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22章 天命对天命(下)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青光强盛,如潮水般透射向四方,令广场上的一切都变得森白。

    人群眼眸刺痛,不得不抬手遮挡视线,心里满是困惑,不明白为何会陡生出如此异象。

    天人炉前,任真像触电一样,被那股强横力道猛然震退,不只是手臂,浑身都处于它的震慑之中,抑制不住地颤栗着。

    这股力道跟寻常真力迥然不同,其可怕之处在于,它透着高高在上的威严,让人萌发出源自灵魂深处的敬畏,彷如瞻仰神明。

    煌煌天威,大概如此。

    耀眼光华笼罩下,任真紧闭眼眸,眉头皱起,脸色极其难看。

    他和颜渊都没想到,天人炉竟会爆发出恐怖如斯的伟力,能将他们的攻击弹开。若只是如此,他最多感到吃惊,不会深深忌惮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瞬间,威压袭身,他迅速意识到可怕的真相。

    作为本命物,天人炉潜藏着董仲舒的大部分气运,如同一头蛰伏沉睡的蛟龙,本身并不具有强烈的自主意识。

    此时,董仲舒身在万里之外,即便神意再强大,也无法逾越这么遥远的距离,随心驾驭天人炉。按理说,天人炉不会被唤醒才对。

    但事实就在眼前,他的气数苏醒,令天人炉焕发神光。

    那么,就只剩唯一的那种可能,他正在晋升破境,气机暴涨,引得本命炉同时醒来,从而将两人的袭击弹开。

    这场危机来得太突然。两人都不曾预料到,恰在此时,董仲舒即将踏入第九境!

    承天殿前,颜渊嘴唇翕动,五官痛苦地扭曲着,眼瞳深处充满极度的震撼和惊恐。

    夫子破境,他最畏惧的事情终于发生了。更可怕的是,天人炉的气机焕发,强盛程度绝非平时可比,在如此情势下,再想强行破开它,变得极其困难。

    势成骑虎,进退两难。刚才那一击,肯定已经被董仲舒感知到,他们的阴谋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如果选择收手,等董仲舒火速赶回,他们就将大难临头,再也没有联手毁炉的机会。然而,就算他们不愿放弃,想要毁炉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这次联手,颜渊受流派禁制,只能以任真为主。任真的修为只有四境,要想压制儒圣的强大命数,明显太不实际。

    除非,他是所谓的天命之子,具备比董仲舒更强大的气运,这样就能以牙还牙,将天人炉的气焰正面粉碎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颜渊叹了口气,脸上流露出懊恼之情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条路行不通。顾剑棠坠落云端,被迫重新修行,气运早已随之暴跌,绝谈不上天命可言,更不敢指望拿它来压制儒圣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只能先推迟行动。等夫子踏入九境之后,天人炉恢复常态,趁他在返回的途中,我们再尝试毁炉。”

    他眉关紧锁,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这种选择太冒险了,毕竟谁都不清楚,传说中的第九境有多恐怖,到时再摧毁本命炉,是否会更困难,又会对董仲舒造成多少打击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变数,只会更多。

    他眯眼凝视前方,抬起右手,准备召回那滴水珠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他忽然怔住。

    因为他察觉到,被震退的任真踏步向前,左手按在天人炉上,锲而不舍地发起第二次攻击。

    他面带苦笑,喃语道:“蚍蜉撼树,你这又是何苦……”

    他断然不相信,任真的执意尝试会带来不同的结果。

    他走上广场,准备前去宣布感应结果,劝任真知难而退,暂时放弃行动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知道,左手才是任真的最强杀招。

    此时的任真盯着青色洪炉,眼里锐意绽放,不仅没有失败后的颓废,反而显得莫名亢奋。

    “既然四境修为不足以撼动你,那咱们就来拼拼天命吧!我倒要看看,你的儒圣气运,如何抵挡我这只**通玄的天眼!”

    他左掌微颤,一道道精悍的金光倏然激射而出,却并非锋利剑意,而是同那些青光一样,蕴藏着威严无比的气息,迎面刺杀在天人炉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金青二色强光浩荡,在炉壁上展开交锋时,无尽威势都凝于一点。它们甫一碰撞,便迸发出极炽烈的精芒,竟是比两者本身更为耀眼。

    广场上的众人早已闭眼,还是感觉到,无数光芒刺进他们的脑海里。这些光仿佛来自天神的瞳眸,在它面前,一切好像无处遁藏。

    不同于武修间的真力对决,炉壁上的两者碰撞,无关修为境界,比拼的是各自气运,更确切地说,是天命。

    天行有常,不为尧存,不为桀亡。每个人生存于世间,虽然遵行自身的意志,又何尝不是契合天道至理,在滚滚历史洪潮里,扮演着各自的角色。

    或正或邪,或衰或昌,在天道运行的整台大戏里,不同人的戏份轻重与否,何时登台,何时谢幕,何时辉煌,何时黯淡,这都是天命。

    有些人存在的意义,或许并不能为天地间带来浩浩正气,而是扮演着磨刀石的角色,帮助那些真正引领时代潮流的扛鼎者,越挫越勇,越磨砺越锋芒。

    对他们而言,这同样也是天命。

    所谓天道昭彰,最终的体现方式便在于,它会让继承它意志的一方,拥有更强一些的命数,从而在历经无数角色碰撞后,最终艰难胜出。

    董仲舒拥有的,是一种天命。任真肩负的,是另一种天命。

    时代何去何从,或许就在这一刻,在这次天命交锋中,已悄然落笔。

    天命对天命,谁负谁胜出,天知晓。

    浩浩天光里,任真咬紧了牙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万里之外。

    董仲舒端坐城头,闭目凝神,面色惨白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正处在非常诡异的状态里。他浑身气息明明正在攀升,崭露出来的威势空前强盛,但是,他的意志却无比虚弱,仿佛被掏空一般。

    他不曾想过,当渴求多年的破境契机降临时,自己偏偏又陷入相隔万里的天命之争中。

    武修和本命物之间,心意相通,互为感知。刚才那一刻,他察觉出剑和水的杀意,明白发生了什么,不禁怒火狂烧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又感知到一股更强大的气机袭来,丝毫不逊于他,这令他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外强中干,冰火两重天。

    内外煎熬之下,他脸色突然晕红,身躯前倾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意气之争,争的就是一口气。

    现在,这口气泄了。

    城头瞬间轰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