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29章 蚁聚,鹰扬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最近这两个月里,北唐江湖上发生了很多事,不只是关于各家圣贤的大事,还有一些不大不小不痛不痒的小事。在波诡云谲的江湖浪潮里,它们似乎太不起眼。

    但是,正如某位哲人曾经说过的那样,古今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,都是从不起眼的小边角处起手。而那些让人拍案叫绝的妙计,当把它们拆解开看时,更是由众多涓涓细流汇聚而成。

    谁又敢说,眼前这些不太起眼的事,当它们汇聚在同一处时,不会成为扭转乾坤、决定大势的胜负手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渤海郡,易云山。

    坐落在此地的太玄宗,曾经是北唐十二大剑宗之一,势力超群,称霸一方。

    当然,它现在依然是剑道名门,只不过,今非昔比,已不再是十二剑宗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自从三大巨擘之一的云遥宗覆灭后,剑道内部互相火拼倾轧的大幕便拉开。在这场巨大的纷乱里,太玄宗稳扎稳打,步步为营,将诸家残弱剑宗鲸吞蚕食,整体实力急剧膨胀。

    如今,十二大剑宗只剩其六,而太玄宗如鹤立鸡群,威势已不可同日而语。因此江湖上渐渐改口,把太玄宗吹捧为新晋的剑道巨擘之一,将云遥宗取而代之,跟剑渊和剑冢齐名。

    这个曾经不温不火的宗门,之所以能在残酷的纷争中脱颖而出,奠定如今的超然地位,与他们宗主裴东来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    当初在围剿云遥宗时,任真为了借刀杀人,曾以孤独九剑为恩赏,鼓励其他剑宗对云遥宗出手。

    裴东来极善察言观色,当时见清河真人想偷袭任真,毅然挺身而出,从而得到任真的认可,一下子就获得了两剑绝学。

    正是这两剑,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。他悟性极佳,返回宗门后潜心修炼,没过多久,他便领会其中真意,使战斗力大幅提升。

    也正是由于这两剑,他才能在接下来的剑宗兼并战中,顺利斩杀对方的主力强者,令太玄宗屡战屡胜。

    某种程度上说,是任真伪装的剑圣,为太玄宗的崛起提供了强大的支持。在如今的裴东来心里,剑圣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。

    他绝非正人君子,但也不是铁石心肠的蛇蝎之辈,面对日渐衰颓、惨遭儒家打压的残酷现状,他未尝不感到痛心,也想为重振剑道贡献一份力量。

    因而,当剑首令一出,痴狂大战、会盟江湖的消息传来时,裴东来毫不犹豫,便决定率领本宗主力,启程前往斜谷。

    愿意去看痴狂对决的人,自然大部分都是剑修。剑首令传递的信息也很明显,就是要召集天下剑修,来一次剑道大结盟。

    无论是为了响应剑圣,还是想重振剑道,裴东来身为新任巨擘领袖,都想去帮帮场子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山郡,平岗镇。

    镇西头的官道上,每天都有很多行人过往,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这里是从京城长安往东方去的辐辏之地,客流众多,故而官道旁的那个茶水摊子,生意一直特别红火。

    两个月前,茶摊主人王五叔病重,不得不回老家休养,就把这摊子转给了乡下来的侄子。

    这位小王老板接手后,勤勤恳恳,起早贪黑地煮茶卖水,生意不仅没荒废,反而更加兴隆。

    可惜就是有一点缺陷,这人沉默寡言,每天只顾埋头牵马倒茶,嘴上不是那么伶俐讨喜。

    小王老板的真名,叫王凤武。

    这一日,他扛着扁担,正从溪边挑水回来,便远远望见,官道尽头烟尘冲天,马蹄声疾,显然有大批人马正往这边奔驰,声势浩大。

    这让他心头一动,警觉地意识到什么,从铺子里拉出一条板凳,坐在了道旁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大地震荡,千骑卷平岗,浩浩荡荡出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高头大马,清一色雪白,甚是威武。而马上那些汉子,则身披黑袍,斗笠掩面,神秘之中透着肃然杀气,让人莫名胆寒。

    老王看在眼里,心脏骤缩。以他的眼界,自然能辨认得出,这数百人应该都是军伍出身,不仅如此,他们的修为竟全部在五境以上!

    这是多么恐怖的一支人马!

    他坐在那里,露着茫然无措的神情,心里则迅速意识到,自己苦苦等待的那个人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,为首一人抬手,示意大家停住,自己则跳下骏马,坐到茶水摊前的长凳上。

    “老板,来壶茶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摘掉斗笠,放在桌上,露出一张丑陋得有些狰狞的面孔。

    老王点头,然后走到一旁的火炉旁,拿着一把蒲扇,只顾卖力地扇火烧水。

    茶水摊前陷入沉寂。

    而那些骏马站在原地,诡异地纹丝不动,连呼气的声音都极其细微,明显是受过严格的训练。

    自从坐下后,那名男子没有看老王一眼,只是盯着自己的斗笠,眼神木然,看不出丝毫情感。

    某一刻,他忽然眼睑微颤,用粗糙嗓音说道:“根基不错,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对老王说的。他看破了老王的真实修为。

    老王也不装傻充愣,转身看向丑陋男子,平静说道:“谢谢。我不喜欢当兵做官,这样就挺好。”

    那人的视线依然停在斗笠上,沉默一会儿,再次说道:“那你喜欢什么?”

    老王闻言,放下手中蒲扇,直起腰来,“我喜欢安静地修行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很平淡,也很朴实,没有藏着任何试探和机锋,让人听起来感觉无趣。

    那男子却是笑了一声,说道:“你的性格很好,适合做我们这一行。我这八百兄弟都跟你一样,别无兴趣,只爱修行。”

    老王低头,沉思不语。

    炉上的水壶渐渐开始鸣叫,似乎是在催促他,火候到了。

    那男子等得很耐心,并未急着赶路。他很清楚,能遇到有如此心性和修为的同道中人,太过难得,所以不忍放弃。

    老王没有再拖下去,问道:“当官的人,不会有你这么可怕的修为。我怀疑你来路不正。”

    他能感受出,这木讷男子的气息幽深如海,若非用眼睛看见,旁人根本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自然明白这人是谁。但是按照坊主的嘱咐,在这人面前,表现得越呆板执拗,就越容易讨其喜欢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敢如此倔犟地拒绝邀请。而这份差使,确实也最适合他来做。

    “怀疑我?”男子听到这话,笑得生硬,“既修武道,可识此伞?”

    倏忽间,他手上多出一把黑伞,不知是从何处取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江东去,浪花淘尽英雄。

    江水浑浊,翻滚的浪尖上,突然冒出一道人影,宛如水鬼出没。

    这水鬼生得俊逸,一身白衣洁净无垢,此刻明明浸在江里,却没有沾染上半点水滴,诡异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整天在河底捞石头,终于能来江里泡一泡!”

    他咧嘴一笑,邪魅面容上流露着令人惊叹的风采。

    或跃在渊,猛龙过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