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15章 风将起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浔阳楼前的风云大战,令这片天地剧颤,震惊八方。

    浔阳楼后,任真麻利地翻过后窗,第一时间从僻静后街里溜走。

    为了得到这个逃跑的机会,他事先一番苦心谋算,确保没有破绽后,才感召地戮剑,通知李慕白前来。

    之所以在酒楼下榻,而非硬闯狂刀楚家,是因为他要挑选地形复杂、同时耳目稀疏的地段,这样便于他迅速摆脱,不会被别人盯上。

    而昨夜的宿醉,更是一个用来麻痹董仲舒的幌子。他喝得酩酊大醉,既能趁机从对方口里套话,又为刚才的昏沉熟睡做铺垫,可谓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谁会时刻提防一个本就大大咧咧、又烂醉如泥的白痴?

    李慕白调虎离山,任真走为上计,这条脱身之策完美成行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陨铁到手,又引蛇出洞,任真的目标都已达到。

    董仲舒被引到浔阳城,稍后发现嘴边的猎物逃脱,必定彻底暴怒,逼令楚家封禁全城,展开疯狂搜查。

    这需要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搜查无果后,他多半会重返西陵。这里是蔡酒诗的故乡,蔡家老小都居住在茅台镇上,他应该会挟怒登门,摆出一副拿人家父母为质的姿态,指望以此逼迫任真现身。

    这也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当然,他可能还会有别的选择,不过任真并不担忧。在这次逃脱计划里,李慕白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,董仲舒必定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到时若是察觉出,他有返回终南山的迹象,李慕白只需再次现身,肯定能激怒他,一路追杀不舍,从而被引往别处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短时间内,他都不会再回终南山。并且他绝对想不到,任真真正的去处,恰恰是先前还很不愿去的终南书院。

    这场巨大的阴谋,悄然拉开帷幕。

    浔阳楼前,在任真逃出城外的一小会儿功夫,两位风云强者已交手百余回合,大半座浔阳城,都快被震塌成废墟。

    李慕白脸色苍白,在董仲舒的圣王威势冲击下,气血狂涌,身躯仿佛快要炸裂。若非墨守坚韧,防御力最强,他早被震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另一边,董仲舒的情况也不太妙。交手到现在,他不仅没占多大便宜,反而承受了不小的反弹之力。

    久攻不下,他的情绪愈发烦躁。在他面前,李慕白宛如茅坑里的石头,又臭又硬。他越想倚仗品阶优势,强行破防,偏偏李慕白就越挫越勇,丝毫不见颓势。

    再这样打下去,要想分出结果,不知还要多久。无论谁胜谁负,双方都会付出惨重代价,难以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这也是风云强者决斗的常态。

    除了颜渊这个异数,风云榜前九位强者,修为皆是踏进八境。无论各自的法门和风格如何,他们都有一项共同之处,那就是生命力极其顽强。

    换言之,只要公平对决,纵有强弱之分,谁也很难杀死谁,因为谁也无法阻拦对方逃跑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以董仲舒的强硬作派,早就将所有异己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前不久,剑圣独闯金陵时,南朝四大强者联手,也只能将其重伤,没能当场杀死。由此可见,让一名巅峰强者陨落,是件异常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董仲舒不想再打了。

    如今他有望得到春秋真解,迈入第九境,没必要逞一时之勇。他决定收手,回到任真身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慕白手里,那柄地戮剑忽然鸣颤,似乎在跟他诉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淡淡一笑,收起坚韧守势,欣然道:“天色不早了,咱们改日再战。告辞!”

    他知道,任真已经安全出城,自己也没必要再缠斗下去了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身形一颤,消失在漫天雨幕里。

    董仲舒望着他的背影,眼神复杂。墨家巨子匆匆而来,匆匆又去,这让他生出一股很不安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在他的潜意识里,一个茅台镇的白痴青年,不会跟墨家首领有交集,更不可能串通合谋。因此,他看不破这个简单却有效的调虎离山计。

    他收敛气势,转身回到酒楼。

    人去屋空,床榻上那个烂睡如泥的青年,早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看见这一幕,他神情大变,嘴角肌肉急剧抽搐着,额头上的青筋都暴立起来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,自己被算计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终南山下,仙都镇。

    一名美若女子的中年男人到来,白衣飘舞,英姿飒爽,路上吸引了不少炽热目光。

    有些路人见识稍广,或许是看过那幅盛传的剑圣一笑图,隐隐感觉这面容眼熟,痴痴凝望着,失神半晌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无法想象,有朝一日,曾经的真武剑圣,会来到这方儒家圣地。

    引开儒圣董仲舒后,任真才放心赶来,认认真真地走下一步棋。

    他来到一座学塾前,站在大树下,静静望向屋里。

    书声琅琅,一名教书先生负手游走于课堂上,捏着一把戒尺,聆听着学童们朗诵经书。

    忽然,他心有所感,转身望向窗外,恰好跟树下任真的视线相对。

    于是他放下手中戒尺,大步走出学塾,站到任真面前。

    他微微俯首,低声说了一句,“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任真轻笑,他跟此人素昧平生,但既然能深得李老头信任,这人应该可靠。

    “你立即动身,去山上替我送封信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袖里取出一个早就备好的信封,递给教书先生,嘱咐道:“记住,别被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这个名为崔巉的中年文士,明面上是在终南山教书多年的先生,名望地位颇高,实际却是绣衣坊深埋的心腹棋子,如无急事,基本不会启用。

    崔巉神情骤凛,不仅因为他知晓任真的身份,更因为他听懂了,前一句话里的“山上”,指的是终南山上。

    那么,这份差使就极为重要。

    当他接过信封,目光落在封面那行小字时,脸色霎时雪白,嘴唇颤抖着,震惊得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大先生亲启”

    这封信,居然是交给颜渊的。

    任真淡淡一笑,拍了拍崔巉的肩膀,示意他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别有压力,信里只是普通问候而已。以你在终南的威望,见他一面应该不难。只要把信交给他,不用说什么,他自然会来找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