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36章 藏器于身颜先生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宁求死,不求让,这一战对裴寂太重要。

    强者之所以成为强者,在于他们有着远超常人的求胜欲,甚至偏执而扭曲。

    裴寂就是这样的人,他后半生最大的追求,就是堂堂正正地战胜顾剑棠,雪洗曾经战败的耻辱。

    高手过招,最忌讳故意认输,这无异于羞辱对方。任真刚才的一剑,明显有所保留,这让裴寂倍感愤怒,所以激动地咆哮出来。

    凝视着裴寂的暴怒神情,任真如梦方醒,意识到自己原先的想法,是在亵渎一代宗师的尊严,不禁心生悔意。

    利用对方毁剑,已经有失坦荡,若还不肯全力一战,未免太下作了。

    战场之上,一切以剑说话,任真没有矫情地道歉,而是亮出真正道行。他左手一扬,隔空掠来一柄长剑,迎着俯冲而下的裴寂,正面劈了上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剑起蛟龙,剑六是孤独九剑里最刚猛的一招,强大罡气缠绕剑身,轰然砸落在裴寂的剑上,势大力沉,不仅将其一斩两断,还将裴寂本人重重震飞在崖壁上。

    一剑还一剑,两个回合结束,双方各断一剑,未分胜负。

    裴寂咧嘴一笑,鲜血从嘴角溢出,却看不出狼狈,反而透着豪迈气度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

    任真沉默不语,攥着那柄长剑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斜谷里,狂风呼啸,剑气纵横。痴狂二人脚踏剑林,闪躲腾挪在半空中,各逞神威,铁剑碰撞爆发出恐怖的气浪,令整座山谷陷入持续的震颤。

    地面上,隋东山盘膝而坐,观望着二人的对决,神情震撼难言。

    以他的眼光,自然能看得出,那些朴实无华的动作里,实则暗藏精妙无穷的真谛,已经远远超脱招式本身。

    游刃于毫厘之间,毕其功力于微末,这就是两人的造诣体现,也是他们踏上神道最巅峰的凭恃。

    能达成现在的造诣,裴寂靠的是天赋和磨砺,任真靠的……是更多的天赋。

    所谓天道酬勤,永远是针对还在半山腰的人说的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当你发现前方没路了,必须要飞起来才能继续攀登,这时你就会明白,不管你是否努力,巅峰都只欢迎能飞的天才。勤能补拙,但不能让你变聪明。

    任真只有十六岁,论阅历和实战经验,他无法跟裴寂媲美。但是就像前面说的,武道永远青睐天才,他的头脑悟性,以及手心那只天眼,能帮他不需经历磨炼,就看清所有招式的本质,剥离华丽外表,返璞归真。

    天赋这种东西,有的人溢出,有的人贫瘠,本就毫无道理可言。

    所以任真能在这里,代替剑痴,跟剑狂并驾齐驱,势均力敌。

    除了感到震撼,隋东山的敬佩之意溢于言表。他也看得出,这两人真的是在拼命,毫无保留地迎战最强之敌。

    目睹如此盛况,他悠悠喟叹一句,“不愧是敢跟我抢剑圣的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山谷另一侧,还有一场激战正在进行。

    两位圣人根基迥异,比拼的是各自的家学底蕴,较量起来虽不会招招角力搏命,但太消耗心神,一点也不轻松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的态势却很明显,跟上次不同,杨玄机这次占据攻势,而董仲舒被迫防守,疲于招架。

    整场博弈战牵涉太深,杨玄机心知肚明,因而并不急于强攻,他就是要耗下去,慢慢折磨带伤来战的董仲舒。

    果然,董仲舒脸色微白,越来越沉不住气。某一刻,他终于按捺不住,厉声大叫道:“你还想看热闹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这焦躁话音传出太极图,飘向斜谷外的天地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他就清楚自己并非孤身赴险,同为儒家砥柱,他的得意门生肯定会来助战。只是没想到,那位居然一直作壁上观,迟迟不肯现身入局。

    再这样拖下去,他迟早会被拖垮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落下,沉寂片刻后,一道温润笑声在谷里回荡,令众人心头骤凛。

    “弟子姗姗来迟,还请师尊恕罪。”

    远处天际,一个黑点出现在大家视线里,倏忽间,便飘然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书生风尘仆仆赶来,腰间悠荡着个装水葫芦,看他的模样,真像是急匆匆救场一般。

    大先生颜渊终于露面。

    他从云端漫步而下,落在谷顶的一块岩石上,隔空观望着二圣,笑眯眯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“晚辈见过杨老先生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本就慢条斯理,此时陷入困境的又不是他自己,更不会像某人一样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太极图里,董仲舒冷哼一声,脸色难看,却没再说话。若非落在下风,他绝不想看见自己的大弟子。

    为了毁掉天人炉,颜渊出手暴露野心,师徒二人心照不宣,关系已然破裂,只是碍于维护儒家阵营,不好撕破脸皮罢了。

    这次重逢时,两人必须联手对外,捍卫儒家,但彼此都深深戒备,提防对方的偷袭。因而,虽然多了个帮手,董仲舒不但没感到放松,反而压力陡增,浑身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当然,颜渊的现身,还是化解了他眼前的危机。

    杨玄机眉头紧皱,撤回鬼神幡,放弃了对董仲舒的围困,退回到一旁。

    想用太极图困住对手,就必须全神贯注,无法分心应对旁人的袭击。有颜渊这种级别的强敌在侧,他丝毫大意不得。

    颜渊看在眼里,温和一笑,干净眉眼间流露着友善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杨老先生,当日在云遥宗相遇,您曾说过一句‘儒陨墨遁伞向西’,现在看来,您的预言似乎不对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慢吞吞说着,目光流转,瞥向另一边面色阴沉的董仲舒。

    此时的斜谷上空,明明是两家阵营,却呈现三足鼎立的态势。师徒二人遥相对视,疏远得很,谁也不敢将背后托付给对方。

    “家师健在,风采依然如故,这个陨字从何谈起?至于那位墨家巨子,如果我所料不错,应该是你们为我预留的对手吧?”

    颜渊故作惋惜之情,仿佛是在懊恼杨玄机的预言失准。

    董仲舒闻言,脸色愈发铁青,但还是没有发作。他清楚,颜渊才是今天最强势的存在,儒家绝不能内乱,他必须咽下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杨玄机冷眼相对,默不作声,看着颜渊在大家面前扬眉吐气。

    颜渊不急不慢,摘下葫芦喝了口水,脸上笑意愈浓,“不过,您好歹也蒙对一回,铁伞西来,萧大先生总算跳出那座迷城了……”