就好!”

    赵千秋的笑声响起,讽意十足,“小家子气!只要你能施展全力,让我看清你的资质如何,别说进脉泉,我甚至可以收你作关门弟子!”

    收领悟春秋真解的人当弟子,其实是他赚了便宜,哪会不乐意。不乐意的那位,到时自会跳出来抢徒弟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众人的目光陡然炽热起来。那可是关门弟子的名额啊!

    四先生从未收徒,想不到,今日竟会垂青于酒囊饭袋一般的蔡酒诗!

    幸亏赵千秋没直说出口,儒圣更想收任真为徒,否则这耸人听闻的奖励,会让全场观众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任真闻言,神情似乎很激动,内心却毫无波澜,甚至有点想笑。

    “区区儒圣四弟子,也配当我的老师?开出这个条件,其实是想诱惑我显露峥嵘,让你窥破根基吧?”

    他隐约猜出赵千秋的动机,可惜,却做出南辕北辙的决断。

    “跟那些见识短浅的年轻人交手时,我可以施展一两招剑圣绝学。但是,赵千秋眼光毒辣,我不能拿孤独九剑冒险。那就只好拿叶三秋练手,试试我这新创的剑十一!”

    除了孤独九剑之外,他还修炼过剑经三千,手上绝技虽然层不出穷,但都出自剑道。

    在赵千秋这位老江湖面前,他断然不敢施展这些武学,否则等于不打自招,坐实剑道奸细的罪名。

    因此他认为,儒剑合璧的剑十一最合适。

    剑十一,名为春秋,既蕴春秋儒意,又藏春秋剑气,水乳交融,难分彼此,应该不会被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抱定主意后,他转身望向台下,目光落在刚被救醒的付俊杰身上,忐忑地道:“付兄,能否借你的狼烟笔一用?”

    既然要演戏,就要演得逼真一些,配合儒家法器出手,才会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付俊杰毫不犹豫,大袖一挥,那支狼烟笔激射而出,“蔡兄若能获胜,成为院长首徒,也是小弟的荣幸,送你又何妨!”

    虽然神魂遭创,他说话还是这么豪爽。

    任真接笔,横于胸前,朝叶三秋谄笑道:“叶师兄,我只是送酒水的小商贩,被逼出战,您可千万要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嘴上殷勤讨饶,他心里则念叨着,这一剑该如何隐蔽,才能见血封喉,直接杀死对方,以免后面陷入缠斗,被逼出更多招式。

    叶三秋岂懂得他的真实想法,嗤然一笑,“蔡师弟,既然四先生安排你来送死,我哪敢违背他的意思?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右手抬起,隔空朝任真一挥。

    他的手洁净如玉,五指纤长,只是简单一挥,动作自然而轻柔,明明并不快,但在任真眼里,却是稍瞬即过。

    “看不清!”

    任真眼眸骤眯,心头一寒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刻,他凝神盯着叶三秋的手,却没能看清对方手指,而是在脑海里涌起一股奇异的幻觉。

    他仿佛看到,一片白玉般的流云从眼前飘过,轻盈而迷幻,让人无法捕捉其轨迹。

    云卷云舒,流云是形状最多的存在,因而也是无形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只流云般的手柔软无力,同样蕴藏着流云般的无穷变化,令任真生出一股强烈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叶三秋的右手落下,下一刻,幻象骤生。

    不止是杏坛,任真眼前的整个世界,都变成白茫茫一片,再也看不见任何事物。

    云山雾罩。

    如坠云雾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