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27章 剑首令出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剑痴顾剑棠,剑狂裴寂,两人已有整整十年未见面。

    上一次相见时,他们的境界虽未登峰造极,都已是名震江湖的剑道翘楚。并肩站在神道下,那时的两人意气风发,胸膛里燃烧着的勃勃雄心,无外乎问鼎巅峰、睥睨群雄。

    那场同台比试,最终的结果天下皆知。

    更痴的那人强势登顶,风头更盛,被奉为百年不遇的剑道第一天才,更为后来的八境封圣写下一道强有力的起笔。

    更狂的那人傲气受挫,锋芒渐黯,向来自命无敌手的他接受不了残酷结果,一气之下,躲进后山深渊里,闭了死关。

    当时在很多人看来,败给剑痴并不是件丢人的事,裴寂此举未免心胸狭隘,自尊心太强,这无异于另一版本的“既生瑜,何生亮”。

    但是,后来从剑渊传出的消息证明,他们的看法是错的。

    剑狂虽潜居不出,负责起居清理的弟子却发觉,他那一身剑气愈发狂放,丝毫不见衰颓,修为更是一日千里,跟闭关前不可同语。

    他的闭关,原来并非消极避世,而是在韬光养晦,藏锋悟剑,为日后复出雪耻积蓄战力。他的眼里始终只有剑道第一,对外界的招摇风光没有半点兴趣。

    这是绝世强者应有的心性。

    是以世人都在期待,有朝一日,剑狂强势复出时,能上演痴狂一战的惊世大戏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一等,就等了十年。

    十年之后,剑狂悟剑大成,破关复出,另外那人却遭逢重创,坠落云端,早已不复当年神勇。

    故人犹在,只是如今的差异不啻天渊,世俗期盼多年的那场痴狂大战,终究难以再上演。

    今日重逢,一句“好久不见”,其中蕴含着太多意味。

    任真本人对此没有太深感触,但为了配合裴寂的情绪,他得把这出戏做足,才能忽悠对方入局,联手下好这盘棋。

    他负手来到茅屋前,站在那座寒潭旁,俯身凝望着深不可测的潭底,瞳眸幽深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养的那把剑?”

    裴寂身披一件黑色斗篷,盘膝坐在潭后的草席上,闭着眼睛,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从任真走进深林的那一刻起,裴寂感受到他的浑身剑气,便开始血脉贲张,压抑多年的战意快要破体而出。

    此时,昔日宿敌近在眼前,更让他心潮澎湃,难以克制自己的狂气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敢睁眼去看,不愿将隐藏十年的极致剑意,用在一个已然只有四境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对手不配,而是他不愿胜之不武。对他来说,这样的胜利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剑痴已非那个剑痴,他这辈子都无法再雪耻了。

    他深深皱着眉头,表情尤为痛苦。

    “你不该来激怒我。”

    寒潭底部,一道道银光骤然刺出,紧接着,无数白鱼浮露水面,显然感知到了裴寂的杀意。

    它们体型颀长如剑,浑身透出的白光强烈刺眼,瞬间将寒潭四周的漆黑天地映亮,恍如白昼。

    深渊里,剑气纵横。

    空间仿佛被割裂一般。

    鱼腹藏剑气,这便是天下五大名剑之一,寒潭白鱼。

    炽烈强光下,任真脸色森白。他没必要像徐老六一样,非要直视其锋芒不可,于是闭眼离开潭边。

    “越想战,就越容易输。你的剑快要失控,而我还没亮剑。”

    任真淡淡说着,手里其实渗满冷汗。

    对付裴寂这样的狂人,最好也是最危险的方法,就是激怒他。

    顾剑棠这张脸,对他最有效。

    裴寂的嗓音颤抖,凄厉如鬼,沙哑地道:“你应该明白,我只是在尊重自己的对手而已。走吧,别逼我杀你!”

    正因为尊重,他才不愿在对手落魄时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任真叹了口气,心里对裴寂的敬重之情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这一辈豪杰,气度果然极致不凡。

    剑痴其痴,为了故人情愿守阁十年,为了故人之子又孤身赴险。

    剑狂其狂,明明可以轻易打败自己,破开整整十年的心结,却依然苦苦支撑,不肯做有辱身份的凌弱之事。

    这种执念,超脱胜负本身,永远刚直如剑,坚定不移,正是任真最想从山外的江湖里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我来这里,不是为了激怒你,而是想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裴寂不语。

    任真补充道:“一个公平战胜我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裴寂闻言,豁然睁眼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一草一木,深渊里的一切事物,仿佛都变成了剑,无不散发着冷冽杀意。

    裴寂起身,侧首凝望向任真,黑白瞳眸里锋芒大盛。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?”

    十年寒暑,多少春秋,他唯一思考的都是如何战胜顾剑棠,成为天下剑首。

    出关之后,听闻剑圣境遇,他怅然若失,本以为会成此生遗憾,无法弥补。

    没想到,顾剑棠今天亲来,竟说出公平一战的机会,这如何不令他振奋。

    如能痛快一战,夫复何求!

    任真背过身,避开他那锐利无匹的眼神,说道:“四月十五,我想邀你决斗。咱们只比形和意,不斗气和力,公平一战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裴寂剑眉一挑,“也就是说,让我放弃七境修为不用,回到剑道最初的起点,跟你一招一式地厮杀?”

    这种战斗方式,听起来有些无聊。因为脱离修为境界再比试,就跟用掏耳勺吃西瓜一样,各自发挥的威势都太弱,还不如登神道更有挑战性。

    可惜,神道只有八百阶。

    任真幽幽说道:“你我胜负,因登神道而起。就算你登上巅峰,也只能说明,你十年磨剑,终于勉强追平我当年的造诣而已。若不打一场,世人会真以为你能跟我比肩!”

    裴寂嗤然一笑,“你有何底气,敢跟现在的我如此说话?就凭你新悟的天降一剑?”

    数月前,任真在云遥宗领悟剑十,引得群星流坠,震惊八方。那一夜,裴寂目睹了那浩瀚一幕,深受刺激。

    巨大压力逼迫下,他超越自身极限,终于悟剑大成,自信能胜过那剑十如来,才选择出山。

    一饮一啄,皆已前定,此时方见分晓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他连任真的底牌都了如指掌,这一战无论怎么比,他都必胜无疑。

    任真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本来还担心,你怯不敢战。既然你这么有信心,再好不过。那就这么说定了!”

    这时,裴寂忽然神色一凝,说道:“不过,日子得由我来定。最近这段时间,我还有些要事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任真问道。

    裴寂看着他,玩味地道:“这座剑道,你扛了十年,如今大势已乱,该轮到我来扛了!”

    任真不动声色,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。徐老六拿来激裴寂的这句话,自然是他教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如何去扛?”

    裴寂微凛,望着渐渐恢复幽暗的寒潭,说道:“道家有句话说得好,合则两利,斗则俱伤。宗派林立多年,剑道是时候拧成一股绳了!”

    任真若有所思,试探道:“所以,你要去跟斜谷剑冢结盟?”

    裴寂点头,“不错,我们这些巨擘领袖,理应做个表率,拿出力挽狂澜的气魄!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不由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巧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极神道前。

    剑渊的一众老少还围在那里,不愿散去。

    他们仰望着排行榜首新添的那个名字,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用不了多久,这个消息传扬出去,必会震惊天下。

    又有一位剑道天才,横空出世了!

    之所以还留在这里,他们是想等任真下山,然后一拥而上,将任真的底细彻底打探清楚。

    剑渊推崇竞争,以实力为尊。此时他们再不敢轻视任真,反而对他生出许多敬意。

    不愧是跟剑狂比肩的天才,果然少年英气逼人!

    等了半天,他们也没能等到任真的身影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行将返回时,秋暝山后的深渊里,两道身影冲天而起,并肩立于云端。

    一黑一白,新老两位剑首,衣袂飘舞,气概绝伦。

    “宗主!”

    剑渊众人齐刷刷地跪倒在地,面色虔诚,不敢抬头冒犯。

    云端之上,裴寂启齿,话音洪亮,在这片天地间震荡不已。

    “四月十五,剑出斜谷。

    痴狂一战,会盟江湖!”

    「儒家下了文诛令,要杀剑圣。

    剑道出了剑首令,要去结盟。

    四月十五,群雄齐聚斜谷,这座江湖终于迎来一场大热闹!

    这是免费章节最后一章,晚些时候,会有上架感言。今夜12点,本书上架。

    走到今天,感谢有你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