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24章 风暴将临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毁掉董仲舒的本命炉,等于给了他一个追杀任真的理由。钓饵已经设好,那么,这副钓钩该抛到哪里?

    一场坑儒大战,难道会在秋暝剑渊上演?

    任真自有妙计。

    十万大山边缘,有座小镇,名为云集镇。任真来到这里,找到了蛰伏已久的徐老六。

    两个月前,徐老六见到剑狂裴寂以后,并未立即撤走,继续留在此地,监视着剑渊的动静,同时汇集绣衣坊其他几组的行动情报,等待任真的到来。

    在进剑渊前,任真需要先了解全盘计划的进展,再决定该如何跟裴寂谈判。

    找到徐老六后,他没有急于听取汇报,而是先给自己的老伙计号脉,检查其身体状况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四组里,我最担心的就是你。裴寂狂傲无边,你的任务又是激怒他出关,很容易遭其毒手。说实话,让你冒这个险,我于心不忍,又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坐在徐老六面前,任真如见亲人。只有见到这几位凤梧堂元老时,他才能感受到回家般的温馨。

    徐老六憨憨一笑,满不在乎地道:“叔皮糙肉厚,挡得住那妖人的邪门剑气。此事非同小可,要是换其他人来,很容易耽误你的大计,叔也不放心啊!”

    那日在秋暝山前,他冒着致盲的危险,倔强直视着裴寂的锋芒,双眼流血都不肯低头,收到很重的挫伤。

    不过,也正是这份宁折不弯的气概,让裴寂心生触动,没有痛下狠手,严刑逼供。若非如此,他绝无幸还之理。

    任真这次拿自己当诱饵,把性命托付给绣衣坊几人,而他们也都视死如归,不惜一切代价执行任务,保证全盘计划无碍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用激将法,裴寂就主动出关,看情形,他的那柄剑已经养成。不仅如此,他强势登神道,对剑的领悟明显加深,你要小心提防才是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脸色一黯,“我的伤不值一提,倒是陆瘸子那里,情况有点严重。听下属汇报说,为了挡下赵大江一锤,他那根铜拐被砸断,至今还下不了床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默默听着,眼睛润红。

    “他是条铁铮铮的汉子,我徐老六佩服!你不必担心,大不了多休养些时日,他照样能活蹦乱跳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轻拍任真的肩膀,宽慰道:“瘸子没拖你的后腿,赵大江已经答应,愿意帮你铸剑,出面盘活斜谷这局棋。”

    任真嗯了一声,嗓音低沉,“老王呢?”

    徐老六答道:“他那里一直风平浪静。毕竟咱们还没下钩,鱼儿不肯出来游动,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老王去的是松山郡平岗镇。那处是咽喉要地,从京城长安到东方的斜谷剑冢,途中必然会经过那座小镇。

    任真安排老王守在那里,是要等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清河郡的情况,却是一喜一忧。她俩到达清河以后,见过了崔家家主。多亏墨雨晴使出你教的一剑,他们才相信她是剑圣心腹,愿意把崔家的陨铁交出来。张寡妇亲自护送,现在已送达剑冢。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神情不见轻松,“这算是一喜,一忧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位强者还没找到。崔家只知道他的大概位置,墨雨晴已经动身去找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皱眉,“果然。”

    徐老六看在眼里,问道:“已经有这么多人手,还不够?”

    任真面带忧虑,“肯定不够,对方的人手也不少啊。而且,他将是很关键的一枚棋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任真说道:“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事已至此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徐老六灵光乍现,这时忽然想起一些事情,说道:“对了,半个月前,隋东山来过剑渊。”

    “隋东山?”任真有些意外,“他不是在真武山下醉生梦死么?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徐老六摇头说道:“不清楚。从他走后,整个剑渊就封闭山门,一副要有大事发生的架势。看样子,他们似乎是达成了什么协定。”

    杨玄机拉隋东山入局一事,任真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那日在西陵桃山,他让小不起转告过一句“四月十五,天要下雨”,这老瞎子到时应该会去凑热闹。

    他若有所思,“东山再起,难道是廖老头发威了?看来没白请他出山,说不定能带来更多惊喜……”

    徐老六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提醒道:“山门封闭,现在想混进后山,已经没那么容易了。你打算用什么身份见裴寂,总不会拿剑圣的面孔去刺激他吧?”

    任真站起身,说道:“这倒无所谓,我知道一条路,能迅速进入后山,并且不会受到阻拦。”

    徐老六跟着起身,担心地道:“因为当年的旧事,剑渊对顾剑棠恨之入骨,你可千万别用他的脸闯山!不行,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,也好有个照应!”

    任真按着他的肩膀,将他按回座位,笑道:“放心,我自有打算。剑渊那群人,脾气说复杂也复杂,说简单也简单。他们争强好胜,不敬鬼神敬斗士,这点很合我的胃口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拿起徐老六用的铁剑,转身走向门外。

    望着他消失的背影,徐老六叹了口气,眼神里充满怜惜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就得抗住这么大的风浪,不容易啊。别人都艳羡绣衣坊主运筹帷幄,呼风唤雨,谁又能看懂,你走的每一步,都是拿命去赌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徐老六那里离开后,任真没有改头换面,以真面目进入西方的莽荒深山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,他便被剑渊安插在外围的岗哨拦下。

    不过,对方稍一盘问,就将他放行过去,因为任真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他想登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