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17章 剑圣登山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天地君亲师,仁义礼智信,儒家的这十大脉泉,分别坐落在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比如,义脉是在西陵书院,信脉归东林书院所有,而终南书院尊为儒家圣地,则同时拥有师脉和礼脉,在七十二书院里占据至高无上的地位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六座脉泉,虽然并非都在儒家,但要想入内攫取灵气,也是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孤儿,任真用掉一次让颜渊帮忙的机会,选择进师脉修行,尽快踏入四境圆满。

    颜渊爽快答应,让他披上一件黑斗篷,悄然跟在身后混进书院,潜入秘不见人的师脉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任真沐浴在气运泉池里,争分夺秒,昼夜不敢停歇。万事俱备,最后掀出滔天狂澜的大风,将从他身上吹起。

    因为第五境,知命境,是武修一生中最重要的那道坎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顺天承运,炼物知命,顾名思义,这层境界真正检验武修的气运和机缘,他们凝胎炼化的本命物,将决定其未来修行的前程,也就是上限所在。

    换言之,一个人的气运越强,他炼化本命物的层级和程度越高,以后在上五境的修途中,它崭露的威力将比同修为其他对手更强。

    知命知命,一入五境,余生之命,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对平庸凡俗的众生而言,他们根骨浅薄,谈不上机缘造化之说,更无大气运去凝炼本命物,是以毕其余生,他们往往都止步于此,难以跨入五境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即便是应运而生的天才,到了这个关卡时,同样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丝毫大意不得。古往今来,失足毁终生的惨痛教训不胜枚举。

    天机固然重要,地脉和人道同样不容忽视。唯有天地人三才合一,才能成就完美的本命物,为辉煌人生奠定牢固的基石。

    准确地说,这个关卡是在四境圆满时。本命物炼成,则福至心灵,顺利破境。炼物失败,则命途休矣,抱憾终生。

    任真之所以急于修行,是因为他接下来的这步棋,要去赌命。

    钓鱼必须要有诱饵才行,他布这个局所设下的香饵,就是自己的武道命途。

    又或者说,是顾剑棠的命途。

    他想看看,某些人是否甘心,愿意眼睁睁看着昔日剑圣迈入知命,重回武道巅峰!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不久之后将会发生的大事。

    行棋有先后,眼前,他要在终南书院,按照儒家的规矩,先知命一次。

    儒家修行,五境朝圣,登高望远终知命。跟其他流派不同,儒家读书人的本命物,并非具体的某种器物,而是书本上的文字。

    只要进终南书院朝圣,通过感应大典认可,就有机会获得一个本命字。从此之后,儒生在修炼跟此字相关或同脉的真言时,便会威势大增,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譬如,当初在湘北道,转运使宫城想一击轰杀任真,以浩然气凝成的那道“难”字,就是他的本命字。

    早些年,宫城登终南朝圣,获得本命难字以后,便潜心修行所有经典里带难字的真言。凭借对那句“忿思难”的领悟,他曾打败过不少强敌,在大朝试中出了不少风头。

    任真也想试试手气。

    经过数天修炼后,四月初一,他顺利出关。

    不愧是汇聚天下文运的脉泉,灵力极其强盛,果然助他晋入四境圆满。

    明明早就进入书院,清晨时分,他却重新回到山脚,正大光明地再登一次。

    同样是登山,前不久,杨玄机登桃山时,选择悄然潜入,因为他的目标是救人,不宜惊动书院。

    任真则不同。他来登终南山,并非为了求字,而是要在天下人眼前,演一出大戏,当然得吸引观众才行。

    站在山道的第一阶石梯上,他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真武顾剑棠,前来拜会!”

    在他的内力催动下,这道话音朝群峰深处飘去,回荡在那些清幽山谷里。

    自报家门,这是最坦荡、同时也是最嚣张的拜山门方式。谁都知道,儒剑争锋,敌对多年,儒家的人绝不可能对顾剑棠有好感。

    任真这样做,肯定会吸引整个书院的注意力,将很多人引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,他没走出多远,就见无数流光从群峰里闪烁而来,凝滞在虚空,如临大敌一般,远远盯着他。

    在刀子般的目光注视下,任真淡然说道:“我要见颜渊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说这话,纯粹是在例行公事,演给别人看罢了。不用脑子想,他也能猜到,即将迎来的会是一波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类似的境遇,他在云遥宗都切身经历过,更别提这是在老对手的老巢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一名中年男子踏步向前,神色冷峻,说道:“你也配直呼大先生之名?顾剑棠,我想不用我提醒,你现在已非钦封圣人,只是个不到五境的废物!”

    任真抬头,冷漠说道:“我不跟无名之辈废话。至于我是何身份,还轮不到你来下定论。”

    虽然身陷重围,众多儒生虎视眈眈,他心里毫无怯意。既然跟颜渊达成协议,眼前这群乌合之众,算不了什么,只是一群散播讯息的传话筒而已。

    儒圣不在,颜渊当家。在这终南山上,此刻无人真能伤害到他。

    听到这冷傲话语,很多儒生色变,气氛愈发紧张。他们已经准备好,只要得到书院首肯,就立即上前,将任真生擒活捉。

    这时,又有一名瘦削老者飘出,观其衣着,显然身份不低。

    “大先生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。既然来了,那就别想再逃走。反正剑道快覆灭,你已经成了丧家之犬,就乖乖在文狱里苟且余生吧!”

    他一招手,数名强者顿时暴起,降落云端,将任真团团围困。

    任真微微哂笑,说道:“你想多了,我原本就没打算离开。索性直接告诉你们,我应颜渊之邀,弃剑从儒,这次是来归入儒家门下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身躯僵滞,场间陷入死一般的沉寂。他们紧紧盯着任真,瞳孔收缩,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顾剑棠要弃剑从儒,公然投敌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