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10章 三人行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董仲舒和赵千秋闻言,俱是一怔,对这样的回答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他们耐着性子坐在这里,拐弯抹角地试探,就是担心任真不会老实交代,所以才想从言谈举止间窥出些隐情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任真竟然直言不讳,一语戳破了这层窗户纸。

    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
    轻易得到答案,董仲舒反而不知如何是好。对方如此坦白,他总不能也直接说破,拉下老脸索要真解。

    赵千秋双眸微眯,眼神幽深,心里想着,“如此轻浮,毫无城府可言,看来我们都太高估他了。凭这样的心性,真能解开经碑?”

    任真神态轻浮,真实想法却无比深沉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竭力掩饰,只会欲盖弥彰,让你们怀疑我的动机。现在我毫不设防,假装不知利害关系,你们只能认为我是误打误撞,无意中解开春秋。”

    “在你们这些老狐狸面前,我表现得越聪明,反而看起来越可疑。但是我装成白痴,省掉那么多麻烦,你们还会对我警惕戒备吗?”

    沉默一会儿,董仲舒幽幽说道:“看来你还没意识到,你获得的感悟可不是一星半点,而是解开了整部《春秋》!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神情微惘,“啊?老师您的意思是,我领悟到的是春秋真解?”

    说着,他猛拍大腿,后知后觉一般,醒悟道:“怪不得,当时我沉迷其中,感觉自身修为离奇暴涨,原来我竟然看破了玄机!哈哈!”

    他面色狂喜,顾不上眼前二人,激动地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的反应,师徒二人对视一眼,都看出彼此的苦涩意味。

    他们都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,唯一能破解春秋的青年,不仅不算是天才,反倒是个头脑呆滞的蠢货,其实只是运气好而已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董仲舒收起和善的伪装,淡淡说道:“为师有些累了,需要歇息。老四,你带他下去吧!”

    既然已经确定,任真的脑子里藏着《春秋》真解,那就没必要再试探下去。来日方长,只要将他看紧,慢慢想办法诱骗出来就是。

    赵千秋会意,说道:“师弟随我去取血麒麟,让师尊在这里静心休养吧。”

    他猜得到,夫子肯定会绞尽脑汁,想办法诱骗任真。而他的任务,就是时刻监视着这个傻子,不能让他逃离。

    任真满面春风,仿佛不知身处险境,开心地走到赵千秋背后,推着他的轮椅,离开了雪庐。

    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董仲舒脸色变幻不定,喃喃自语道:“该不该动手……”

    他心里充满顾虑,不敢贸然出手逼迫。一旦撕破脸皮,就失去回旋的余地,万一任真不肯就范,情势只会更棘手。

    距离第九境越来越近,他太清楚,能找到一份有所裨益的资源是多么难得。这一次,他绝对不能轻率。

    另一边,任真担心的,却不是眼前的安危,而是时间。距离计划约定的时间,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从脉泉里领到一条血麒麟后,他就被安顿在雪庐附近的房舍里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细节,他毫不在意,接下来的两天里,他吸噬掉血麒麟的精血,开始了疯狂的修行。

    不愧是麒麟精血催化的异种,果然令他修为精进,成功突破桎梏,晋入第四境。

    这让他又多了一份信心。只要能在四月十五之前,实现四境圆满,一切就都来得及。

    两天后,他刚顺利出关,雪庐就派人来通知,夫子要带他离开。

    难得放松下来的心,又紧悬起来。他匆匆赶到雪庐,跟董仲舒碰头。

    “夫子,咱们要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他已经追随董仲舒的脚步,走下桃山。

    这一切来得太突然。

    任真道出疑惑,装出一副平静表情,内心却很不平静,有股很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董仲舒没有回头,答道:“回终南山。”

    终南山上,有天下第一书院,终南书院。那里,是董仲舒和颜渊的修行之地,被天下读书人尊为儒家圣地。

    他这是要带任真回家。

    任真默不作声,心情跌落到谷底。他最怕听到的,就是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他并非不想去终南书院,而是不想让董仲舒回去。

    引对方远离终南,也是他冒险留在西陵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他正在斟酌,不知该如何开口,这时董仲舒察觉到他的异样,转身问道:“怎么,你不想去那里?”

    任真没有隐瞒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四境无人,按咱们儒家修行之道,踏入第四境后,儒生应该负笈游学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于世俗间亲历艰辛,方能修身,齐家,治国,平天下!”

    董仲舒明白了他的意思,边走边说道:“所以,你不想回终南书院,而是想外出游学,入世立心?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。

    董仲舒见状,呵呵一笑,“这好说。咱们这一路上,不腾云驾雾便是。为师陪你一起跋山涉水,正好可以在旁边指点一二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敢放任真离开。想方设法套出春秋真解,已经成了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任真笑逐颜开,“能让儒圣陪伴游学,这真是天大的福分!要是让师兄们知道,绝对会嫉妒我!哈哈!”

    董仲舒微笑道:“你天资绝伦,能参透春秋真解,连为师都自叹不如。能跟你一起游学,说不定我也能从中获益,有所明悟。”

    他主动把话题引到《春秋》上,继续说道:“子曰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又曰,三人行必有我师。为师解读《春秋》,常有诸多困惑,还得不耻下问,多多请教你才是!”

    他言笑晏晏,说不出的亲切。

    任真憨厚一笑,“好说好说,老师有事,弟子服其劳。您尽管开口便是,这都是作弟子的本分,我一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突然一顿,面露犹疑,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董仲舒本来满心欢喜,见他吞吞吐吐,急忙追问道:“有什么难处,但说无妨。天下之事,为师皆可做主!”

    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,只要你肯吐露真解,什么条件都可以谈。

    任真叹了口气,神色黯然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突然想起,自己的另一位老师李牧,被浔阳城的狂刀楚家杀害。可惜,我这当弟子的,本事低微,无法替他报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