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35章 让不如死裴剑狂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寻常武修在知命前,都是将已存于世的器物炼化,与自身命运相通。这样的本命物,被称为后天本命。

    任真想要获得的本命物,叫做先天本命。它先前并不存在,是由知命者亲手打造成,在它问世时,武修当即将其炼化为本命物。

    铸炼者和炼化者都是同一人,并未经过其他人染指和炼化,因而先天本命物的感知灵力异常强大,其威力远胜于后天本命。

    铸炼本命剑,一共分两步,以灵力凝练剑灵,以精铁打造剑胎。

    两者合一时,本命剑成。

    任真将决战之地定在斜谷,是因为只有在这里,才能将这两步顺利完成。

    他要铸炼的本命剑非同凡响,甚至可以说是亘古绝今。

    打造剑胎的精铁,取自两块来自天外星陨,坚硬材质千年难遇,光是锻造它,就必须靠最顶级的铸剑师消耗强大功力,方能将其熔冶锻打。

    这一步骤,由剑隐赵大江亲自出手。为了能在世间留下最伟大的杰作,这位巨匠大师已闭关休养数月,养精蓄锐,静待这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而凝练剑灵,离不开精纯的灵力元素。跟修行所用的普通灵力不同,这种元素孕育自天然矿物里,非常稀少,难以撷取。其纯度越高,本命物的灵性就越强。

    世间大部分灵器,都只能采用一丁点灵力元素,无法同时聚集大量元素。这也是造成灵器品阶参差不齐的主要缘由。

    为了解决这条难题,让本命剑空前强大,任真想出一条最霸道的方法,毁掉别的灵剑,夺取其中灵力元素,用以凝练自己的剑灵。

    毁剑铸剑,听起来很容易,实际做起来很难。

    天下之大,何处能找到那么多名剑?

    唯有剑冢一家而已。

    名剑强韧,如何能迅速摧毁它们?

    唯有两名势均力敌的剑道大师,以强大造诣碰撞对拼,才能将剑身震断,从而将剑灵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,便有了这次的痴狂一战。

    所以今日的斜谷会盟,不仅是一个引诱儒家上钩的巨大陷阱,更是辅佐剑圣重新知命、再回巅峰的转折点。

    剑道三雄联手,共铸一剑,为的就是力挽狂澜,扭转儒兴剑颓的现有格局。

    一剑未出,已引得天下群雄云集,进入局中,其阵仗何其宏大!

    当然,选择在这种危急时刻知命,任真同样承着巨大的风险,将自身气运全部押了上去。他不得不这样做,因为这里面潜藏着太多精密的计算。

    比如两地分战,比如跟某人的宿怨……

    富贵险中求,唯有如此,他才能一举捕获所有大鱼,让未来的北境,呈现出他最想看到的局面。

    眼前时间紧迫,为了能毁掉更多的剑,任真必须尽快出手。

    悬崖绝壁间,痴狂二人同时抬手,各有一柄铁剑从浩荡剑冢里飞出,如鱼跃龙门一般,被他们挑中,成为对战的利器。

    裴寂手里那柄,纤细修长,看上去就像白雪堆砌,散发霜意,利刃在阳光照射下,透着让人胆颤的寒芒。它挥过之处,气温骤降,仿佛快要飘起雪来。

    阳春舞白雪,这是大名鼎鼎的阳春剑。

    任真挑选的那柄,却是浑身赤红,灼热火气激荡,看上去就像炉火里的铁胎,烧得明亮通红,正等待着千锤百炼。

    此剑之名同样如雷贯耳,叫做火麟剑。

    一冰一火,这对强大的名剑相遇,又是在同样强大的两人手里,一旦交锋,将会迸发出多强的威力?

    裴寂眼眸微眯,凝望着远处剑上的任真,神情凛然。这会是他人生中最重要、也是最巅峰的一战。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话音吐露,他身形爆射而出,那条黑袍卷动,如乌龙出水,裹挟着幽暗的杀气,朝任真袭杀而来。

    那柄阳春剑被他高擎头顶,举火燎天,看似是一招很基础的剑式,但在他身躯的旋转带动之下,却俨然成了苍龙利角,寒光四射。

    “荡剑式!”

    任真心头一颤,识出这一剑出自剑狂的著名绝学,沧海三十六式。一代大宗师出手便是绝招,显然他在脑海里早将今天之战推演过无数遍。

    这一剑,很棘手。

    任真不退反进,同样迎了上去。两人都用四境修为,只拼招式和造诣,这种公平条件下,他不能一上来便气馁。

    只见他双手握剑,直刺地面,真力灌注其中,然后向上撩动,炽热长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圆弧,轨迹诡异,以宽实剑身迎面砸向裴寂的一剑。

    “血月当空!”

    这是他梦游春秋时学到的一招,其实并非剑诀,而是西楚大戟士纵马猎杀时的惯用动作,以重戟之力将猛兽挑飞,还能刺破下腹命门,非常凶残。

    既然是初次交手,他有心要试试裴寂的力道深浅,接下来才好拿捏分寸。

    对裴寂来说,最重要的是胜负,必会灌注毕生之力,但求一胜。

    但对他而言,更关心的是断剑数量,而非压过裴寂一筹。与之相应的,他必须拿捏好火候,尽量匹配裴寂的实力,争取不分上下,让两剑同时震断。

    求和往往比求胜更难,他需要不断摸索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双剑碰撞,阳春剑居高临下,锋锐钻杀的剑芒切割在火麟剑的半截剑身上,摩擦出无数火花,两股剑意的交锋,使得四周空间扭曲起来,生出破碎之感。

    猛力爆发,两人的手臂都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裴寂睚眦尽裂,厉啸道:“给我破!”

    他倒垂的身躯再次扭动,真力疯狂爆发,竟直接钻断火麟剑,将其上半截挑飞!

    任真的双手紧握剑柄不放,强横的威慑力却将他震退,瞬间在悬崖间跌落数丈,比之先前更落下风。

    “好强!”

    他浑身气血奔腾,忍不住惊叹出声,知道自己太过托大,低估了裴寂的决心和实力。

    他本想刻意相让,保守一部分实力,只求个双剑齐断的局面。没想到,剑狂如此强大,现在看来,哪怕稍有松懈,别说均势,他甚至都无法支撑三千剑,会被无情碾压!

    他心脏砰砰直跳,亢奋得颤栗不止,“他娘的不愧是剑狂!”

    虚空中,裴寂挟剑降落,如流星坠地,朝着任真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他怒吼一声,却不是在给自己提气,而是愤怒于任真的表现,不能让他战得酣畅痛快。

    “宁求死,不求让!不能真正赢你,我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疯狂气概,震荡山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