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18章 颜渊开路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这还是曾经那个桀骜不驯、心比天高的真武剑圣?

    任真的话颠覆了大家对剑圣的固有认知,太过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书院群儒哑口无言,呆呆地凝视着任真,俱是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任真没功夫在这里陪他们发呆,说完这话,便低头踏上石梯,开始登山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那名老者厉喝一声,他出言威胁,却被任真一句回应硬生生给噎住,这时脸色变得难看。

    “我果然没说错,你沦为丧家犬,已经走投无路,现在竟不顾羞耻,来儒家摇首乞怜!”

    身后众儒闻言,旋即醒悟过来。对啊,顾剑棠既然想寄入篱下,苟且求饶,现在岂非痛打落水狗、肆意逞威风的大好机会!

    喧哗声响起,那些读书人纷纷施展起拿手的嘴舌功夫,开始隔空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“想让我们不计前嫌,饶你一命,那便应该恭谨温顺,躬身听命才是!”

    “不错!我们儒家知书达礼,尊师重道,岂容你这狂妄之徒,在师长面前桀骜不逊!”

    “顾剑棠,凭你这副孤傲性情,就不配讲经修文,难登大雅之堂!你以为,你想修儒,我们书院就会收容你?醒醒吧,你根本不配!”

    这些人言辞激烈,一个比一个机锋犀利。他们看不惯剑圣的姿态已久,今日难得有落井下石的良机,当然要直抒胸臆,痛快一吐心中恶气。

    他们想当然以为,顾剑棠想进书院,就得乖乖在他们面前服软。

    可惜,任真明显没有跟他们废话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酸腐文人,真的很无聊。我刚才说过,我是受颜渊之邀前来,无论配不配修儒,都轮不到你们做主。真正不配的人,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他随口说着,甚至没回头,自顾拾阶而上,留给虚空众人一道背影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,全都脸色铁青,怒意炽烈。

    顾剑棠实在太狂,沦落至此,竟然还敢无视他们,并且搬出大先生来压他们!

    儒家圣地,岂能让一个落魄剑修如此放肆!

    人群里,一名中年男子遽然冲出。他大掌一挥,浩然真气澎湃涌出,疾速凝结成一道“崩”字印,直袭任真身后。

    “从善如登,从恶如崩”,这人的本命字是崩,要将对方的气势崩裂瓦解,毁灭为虚无。

    他自恃五境修为,凭这强大一击,绝对能重挫剑圣,粉碎那份不可一世的傲气。

    “给我镇!”

    崩字印出,挟着滚滚气浪,呼啸不止,碾压空间而去。

    山道上,任真听见背后的疾风声,依然置若罔闻,埋头踏阶登山。

    现身对峙的儒生,修为大都比他高。他虽是绝世天才,早早踏入第四境,但如果动起手,还不是那些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从不缺自知之明,既然如此,又何必转身应战?

    他敢来终南山,倚仗的并非自身修为。如今儒家的人出手刁难,那就让躲在暗处看热闹的大先生出面摆平吧。

    崩字将近时,一道清风起,拂过山道时,一名灰袍书生飘然现身。

    场间众人目送字印袭去,眼看行将得手,此刻却见到这一幕,都不由一颤,惊惧之感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大先生居然亲自来了!

    “你一点力都不想出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话音细微,在任真心间响起。

    颜渊一边感慨着,一边抬手,灰旧袍袖轻拂,动作写意而潇洒。

    清风徐来,波澜不惊,宛如美人发梢滑落指尖,轻柔地将那道气势汹汹的崩字抹去,不留痕迹,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。

    虚空宁静,所有杀气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紧接着,咔咔骨裂声响起,清晰地传到人群耳中,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只见,刚才出手的那人遽然坠地,被一股无形伟力碾压着,紧贴在地面上。他脸色惨白,面部肌肉剧烈扭曲在一处,明显异常痛苦。

    “大先生……饶命!”

    作为儒家弟子,他自然深知,这股让人无从捕捉、无法抗拒的力道,源于颜渊修炼的那滴水。

    神秘而可怕的一滴水。

    大江南北,问“水”色变,死在它之下的强者不计其数。连风云榜的巅峰九人,都对颜渊这滴水颇为忌惮,寻常武修更是畏惧至极。

    果然水如其人。

    哀嚎声凄厉,令书院群儒心惊胆战。他们望向任真身后的颜渊,心脏收缩,下意识地后退数步。

    大先生现身,不仅信手抹灭那一击,更是降下惩戒,其态度不言自明,是要站在剑圣一边。

    他们迅速降落地面,朝颜渊谦恭行礼,心里则涌起同样的想法,“看来顾剑棠没有乱说,他真的是应颜渊之邀前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事实让他们费解。他们想不通,颜渊为何会同意收留剑圣?这二人又是何时谈妥的?这件事是否经过夫子准许?

    颜渊站在石阶上,看着下方躬身的这群人,平静说道: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你们这样做,有违儒家的待客礼仪,该罚。”

    听到罚字,众人悻悻低下头,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夫子云遥天下多年,终南书院的一应事务,一直都是由大先生做主。在他发号施令时,没人敢当面反驳质疑。

    颜渊说道:“我知道,你们面服心不服,认为顾剑棠作为剑道余孽,跟咱们对立多年,没资格成为咱们儒家的客人,更不该心软收留他。”

    山前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“俗语说,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咱们儒学既要远播四海,为天下万民推崇,自然应有宽广博大的胸怀,去接纳所有诚心求学的人。”

    大家默默听着,没人敢辩驳一句。

    “儒家以仁义为本,宽厚成德,若是心狠手辣,恨不得将对手赶尽杀绝,那又跟兵家何异?儒剑争锋,毕竟已有二十年,剑道在大唐根深蒂固,剑修不计其数,即便让我们放手去杀,杀得过来么?”

    颜渊苦口婆心地说着,似乎是想劝服书院群儒。

    任真默默听着,心里明白,这也是在演戏。当众把冠冕堂皇的话说出来,就是要堵住董仲舒的嘴,以免等他回来后,会驳斥这个决定。

    “杀是杀不完的。我们需要做的,是以仁德去教化对手,让他们摒弃旧弊,自愿放下屠刀,转为咱们儒家的一份子。而剑圣归儒,就是天下剑修的表率,是一个很好的开端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身朝任真拱手行礼,温润一笑。

    “请顾师弟登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