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26章 好久不见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剑渊众人有点懵,没有回过味来。过了好一会儿,他们才大概理解,这小子是以剑圣首徒的身份自居?

    那句话的意思是,给剑狂裴寂当徒弟,只需要五百阶的天分就行了,而给剑圣顾剑棠当徒弟,没有登顶八百阶的资质都不够格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剑圣比剑狂还要高三百阶!

    通过收徒条件的对比,任真无疑是在吹捧剑圣,贬低剑狂。

    当然,寥寥一句话里,其实还藏着更深层次的挖苦,只是以剑渊众人的情商,没有意识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“不登八百阶,不配当剑圣首徒”,换言之,“登上八百阶,就配当剑圣首徒”。前不久才刚登顶的剑狂,新晋的天下剑首,原来只配给剑圣当首徒。

    不愧是金陵一大毒舌,任真拐弯抹角骂起人来,依然这么贱。

    剑渊将裴寂奉若神明,此时被任真含沙射影地嘲讽,一干人气得脸色苍白,恨不得立即冲上神道,将任真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他们的想法不谋而合,等任真走下神道后,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!

    当然,他们绝对没有想过,任真可能不会从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经过他这么一折腾,这群人哪还有心思在意后辈的比试,他们都紧紧盯着碑面,密切关注任真的攀登进度。

    说他是剑圣首徒,一开始大家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后来居上,不仅迅速超过剑渊后辈,甚至在五百阶以上一往无前时,所有人的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他们怀疑,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。刚才那个狂放少年,居然连他们所能达到的极限都已超越,而且离神道最巅峰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他是真正的剑道妖孽!

    人群目瞪口呆,凝视那殷红的“任真”两字,见证着一名绝世天才正在强势崛起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信了,这少年,很可能真是剑圣首徒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,就能参悟神机,成就如此高深的剑道造诣,此人的禀赋,怕是真有资格跟痴狂二人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忽然萌生一种念头,神情顿时绝望。

    前不久,剑狂才刚刚走出剑圣的阴影,这剑圣首徒又横空出世,大有问鼎巅峰之势,难道偌大秋暝剑渊,注定要被顾剑棠踩在脚下?!

    他们怔在原地,转身望向早已不见人影的缥缈神道,心底陷入前所未有的失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道之上,任真仗剑奔驰,一骑绝尘。

    当跟剑渊的后辈们擦肩而过时,他甚至没有回头去看一眼。而那些青年,则仰望着他远去的背影,震撼无言。

    同样是天才,有些人鹤立鸡群,稍有进步,便忍不住回头去陶醉,自己在凡俗面前是多么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而有那么几个人,一开始便志存高远,或者说是目中无人。他们努力去挑战的、想要去超越的,压根就不是芸芸众生。

    自命不凡,命自不凡。

    他们的眼里,只有最巅峰。

    顾剑棠是这样的人,裴寂也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任真更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或许,这就是为何登上最巅峰的,只有他们三个人吧。

    脚踏在神道的最后一阶上,任真满头大汗。他没心情去俯瞰来时的漫漫神道,而是眺望着茫茫云海,心里生出一种空明之感。

    “神道且有极,大道终无极。登这神道又有多大意思呢?唉,其实我也不想装逼,奈何这是一条很好走的路啊……”

    飒飒风中,他吸了口清凉空气,心情感到舒爽,却不打算回味,于是抬起左手,拂向自己的面庞。

    以真面目登神道,是为了日后出世作铺垫,而跳崖去见裴寂,需要的是剑圣的身份。

    唯有刺激到裴寂那颗不甘人后的强者之心,点燃他的一身战意,任真才能跟他联手,一起下山驰骋江湖,会一会天下英豪。

    痴与狂,共天下,是时候共邀天下了。

    易容完毕,任真走到不远处的那座悬崖前,攥紧手中铁剑,纵身跳进了云海。

    狂风呼啸,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铁剑拖曳在坚硬石壁上,一路划出无数蓬火花,很是好看。

    任真心中豪情陡生,觉得此时应该清啸几声,才算酣畅,忽又记起前世喜欢的一首歌,于是便纵情高唱起来。

    “沧海一声笑,滔滔两岸潮。浮沉随浪,只记今朝。

    苍天笑,纷纷世上潮。谁负谁胜出,天知晓。

    江山笑,烟雨遥,涛浪淘尽,红尘俗世知多少。

    清风笑,竟惹寂寥。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……”

    浩浩之气,穿云裂石。

    袅袅之音,响振林樾。

    长歌尽时,任真轰然落地,惊起无数飞鸟。

    他随手丢掉废弃铁剑,向幽静深林里走去。

    人间早已春深,悬崖下的这方小天地依然清冷。湿寒空气扑面而来,让人忍不住颤栗。

    任真踩在湿滑青苔上,步伐不急不缓,心里默念着,“我辈喜学剑,十年居寒潭。为求一胜,自囚十年,他也算得上是一代豪杰……”

    万籁俱寂,漆黑林影里,此时忽有一道笑声飘来。

    “好歌,好气魄。”

    任真抬头,朗然答道:“好久不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