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33章 由王入霸董夫子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谁是剑圣,谁就先死,最后这道话音不止是狂那么简单,还彰显出强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先不提痴狂二人,既敢视迈入八境的隋东山如无物,此人必然名列风云十强无疑。

    剑道群雄想到这点,神情骤凛,如临大敌,循声望去时,只见一名老迈文士踏空而来,双鬓霜白,青衣飘舞,浑身包裹在一团澄明刚烈的气流之中,威势自显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降临,在这一刻,谷里的光线骤然刺眼,空气莫名灼热而躁动,仿如一轮烈日坠落其间,让人油然生出备受煎熬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儒家威仪,如朝阳播撒天地,温暖光明,其品德柔顺,恩泽于万物。

    儒家讲求不言自威,王而不霸,但青衣老儒的气势却是霸道到了极点,如日中天,强盛逼人,让人不敢直视。它的光芒,似乎要将所有事物都融化掉。

    儒圣之威,明显比先前更霸道了。

    夫子董仲舒立于谷顶,负在背后的手里捏着一柄戒尺,俯瞰向下方人群。只是这一眼,所有人便同时低头,不由自主地后退,畏避他的强势眼神。

    隋东山踏步向前,挡在半空中。场间只有他一名八境强者,儒圣降临,这时是该由他来出头。

    “孤身赴险,你还真是目中无人。”

    隋东山话音冷漠,仰视着居高临下的董仲舒,身畔剑意若隐若现,随时准备动手迎战。

    董仲舒置若罔闻,全然无视了这位剑道盟主的存在,视线绕过他,落在后方悬崖间的那道身影上。

    “你拿自己当诱饵,诱我入局,现在我来了,你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再次瞥一眼下方人群,眼神轻蔑,众人只觉头晕目眩,神魂一阵刺痛,随时都要崩溃。

    任真立于剑上,脸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无论阴谋阳谋,最终都要靠实力说话。董仲舒的实力明显比剑道众人都强,所以他底气十足,明知这是陷阱,仍然有恃无恐地前来,就是想看看,任真能掀起多大波澜。

    无论是仁者、智者还是勇者,都不会无敌。

    无敌者才无敌。

    任真双眸眯起,皱眉说道:“你是不是怕了?”

    这话有些莫名其妙。董仲舒哑然一笑,嘲弄地道:“怕?我怕什么?就凭这些废铜烂铁?”

    就目前的形势来看,董仲舒占尽上风,确实没有害怕的必要。而任真的话,听起来更像是在虚张声势。

    任真沉默片刻,说道:“从准九境到八境下品,修为明明暴跌,却还要强撑出一副霸道姿态,这难道不足以说明,你是底气不足,才故意虚张声势?”

    董仲舒闻言,笑意骤散,额头上青筋暴起。破境时堕境,任真的话戳中痛处,成功激怒了他,让他原形毕露。

    “要捏死你这只自不量力的蝼蚁,八境足矣!”

    他脸上笼满寒霜,阴戾地道:“你以为,老夫是你的笼中猎物?蠢货,最后死在局里的,恰恰是你们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的气机暴涨,如烈日当空,喷薄热气充斥整座山谷。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大手一挥,那把戒尺霎时变得无比巨大,宛如擎天石柱一般,轰然砸向任真所在的位置,碾压之势直欲摧毁整座山崖。

    这时,隋东山身形闪烁,出现在悬崖前,面对呼啸而来的霸道尺风,一剑斩出,锋利剑气扶摇直上,毫无惧意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剑意锋利,儒意霸道,两者碰撞到一起,刹那间爆发出狂暴的气浪,引得地颤天摇,整座山谷都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翻滚气浪里,隋东山倒飞而出,如同断线风筝,被董仲舒的王霸之意撼动,跌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虽然同为八境下品,他毕竟才刚破境不久,底蕴明显不足,尚无法娴熟驾驭八境的玄妙力量,在老辣的董仲舒面前,他还无法构成威胁。

    隋东山单膝跪地,插剑而立。他嘴角渗血,脸上涌起不健康的红晕,体内更是气血沸腾。

    他现在才意识到,想成为真正的一家圣人,绝非踏入八境那么简单,唯有经过千锤百炼,才能脱胎换骨,超凡入圣,像董仲舒一样炉火纯青,成为绝对力量的主宰。

    董仲舒懒得看他一眼,不仅出于狂傲,更现实的原因是,如今的他还不够格。

    谷里众人见状,不由倒吸冷气,神情震骇,先前的喜悦之情顷刻消散。

    他们本以为,隋东山晋入八境,强势崛起,会是剑道止住颓势的中流砥柱。没想到,跟董仲舒初次交锋,他便完全落在下风,看不到半点希望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谷中还有谁能匹敌如日中天的儒圣?

    人群面露绝望。看来,剑道结盟并没有太大意义,剑圣陨落后,两家实力失衡,在顶尖战力方面的差距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董仲舒依然没有理会隋东山,冷冷盯着任真,“一群徒有虚表的废物,还有何存在的意义?既然你们都聚齐了,那就都覆灭在此吧!”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他伫立原处,没再前进,已经感知到什么。

    任真注视着董仲舒的身影,感慨道:“我原以为,你只敢行其风,不敢入其道。想不到,你还真是个不择手段的疯子。”

    董仲舒神情微变。

    “儒家推崇内圣外王,以王道立世,反对霸道。怪不得你明明堕境,还敢来赴会,原来是王霸兼修,背弃了儒家的根本。董仲舒,你现在还配当儒圣么?”

    自古以来,儒家就对王霸之争有明确的界定,认为“以德行仁者王,以力假仁者霸”。

    如果将这种观点详细阐述,可能三天三夜都说不完。

    简单地说,王道就是,如果你肯夸我服我,和而不同,我可以让你站着活着。

    霸道则不管那么多,无论是谁,只要不肯跪我舔我,无论和不和,都特么得死!

    董仲舒以前行事,已有霸道之风。在他的意识里,诸子百家都是多余的,不管理念正确与否,只要不是儒家派系,就没必要存于世间,恨不得统统灭之。

    换言之,非我流派,其心必异,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

    这次堕境后,他急于恢复实力,竟然不择手段,在修行方面也堕入霸道。

    王霸兼修,如今的儒圣体内运行的法力,已不再出自正统儒脉。

    由王入霸,这也是他敢来剑冢的底气所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