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12章 浔阳楼里话十哲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第二天,浔阳城淅淅沥沥下了一场小雨。

    伴随春雨袭遍全城的,还有一则惊人的消息,楚家大公子被人抓走,而公然行凶的那对老少,据说不仅没逃离,反而有恃无恐地迈进了浔阳楼。

    住在酒楼附近的街坊们,半夜时就已提前知晓。大地剧烈的震动,以及那一连串破空和痛嚎声,无不昭示着一场大动荡正在侵袭这里。

    这样的热闹断断续续,贯穿了整个后半夜。

    天未亮时,浔阳楼四周就已人去宅空,大多数居民都选择远远躲避,让这里变成一片空城。

    酒楼气派堂皇的门楣,应该是被震飞轰出的人影撞塌,那两扇木门也瘫倒在泥地里,连门槛都没能幸免,被凶煞来客们踩烂,碎成无数木屑。

    清晨的浔阳楼前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二楼雅间里,任真临窗而坐,看着细雨里寂静无人的街道,眼神迷离,却不是没睡醒的缘故。夜里,一批批杀手接连来袭,他实在睡不着,索性陪夫子喝了一夜酒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浑身酒气,满脸赤红,已然是醉醺醺,说话有些含糊不清。留宿和喝酒的请求,都是他主动提出来的,结果吃不消的人也是他。

    董仲舒面颊微有红晕,但身形平稳,不像任真那样晃晃悠悠。他信手拨弄着满桌的花生壳,并未感到疲倦,只是略觉无聊。

    他不太明白,为何不直接揪着楚公子,闯进楚府杀人夺财,而是在这里折腾一宿。不过,他也没多说什么,心里只把它当成年轻人故作高深,想装装排场而已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真强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嘿嘿一笑,醉眼惺忪,孟浪地摇晃着大拇指。

    这一夜,无论楚家派来多少名强者,休说闯进房间,只要踏上二楼,他轻轻跺脚,那些人要么被硬生生震飞出去,要么被当场震晕,无一幸免。

    这就是圣人的威严。寻常江湖角色,不仅没资格让他出手,甚至连见到本尊真容都难。

    经过数番试探后,楚家总算意识到,这次是猛龙过江,有高人降临。在派出四五名长老,还是被震退后,他们便放弃了正面抗衡,只是不甘心作罢,执着地派手下继续骚扰。

    现在,天亮了,不出意外的话,刀霸楚狂人很快就会亲自上门,解救自己的宝贝儿子。

    董仲舒看着任真这副醉态,淡漠地道:“你也很强。能参透七百二十年春秋,你比我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夜,他趁机请教任真,解开了《春秋》的不少疑难,获益匪浅。当然,他不知道,任真的很多解释其实是错的,而且跟真意相悖。

    他更不知道,任真胡搅蛮缠的醉话里,实则暗藏很多在他意料之外的试探。任真最关心的,是他最近的修行进展,以及他心中对未来天下的谋划。

    这一夜,任真深切感受到,董仲舒的野心和实力,都太可怕了。在这人眼里,连儒家和皇权,都只是利用的工具,他真正追求的,是王霸之位,是无上尊崇!

    一旦让他踏入第九境,再获五百年寿元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任真打了个酒隔,翻动着眼皮,说道:“老师,我还有个疑惑,一直想问你。现在成了你的徒弟,我就更想知道答案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在西陵修行时,听说过一些关于十哲的传奇故事。我很想知道,那些师兄们究竟是何真面目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咂了咂嘴,面露戚色,“他们都是人中龙凤,性情高深莫测,而我只是个酒囊饭袋,真怕以后会得罪他们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话合情合理,似乎在打听师兄们的脾气,为以后交往做准备,实则是在试探董仲舒对他们的态度。

    董仲舒望着窗外的缥缈雨幕,沉吟良久,眼眸里仿佛也蒙着水雾,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“先说你大师兄吧。颜渊性情温顺,隐忍稳重,算得上是号人物。‘君子藏器于身,待时而动’,指的就是他这种人。说起来,连我都摸不清他的真实底细,你就别枉费心思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神色阴郁,明明是在叮嘱任真,却更像是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相比之下,老二就简单很多。颜渊能齐家,元方擅治国。他的智谋韬略,不用我多说,你应该听过很多。为师最信任的就是他。儒家之所以有如今的大好形势,他出了不少力。”

    面对一个本就愚笨、又喝得醉醺醺的青年,他罕见地侃侃而谈,借着一丝酒意,将从来秘不示人的成见吐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三已逝,就不再说。接下来是老四,你生在西陵,自然对赵千秋最了解。窗含西陵千秋雪,老四性情外热内冷,又身有残疾,想法往往扭曲,我不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任真这会儿酒劲上涌,脸色更加涨红,暗自腹诽道,“原以为你有多聪明,现在看来,你果然鼠目寸光,有眼不识泰山啊……”

    董仲舒瞥了他一眼,轻哼一声,继续点评道:“老五封万里,性子刚烈,跟你一样,立的心志也是平天下。他的缺点很明显,暴躁易怒,容易冲动,所以他行事最让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任真默不作声,手撑着脑袋,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老六薛饮冰,你应该很少听说。他是京城的世家子,难免会沾染一些纨绔作派。我不喜欢他,他满脑子都是豪情侠义,跟墨家的亡命徒走得太近。他有个妹妹很出名,跟你年纪差不多……”

    董仲舒皱眉,联想到另外的人和事,神情鄙夷可憎,迅速跳过这一节,“然后是你七师兄,他行事颇有为师之风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一道暴戾话音骤然从楼下传来,打断了他的点评。

    “楚狂人在此,请楼里的朋友出来相见!”

    任真这下被惊醒,于是站起身,望向楼下。

    街道上,楚家的强者黑压压一片,将整座酒楼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高大威猛,金发披肩,面庞上斜着一道醒目刀疤,正冷冷盯着窗口,显然就是刀霸楚狂人。

    任真俯瞰楚狂人一眼,招了招手,说道:“想救儿子,就自己滚上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坐回桌前,从下方众人视线里消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