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11章 浔阳江头夜来客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任真故作惋惜之态,瞟了董仲舒一眼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在暗示,只要董仲舒愿意替他出头,他就会尽心解答关于《春秋》的疑惑。

    他再次提起李牧,绝非真的想替落魄剑仙报仇,而是想调虎离山,把董仲舒引得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终南山在西陵以西,浔阳城在西陵以东,两者方向正好相反。他若能将董仲舒带到浔阳城,对方返回终南山的路途就会很远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浔阳城的楚家,作为兵家刀道的领袖,跟顾剑棠素有冤隙。任真伪装剑圣北上时,狂刀楚家就曾派人沿路截杀。这笔账,是应该清算一下。

    董仲舒老奸巨猾,哪会听不懂这么明显的暗示,心领神会地道:“我还以为是什么大难题,原来只是区区楚家。难得你有尊师重道的心意,为师岂能夺情,一定会助你复仇!”

    诗酒剑李牧,修为只有六境。“刀霸”楚狂人,也不过是准七境,在堂堂一方圣人面前,根本不入流。儒圣若想杀他们,就如碾死蝼蚁一般容易。

    董仲舒痛快答应下来,心里冷笑道:“拿春秋真解,去换一场无谓的风头,这小子果然愚不可及。反正逃不出老夫的掌心,陪他玩玩又何妨!”

    跟曾经的剑圣一样,此刻的儒圣犯了同样的错误。他自恃修为高深,又自以为看透了任真的小心思,所以放松警惕,甘愿被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他不会想到,自己正在迈进一个蓄谋已久的惊天陷阱。

    任真低头前行,沉默一会儿,说道:“另外,我还有点小小的请求,希望老师能帮忙……”

    董仲舒面带微笑,和蔼地道:“直说无妨,在自己老师面前,还客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任真松了口气,如释重负,“老师,我听说,楚家珍藏着一块天外陨铁,异常坚硬,是铸炼神兵利器的绝佳材料。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董仲舒会意,满不在乎地道:“小事一桩,包在老师身上,到时顺手帮你夺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为了能参透《春秋》,晋入第九境,别说强取豪夺,即使让他纵火屠城,他也毫不犹豫,在所不辞。

    所谓“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”,仁义道德本就是圣人制定,用以教化万民,他们拥有不容置疑的解释权,自身又怎会被这些规矩约束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,你应该是想用它锻造一柄利剑吧?”

    董仲舒看透任真的用意,笑眯眯地道:“据我所知,那块陨铁的强度太高,普通火焰甚至无法将其炼化,更别提铸剑,因此楚家一直拿它没办法。你就算得到它,也未必能找到解此难题的铸炼大师!”

    任真面色虔诚,由衷赞美道:“老师不愧为圣人,能洞察人心。我这点小心思,果然瞒不过您。我确实是想铸剑,不管能否达成愿望,先把它收入囊中再说,万一日后能遇到天赐机缘呢!”

    董仲舒只是微笑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貌合神离,各怀鬼胎,踏上路途。

    董仲舒心里想的是,死到临头,还贪得无厌,说出春秋真解后,你以为你还有日后?

    任真心里却想的是,我早已机关算尽,铸剑之日,一定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日后。

    江州道,浔阳城。

    夜幕悄然降临,华灯初上,城里一派繁华,万家灯火闪耀,不仅将漆黑天穹映成醺红,连那条穿城而过的浔阳江,也被照得波光粼粼,仿佛铺洒上一江碎金,闪烁动人。

    江水静谧,朵朵莲灯飘浮在波面上,摇曳不定,这副画面很是好看。

    远处夜色里,一艘画舫游船缓缓驶来,船身张灯结彩,雕梁画栋,远远望去,像是一座耀眼辉煌的仙阁。

    没等驶近,船上传出的嬉笑声便已传到岸边。女子娇笑,男子淫笑,扈从谄笑,这一串包含着各种情绪的杂音飘进耳里,让人不免想入非非,开始艳羡富贵人家纸醉金迷的生活。

    前方,横跨江岸的石桥上,两人并肩而立,正凝望着这条游船。

    “有钱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的面容被绚丽灯火晕亮,有些陶醉地道:“我要是楚家的大公子,肯定也会买这样一艘豪华游船,或许比它更大!”

    董仲舒表情淡漠,深邃夜色衬托下,他的双眸显得愈发漆黑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“钱多有什么用?没有足够的本事,只会沦为强者的刀下鱼肉,任由宰割。大难临头,全然不知,还在那里作威作福,其实他们可怜得很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,似乎藏着弦外之音。

    任真跟他预料的一样,全然不知,随口附和道:“老师所言极是。看楚天阔这副作派,多半又是个扶不上墙的纨绔公子哥。您且作壁上观,看我去把他擒来!”

    把楚家大公子捏在手里,何愁狂刀楚家不乖乖就范,任他们随意差遣。

    任真脚踏江面,如履平地,直奔那艘画舫。

    还没逼近船身,就听见数道尖叫声响起。显然凭栏赏夜景的美女们,发现了这位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数名精壮扈从闻讯,从船舱里走出来,还没摆开架势,就被任真手拎小鸡一般,逐个丢进江水里。

    那群女子吓得花枝乱颤,一拥逃进游船里。

    “让楚天阔滚出来!”

    任真拎起一把椅子,放在船头的木板上,傲然而坐,颇有几分江洋大盗的架势。

    这一趟,他原本是打算跟墨家巨子同来,没想到又半路冒出个儒圣,如今有两大风云强者护驾,在这座浔阳城里,他真的可以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远处石桥上的董仲舒,把这一幕看得真切,冷笑不止。

    很快,一名高大青年从船舱里走出,来到任真面前。

    这人衣衫华丽,威风凛凛,显然就是少主楚天阔。

    他眼眸微眯,盯着船头的任真,寒声道:“蠢货,既然知道老子是谁,还敢跑来打扰雅兴,你活得不耐烦了?”

    在浔阳城里,楚家是无可撼动的霸主,没有任何势力敢正视其锋芒。今夜任真主动来挑衅,在楚家众人眼里,无异于送死。

    任真懒得废话。既然确认此人是正主无误,他身形暴起,全部修为淋漓绽放,袭向楚天阔。

    他骈指为剑,凌空挥舞着,清冽剑气喷薄而出,青白两色变幻,彷如青莲绽放,招式极为华丽。

    在董仲舒面前,他故意卖弄李牧的青莲剑法,以证实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楚天阔见状,神情大变,踉跄倒退不及,摔倒在船板上。

    他平日里荒淫无度,修为稀松,哪是任真的对手。感受到面前的强大气息,他瞬间意识到,自己要大难临头了。

    楚家在浔阳城的势力太过强横,以至于他肆无忌惮,出入这种风月场合时,连护卫强者都懒得带。

    而船上那些随游的,无不是溜须拍马之辈,最擅长见风使舵,此刻见任真气势汹汹,早已躲到船后,眼睁睁看着自家少主被擒。

    他们胆战心惊,都万分好奇,是何人如此疯狂,竟敢公然擒拿楚公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