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19章 天人感应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顾剑棠本人,今年三十一岁,颜渊四十多岁,因此称得上一声“弟”。【注】

    但“师弟”这俩字,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概念。毕竟加上的这个“师”,指的是巍巍儒圣董仲舒,可不能随便乱加。

    他们老师这时候还在浔阳城四处瞎转呢,颜渊张口就来一声“师弟”,其中意味深长,分明是要代师收徒的意思。

    听到“顾师弟”这个称呼,那些儒生顿觉头皮发麻,怔在那里。

    素来谨慎持重的大先生,今天怎会如此莽撞?难道他就不怕夫子归来后责备他?

    才入终南的年轻后辈们,可能还不明就里,那些书院元老却深知,这些年,夫子对众多弟子都随和宽容,唯独对大先生,要求极为严厉,甚至可以说是苛责。

    从某种程度上说,大先生能有现在这般坚韧隐忍的性情,夫子要占很大的功劳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今天的行事作风,让书院群儒们愈发费解。

    颜顾二人岂会在意他人看法,他们对视一眼,心照不宣,并肩朝山巅走去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人们竭力地表现出某些东西,往往是在掩饰另外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,也就是四月初三。

    承天殿前,迎来一场书院每月例行的盛典——感应大典。

    这场大典的意义在于,让前来朝圣的儒生都有机会获得本命字,从而能晋入知命境。

    儒家门徒何其多,每月都会有来自天下各地的书生汇聚于此,故而,感应大典每月都会召开一次,让大家分批次感应求字。

    大典的流程并不复杂,但只有在终南圣地这一处,才能顺利进行。因为,能够感应上天、赋予文人本命字的儒家圣器,坐落在终南书院的承天殿前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极其巨大的香炉,足足有十数丈,比后方的宫殿群都高,甚至站在书院外,都能远远望见,可谓宏伟雄壮。

    如此威武的香炉,自然不会真的用来烧香。它由某种不知名金属铸炼成,炉身呈黑青色,黯淡无光,散发着一种沧桑的意味。

    这座洪炉,名为天人感应炉。顾名思义,它可以上感天机,下应人道,实现真正的天人合一,是具有天大气运的圣器。

    此炉的运行原理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接受感应求字的儒生,需要站在感应炉前,先将大量精血灌注到炉内,作为敬献上苍的祭品,以示诚意。

    献祭完毕后,儒修再继续注入一部分真力,然后静候片刻即可。

    若是身负大气运者,便会得苍天赐福,降下本命之字,通过刚才注入的真力凝现出来,重归体内。从此以后,这人便承天知命,正式成为知命境强者。

    当然,众多凡夫俗子福缘浅薄,无法得上天垂青,等待半天无果,就只能怅然而归,白白耗费精血不说,此生更无破境之日。

    因此,天下儒修踏入四境后,往往都选择负笈游学,在朝圣途中继续修行。他们不远万里,来到终南书院后,修为往往已达到圆满,此时再求字知命,正好一气呵成,不会贻误时机。

    这也是任真急于达成四境圆满的原因,唯有如此,他才能名正言顺地站在感应炉前,接受天人感应。

    大典尚未开始,他站在承天殿前,跟颜渊并肩而立。两人都凝望向那座恢弘洪炉,目光深邃,各怀鬼胎。

    沉默半天,颜渊幽幽问道:“你对这座感应炉,究竟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任真有些困惑,“我需要了解吗?你我都清楚,我名为修儒,实际上,只是为了满足你的条件,帮你毁掉它而已。”

    此刻若有人听到这句话,必会如五雷轰顶一般,呆若木鸡,震撼无言。

    剑圣此行的意图,竟然是毁掉儒家的一大根基,天人感应炉!

    不仅如此,更耸人听闻的是,真正想毁掉儒家圣器的那个人,则是大先生颜渊!

    寥寥一句话,背后潜藏着太多信息,让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颜渊眉关紧锁,似乎对他的回答不满意,继续问道:“那你想过毁掉它的后果吗?”

    任真漫不经心,随口说道:“毕竟是儒家基石之一,还能有什么后果,无非是夫子彻底暴怒,然后满天下追杀我。除此之外,还能有别的吗?”

    颜渊侧身,盯着他问道:“这还不够?你就不害怕?”

    任真嗤然一笑,“夫子的心胸,你比我更清楚。即便我不招惹他,你认为他就会放任我再次崛起?”

    颜渊摇头。

    任真没去看他的反应,淡漠地道:“一场交易而已,只要你能满足我的条件,我被他追杀又何妨?来日方长,咱们有的是机会继续合作。”

    颜渊不语。这次交易,他提的条件是毁掉感应炉,而任真提的条件,同样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买卖双方,没有谁愿意吃亏,更何况毁炉一事,本身也对任真有利。

    任真继续说道:“儒剑不两立,我来毁炉,在情理之中。你引狼入室,纵容我得逞,最需要担心后果的人,难道不是你?你都不怕,我怕什么!”

    沉默良久后,颜渊不安地握住腰间葫芦,说道:“你是否真的明白,夫子为何会暴怒?或者说,你想不想知道,我为何要让你毁掉它?”

    这时,任真终于转身,认真地看着他,“自从骊江相见那天起,我就一直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颜渊缩了缩脖子,眸光流转,看似是在随意扫视四周,实则警惕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世人把这座感应炉称为圣炉,是以为它能沟通上天,神圣无比。其实他们都被蒙在鼓里,所谓的天人感应,根本就不是天神赐福,而是一场天大骗局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任真剑眉一挑,心脏砰砰直跳,追问道:“什么骗局?”

    他隐隐觉得,自己将会听到一条至关重要的儒家秘闻。

    颜渊身躯侧倾,靠近任真身旁,用极细微的声音说道:“这座洪炉,其实是他的本命物。”

    【注】这句话真是比较复杂。首先,任真已经在湘北过完年了,现在是元武十七年,所以顾剑棠要加一岁,大家应该能理解这点吧?

    然后,事实真相大家也知道了,咱们剑圣大人是个老处女,还弟,弟你妹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