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20章 滴水藏海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任真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天人炉号称能感应天意,在世人心目中的地位太高,因而大家都秉持敬畏,不敢对它生出亵渎和臆测,更别提把它跟具体的某个人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颜渊说出的真相,连任真这样手眼通天的人物,都从未考虑过。

    颜渊看着任真的茫然神情,喑哑地道:“春秋之后,百家都以为看清夫子的手段和道行。其实你们还是低估他了,他比大家想象中更可怕。”

    任真目光凝固,心情很复杂,感慨道:“拿整个门派的根基做本命物,瞒天过海,这样的人能不可怕么……”

    按儒家道法,天下儒生要想迈入知命境,都必须通过这座天人炉,才能获得本命字。换言之,所有五境儒修的本命,都建立在董仲舒的本命基础上。

    这里面蕴藏的意味,实在太深了。

    颜渊幽幽说道:“自孔圣创立儒家以来,这座洪炉就一直存在,它最初只被用作祭天法器,象征儒家文运永昌而已。那时的修儒之法,简单自由,跟其他流派大致相同,也是炼化外物成本命。”

    “直至春秋末年,夫子来到终南后,大力弘扬新学,提出所谓的天人感应论,儒家道法才变得冗繁,形成如今的体系。而这座饱经沧桑的洪炉,在一系列天降祥瑞、地生共鸣之类的异象过后,也渐渐被世人尊崇。”

    任真目光闪烁,心里暗忖,那些虚无缥缈的灵异奇谈,现在看来,应该是董仲舒蓄意捏造而成,目的是哄世人进入这个感应骗局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这骗局其实并不高明,之所以能瞒过天下人的眼睛,最主要的原因还是,它确实为众多儒生提供强大的本命,并且让他们变得独特,满足了他们标新立异的虚荣心。”

    人们总希望自己是独树一帜的天命之子,所以,如果有某件事物能让你拥有区别于他人的标识,那么,大家就会如获至宝,为“上天赐予”的独特命字感到骄傲。

    狂喜之下,真相也就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任真若有所思,问道:“夫子苦心设局,究竟能从中获得多少好处?”

    颜渊说道:“明面上的好处,我想你也能猜到。他的本命炉,不断吸收天下儒生的精血献祭,饱经滋养,积蓄无尽威能,这就能解释,为何他会从十强中脱颖而出,最先逼近第九境。”

    任真沉默,这一层他想到了。

    这时,颜渊脸色骤沉,蒙上一层阴翳,与平日里的和善面目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“不为人知的是,所有通过他的本命炉,接受本命字的儒生,都会受到他的压制,不仅永远无法超越他,还成为被他操控的傀儡。只要他愿意,随时都可以让任意一人本命毁灭,修为暴跌!”

    任真目光一颤,侧身望向颜渊,终于醒悟到对方的真实意图。

    颜渊寒声道:“我的本命字也是拜他所赐,所以每天都提心吊胆,处在他的阴影之下。当年察觉真相后,我毅然搁置本命字修行,甚至不惜堕回三境,转而修炼那滴水,纵使如此,依然难以消弭他的威胁。”

    任真吸了一口气,总算看清事情的来龙去脉,“所以,你想让我帮你毁掉天人炉,是为了解除夫子对你本命的掌控。”

    颜渊答道:“你应该清楚,我虽然压制修为境界,真实战力早就达到八境,如果开战,他杀不死我。所以这些年,他一直隐忍不发。但是,现在形势已然不同,他离第九境越来越近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继续说下去,意思却很明显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酣睡。以前董仲舒之所以容忍颜渊的存在,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把握铲除对方。

    用不了多久,只要董仲舒踏入第九境,师徒之间的差距会瞬间拉大。届时,颜渊将再无立身的希望。

    形势紧迫,隐忍多年的大先生,现在不得不卸下伪装,抢先动手发难。

    “此时毁掉他的本命炉,一举两得。不仅能阻止他迈入九境,同时又解除他对你的压制,如此一来,你就可以放心破境暴升,显露真正锋芒了,对吧?”

    任真淡淡一笑,他现在才明白,颜渊为何会一直停在三境,止步不前。

    “夫子这个人,心胸狭隘,狡诈多疑,眼皮底下容不得任何强者。我很了解他的性情,所以一直苦心压制境界,避免让他产生危机感,进而对我萌生杀意。并且,越让他摸不清底细,不敢妄动,我就越安全。”

    说罢,颜渊仰天长叹一声。多少心酸委屈,尽付其中。

    任真凝视着他的萧索身影,面露怜悯,心里暗道:“可耻之人,也有可怜的一面。这对师徒之间的恩怨,恐怕早就辨不清对错了。”

    他沉吟片刻,说道:“我还有一点疑惑。既然你早就看破天人炉的秘密,为何不自己动手毁掉它,而是直到今天,才让我出面帮忙?”

    颜渊闻言,苦涩一笑,“你以为我不想?所有儒家法力,都对此炉无效,我毕竟是儒道中人,即便不修本命字,根基也同样扎在儒家,无法跳出这个圈子。只有借助外力,才能毁掉它!”

    任真顿时豁然。

    诸子百家之力,皆可毁掉天人炉,而跌回四境的落魄剑圣,是颜渊最理想的合作对象,这样既名正言顺,他又不必担心反被利用,失去对大局的掌控。

    任真凝望着高大洪炉前不断聚集的人群,问道:“我现在不到五境,实力弱得可怜,你确定我有足够功力毁掉它?”

    毕竟是一方圣人的本命物,摧毁起来恐怕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而且还有一点,任真没有说出口,他可不想假戏真做,真的把大量精血献祭进去。

    颜渊答道:“这点你可以放心。我会把那滴水借给你,混在你的鲜血里。到时候,你往天人炉里注入最强剑意,跟我的那滴水融合,合两人之力,应该能把它摧毁。”

    任真不置可否,问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,刚才你还提过,所有儒家法力,都对此炉无效。如此说来,你那滴水,应该另有渊源,并非儒门道法。它究竟是何来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