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06章 螳螂捕蝉,三只眼在后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叶三秋悟的,是那山间流云。

    流云变幻不定,于温柔厮缠中饱蕴绵密杀机,无处不成杀势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杏坛上的渺茫云雾自然不是真的。叶三秋的右手优雅一挥,便凝成这扑朔难解的幻象,将任真困在其中。

    而他的身形,也随即隐藏云里,不知究竟在何处。不过,可以确定的是,他正暗中蛰伏在任真周围,不断变换视角,寻找任真的破绽,伺机发出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。

    这是除了流云散手外,叶三秋的另外一大杀招。只要是在幻象里,他就可以做到神出鬼没,随心而动,又不会被察觉。凡是云雾存在的位置,都处于他攻击的范围。

    此时,站在白茫茫的云雾里,任真没有尝试闯出去,而是原地静默,心有一种飘飘欲仙的空灵之感。

    他知道,眼前杀机四伏,叶三秋随时都会从云后偷袭。然而,他并未放在心上,真正提防的还是那对儒圣师徒。

    “云山雾罩,算是帮了大忙,能替我遮掩住剑十一的峥嵘,不被云外众人察觉。但是不清楚,这流云幻象能否阻挡住赵四的视线。毕竟他是七境强者……”

    他眼瞳幽深,凝望着前方,目光仿佛比笼罩的云雾更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“万一被董仲舒盯上,会更容易被看出破绽。事到如今,只好随机应变。这道幻象,我不能破掉,不如将计就计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思忖着,这时,一只白皙得毫无血色的长手,骤然从云里探出,宛如幽鬼一样,悄无声息地抓向任真后背!

    随着叶三秋的玉手前袭,四周缭绕的云霭倏然涌来,抽丝剥茧般,游离出无数纤细丝缕,洁白而锋锐,如同天女纺织所用的云线,裹挟在那只长手上,一道刺向任真。

    后背,是超出人类视线之外的盲区,同时也是最疲于遮护的软肋。即使察觉到背后的异样,人们要想转身应对,也得进行最大幅度的姿势调整,相对的速度也就最慢。

    叶三秋的偷袭,神不知鬼不觉,势在必得,似乎不会有任何失手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但是,眼看他的手指就要拍在任真背上,这一瞬间,毫无预兆地,任真猝然踏步向前,冲进云雾里,避开了这一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叶三秋脸色一僵,没想到任真会恰好同时离开,不禁暗骂道:“算你走运!看你如何躲避下一击!”

    他以为,这只是个意外,任真运气稍好,误打误撞而已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任真虽没有脑后长眼,但他那只长着天眼的左手,一直都在对准后方,上下晃动,监视着叶三秋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任真的视野足够开阔,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流云幻象能遮掩住视线,让别人的视力和感知力都迷失。但在任真那只窥破万物本源的天眼里,流云就是浮云,跟不存在一样,它照样能熟视无睹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叶三秋就彻底暴露在他的眼前,毫无隐蔽可言,更谈不上偷袭。

    但任真并不打算拆穿,恰恰相反,他要装成盲头苍蝇,配合叶三秋演好这出戏。

    “叶三秋肯定以为,现在是我明他暗,我不知道他的位置,而他可以随时偷袭我。如此一来,他肯定以为自己绝对安全,从而会放松警惕,注意力全都用在偷袭上。”

    “明暗攻守都是相对的,嘿嘿,事实却是他明我暗。在他偷袭我的瞬间,他只会关注能不能得手,不可能意识到,那正是我攻击他的时刻!”

    阴险如他,从来只有他算计别人的份儿,岂会让别人阴到他。

    胸有成竹的叶三秋,此刻明明被蒙在鼓里,还自以为是在螳螂捕蝉,根本不知道,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。

    他的身躯隐在云后,那只鬼手再次探出来。

    吃一堑长一智,这次偷袭,他没再选择正后方,而是飘然落在任真左侧,打算袭击脖颈部位。

    缓缓地,他的胳膊显露在云外,而他的五指并拢,凝成掌刀,准备一刀斩下任真的头颅。

    他全神贯注,紧盯着任真的雪白脖颈,故而没能察觉到,在同一时刻,任真的右手也已抬起,藏在胸前,以笔为剑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叶三秋的掌刀砍了过去,干净利落,凌厉至极。他目光炽热,瞳孔张大,仿佛已然看到任真头颅落地、鲜血狂喷的淋漓画面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任真猛然侧身,让开这记刀锋。与此同时,他右手的笔剑刺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斩向那条雪白的胳膊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剑两断,叶三秋的半条手臂被斩断,咕噜滚落在地,剩余残肢处鲜血狂喷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叶三秋躲在云里,仰天痛嚎,凄厉吼声透过幻象,传到外界观众的耳中,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他们能辨别出,这是叶三秋的声音,显然他受了很可怕的伤。

    他们勃然色变,都十分好奇,饭桶蔡酒诗到底用了何种手段,竟能将叶三秋重创至斯!

    流云幻境里,任真提着狼烟笔,拨开云雾,走到叶三秋面前。

    叶三秋坐在地上,捂着鲜血淋漓的断臂,浑身痛苦颤抖着。他脸色煞白,瞪出的眼珠里血丝密布,看起来极为狰狞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他愤怒地盯着任真,话音凄冷如鬼,“你怎么可能知道,我藏在这里!”

    任真不愿多说废话,平静地道:“你输了,赶紧下台疗伤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输了?”叶三秋喑哑一笑,眼神疯狂,“我叶三秋,怎么可能输给一个废物!”

    此时的他,原形毕露,歇斯底里,哪里还有刚来时的温文尔雅。

    果然只有在一个人落魄时,才能看清他的真性情。

    任真皱了皱眉头,没有说话,心里叹息道:“是不是每个天才,都无法接受输给自己看不起的人?”

    叶三秋从地上爬起来,瞋视着任真,睚眦尽裂,咬牙说道:“你以为你赢了?敢砍掉我的胳膊,那就用你这条狗命偿还!”

    幻象未破,这场厮杀还没结束。

    叶三秋身躯一颤,从原地消失。下一刻,整片空间内的云雾陡然暴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